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教宗方濟各拒絕在象牙塔中的神學家

標籤連結: , , ,

7 July 2017

【特稿】教宗方濟各拒絕在象牙塔中的神學家

八十歲馬德里榮休總主教巴雷拉樞機。

教宗方濟各極之懷疑,以及毫不留情地批評那些沉迷於教義及教會法的細枝末節的天主教徒。他經常稱他們僵化、甚至虛偽,尤其是那些神學家或神職人員。

不過,他們卻反過來抱怨這名耶穌會教宗軟弱,令人遺憾,又指他沒有受過充分訓練去解釋及捍衛羅馬天主教的神學。

最近有人是這樣做的,他是八十歲馬德里榮休總主教安多尼.羅科.巴雷拉(Antonio Rouco Varela)樞機。在五月十七日於西班牙東南部城市莫夕亞一個晚宴上,他在七十名準西班牙神父面前抨擊教宗。

這是在非公開的場合所發生,由於意識到今天的修生大部分跟他一樣對教會保持著較傳統觀念,這名樞機因此任意地批評現任教宗。但不幸地,在出席者當中,有幾名對這位樞機的批評確實感到憤慨。

據西班牙著名宗教作家兼《數碼宗教》網上刊物編輯若瑟.曼努埃爾.維達爾(José Manuel Vidal)說,其中一名修生表示:「對教宗的不尊重,指他不是好的神學家,又缺乏傳教的技巧,是有證據的。」

另一人說,羅科樞機多次不適當地把教宗方濟各跟本篤十六世及若望保祿二世比較,從而向在座的人士表達他明顯不喜歡現任教宗的態度。

 

實驗室裡的神學

這名已退休的樞機在薩拉曼卡宗座大學取得神學學位後,於一九五九年晉鐸。其後,他的主教隨即派他到慕尼黑大學深造,並於六四年在該大學取得教會法博士學位。

羅科回到西班牙後,在隨後兩年在一所修院任教神學及教會法。其後,他重返慕尼黑,並於一九六六至六九年間在大學任教,期間他曾為居住在巴伐利亞的西班牙人擔任神師。

他由教授最後晉升為薩拉曼卡大學的副院長,直至一九七六年,教宗保祿六世任命他為聖地牙哥-德孔波斯特拉總教區的輔理主教。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八四年任命他為總主教,九四年把他調到馬德里,幾年後擢陞他為樞機。

當他在西班牙首都的這二十年裡,羅科樞機是教會及政治勢力的保守派人物。他雖達到這個崇高地位,實際上毫無牧民經驗,從未在教區轄下的堂區服務過。

相反,他是受過學術訓練的「實驗室裡的神學家」,並以這神學觀點履行其主教職務。在過去四年一直密切關注梵蒂岡的人士,都知道教宗方濟各對於以這種神學及思考方式研究信仰的看法。

方濟各最初擔任教宗時即表示:「我們的信仰,不是『象牙塔信仰』,而是『人生旅途的信仰』,一種存在於歷史的信仰。」與此同時,他接受訪問時強調:「天主是在歷史而不是在抽象真理的典籍中顯示自己。」

他說:「我害怕學院的研究室,因為你在研究室遇到這些問題,跟著把它們帶回家中找尋答案,以人工方式描繪它們,把它們斷章取義。」

他的底線:「你不能把前線帶到家中,但是你需要在這個邊界上生活,而且要大膽。」

 

把神學家放逐到孤島

教宗相信,當涉及到合一神學時,這方面尤其真確,它是為了重建教會完全及可見的合一,即所有相信耶穌基督的人的合一。

在二零一四年,教宗方濟各前往伊斯坦布爾,訪問與天主教合一的君士坦丁宗主教巴爾多祿茂一世(Bartholomew I),雖然這名宗主教在正教聖統制內,與各個宗主教都有平等地位,他卻名列首位。從伊斯坦布爾返回羅馬途中,教宗在空中記者會上提出一個問題:「我們在等什麼?等待神學家達成一個協定嗎?」

教宗說:「那一天永遠不會來臨,我向你們保證,我是懷疑的。」

他補充:「神學家工作得很好,但是要記著(巴爾多茂一世的前任)雅典那哥拉(Athenagoras)曾經向保祿六世表示,『把這些神學家安置到一個島上,讓他們自己討論,而我們只管繼續下去吧!』」

