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中國異見者劉曉波之死為梵蒂岡帶來警示

25 July 2017

【評論】中國異見者劉曉波之死為梵蒂岡帶來警示

有組織發起一人一信支援劉曉波。(圖片來源:法新社)

六十一歲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是最勇敢的人,也是中國當代偉大的國民之一。然而,他的生命太早也太快完結了。

自一九三五年得主卡爾.馮.奧西茨基(Carl von Ossietzky)於三八年在醫院受納粹德國秘密警察「蓋世太保」的監控下離世後,劉曉波是首位在醫院受監管下逝世的和平獎得主。

劉曉波二零零九年在中國執政共產黨的閉門審訊中被判刑。他只因言獲罪,被判處十一年有期徒刑。他和平地推動更公平、自由和民主的中國,其歷史可追溯至最終演變成流血屠殺的八九天安門事件。

他所對抗的是一個聲稱鄙視西方社會、卻以由他們扭曲了的西方馬克思主義來包裝自己的政黨。

對劉曉波的樣版審訊和判刑在零九年十二月廿五日聖誕節作出。這足以為梵蒂岡國務卿伯多祿.帕羅林(Petro Parolin)樞機的內閣響起警號。

已有最少兩位主教及無數神父,在中國的政治系統中消失,當中包括保定蘇哲民主教。

教廷現在與北京就主教任命進行商討,但共產黨同時卻繼續打擊任何似乎會越界的中國天主教領袖。

上海教區馬達欽輔理主教於一二年(晉牧時)與共產黨劃清界線後,遭受軟禁和壓力,傾向與北京達成某種和解。

與此同時,溫州教區邵祝敏主教仍被非法拘留,這是他去年九月獲梵蒂岡確認為溫洲正權主教後第四次被扣留。這次事件顯然使梵蒂岡感到惱怒。教廷非常關注這事件,罕有地發表聲明指責中國當局對待邵主教的方式。

該聲明是否暗含表達對談判的不滿,在實際上已沒有意義,重點是共產黨繼續視基督宗教,以致所有具規模的宗教為一種威脅。如此,這些組織只要越過不時改變的紅線,共產黨便會以懲罰劉氏時完全一樣的無情和殘酷對待它們。

共產黨不單懲處個別人士或組織,一些國家亦如是。向劉氏頒發諾貝爾獎後,挪威在外交上被打入冷官,至去年才恢復正常。儘管如此,令人欽佩的諾貝爾委員會仍然堅持其立場,就劉氏的死訊發表聲明。

太多的悲劇也不知從何說起。毫無疑問,劉氏大概病入膏肓也沒有得到適當治療。他每分鐘所忍受的痛苦──而這是他第三次身陷囹圄──都是共產黨所造成,並由高層簽准,分別是江澤民、胡錦濤和習近平,後者是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稍為過分靠攏的人(但這屬另一回事)。

然而,這是我們必要表揚的生命,而他過早的和不必要的離世最後必定不是徒勞。中國境內外湧現的哀思,照射出他遭受的對待,以及共產黨政權越趨強硬。

我們亦關心和他一樣勇敢的妻子劉霞。她一直飽受法外軟禁,就好像中國境內其他很多人一樣。

當然,劉曉波祇是眾多人之中的一位。他有很多思想類近的朋友,包括人權律師浦志強,都一直被監禁,或是被可怕的制度壓迫致死。浦氏患有糖尿病,其家人投訴指在一五年受審前的多個月,他一直沒有得到適當的治療。

研究中國法律的著名西方學者孔傑榮(Jerome Cohen)在自己的博客形容,這種待遇等同是國家支持的酷刑。

他說:「外國政府有權就中華人民共和國剝奪公民國際公認的人權而投訴。例如,中國行使其自誇的主權時,通過確認《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來限制其主權。公約詳細說明所有構成國際間禁止的精神和身體酷刑。中國虐待其眾多異見人士,明顯地在多個方面都違反了公約。」

他續說:「以劉曉波遺孀劉霞為例,中國明顯對未有控罪,甚至未被合法拘禁的國民施以被禁止的酷刑。對她丈夫而言,我們並不知道他最後一次監禁的來龍去脈,以及他在多大的程度上被剝奪適當的治療,但一般相信當局對劉曉波病情惡化顯得冷漠,對他的不合理對待可能被視作違反《禁止酷刑公約》。」

他說:「當然,劉曉波的刑事定罪是基於中共政權對他言論自由的打壓;而在起訴他的過程中,其刑事司法的保障遭剝削。」

你可相信邵主教和其他天主徒及基督徒同樣在肉體上、情緒上和心理上正受到多種政府所支持的酷刑。那醜陋的事實是,那些都是中國政府的所作所為。

正如一位評論員指出,習近平與劉曉波僅兩歲之差,但他們對人的尊嚴和價值之認識卻有天壤之別。

當我們哀悼劉曉波的死,以及繼續關心他妻子和其他眾多受共產黨高壓對待的人的福祉時,教宗方濟各、帕羅林樞機和他的談判代表應加以考慮,為保存教會的結構和聖統,就是否應該對共產黨殘酷對待其人民的情況視而不見?

__________

撰文:天亞社東亞區編輯彌額爾.塞恩斯伯里(Michael Sainsbury)。

【完】天亞社英文評論:

Liu Xiaobo’s death a warning to the Vatican相關文章:

相關文章:

【評論】一個具中國特色的中國天主教會

中梵關係:漫長而曲折的道路

【評論】中梵關係──望山跑死馬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