不過,神學家並非全部與「學究式信仰」有關連,這種信仰頑固地緊守著由根據嚴密哲學系統、構思整齊的命題組成的自我剖析懺悔式的理想境界,脫離了人類生活及歷史的具體和紊亂的現實環境。

教宗在空中記者會指出:「我們不能等待。合一是我們需要展開的旅程,但我們需要一起進行。」

教宗堅持說:「這是屬靈的合一主義:一起祈禱、一起工作。這裡有如此多的仁愛工作,這麼多的工作……然後有血的合一:當他們殺害基督徒時(他們不會說)『你是天主教的……你是聖公會的』,不會,(他們說)『你是基督徒』。」

 

和解的多樣化

對教宗方濟各來說,這種合一並非意味著一致的意思。它相當於「和解的多樣化」,這個用語最先由信義會神學家奧斯卡.庫爾曼(Oscar Cullmann,1902-1999)開創,並甚至獲得若瑟.拉辛格(Joseph Ratzinger)樞機在一九九三年的認可,儘管似乎更有限制和嚴謹地採用。

據教宗方濟各,在不同的基督徒教派當中,擁護及提倡和解的多樣化,將會是唯一的途徑,使基督信仰能夠在世界上作出令人信服的見證,尤其是作為和平的典範。

教宗在慶祝神恩復興運動五十周年的聖神降臨節前夕祈禱會上表示:「因耶穌之名,我們的見證能夠顯示和平是可能的!不過,只有在我們之間達致和平,這才有可能。」神恩復興是於一九六七年在不同教派內自行興起的聖神同禱運動。

他說:「如果我們強調我們的差異,我們就會在自己當中發生爭鬥,而我們又怎能宣揚和平。」關鍵在於我們如何調和這些差異。

他說:「和解多樣化,這是一個我們必須記著的詞語,而且必須告訴每一個人。」

教宗說:「今天,基督徒合一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迫切,透過聖神的工作,在為弱小者的祈禱及工作中,達致合一。」

不過,他補充說,這方面與調和分歧,只有在各教派一起並肩前進下,才能夠達至。他說:「如果我們只是固步自封,沒有踏步前進,我們將永遠無法達成一致。而這是為何聖神呼喚我們挺身前進。」

教宗翌日在聖伯祿廣場為「神恩復興運動」舉行露天彌撒時作出說明。這篇講道由梵蒂岡翻譯為英文,值得認真研究。

他警告有兩種同等有害的誘惑,一方面是提倡合一而不尊重多樣化,而另一方面是尋求多樣化而不尊重合一。他認為,和解的多樣化是值得追隨的正確途徑。

不過,教宗沒有提到,有些人使用和解多樣化的語言時,他們實際以為,這意味著其他教派必須把他們的教義和實踐與羅馬天主教的立場調和,而且不是反過來這樣做。

這就是那些「象牙塔神學家」的意識形態,他們的指導者是來自一些如巴雷拉樞機的教會人士。這一類人相信天主教徒擁有真理的專利權。為他們而言,合一主義可以簡化為「你進來主義」,一切回歸於羅馬。

 

希望的跡象

壞消息是這種思想體系過去幾十年在天主教聖統制內對太多男性產生巨大的影響,包括羅馬一些主要領袖。但好消息是他們的數目正在減少。

最近我在耶拿(東德)出席一個國際會議,見到一個令人充滿希望的跡象,有越來越多的天主教神學家正致力尋找方法,在追求基督徒合一方面,實現和解多樣化的真正意義。

這個於五月廿九日至六月一日召開的會議,主題是「改革與全球和解」。這是由「教會學調查網路」舉辦的第十一屆會議,它是一個由學者組成的跨宗派團體,在一個具包容的環境下,提倡協作教會學(教會本質的研究)。

不同基督徒教會及團體的學者及牧師,向大會提交報告,從具體現實情況及生活經驗,評估「宗教改革」持久的影響。參加者有男有女,有獲任命的牧師及信徒。他們全都認識到,他們正在一起展開旅程,參與彼此尊重的對話,並建立友誼的聯繫。

對我來說,它至少證明,已去世的大宗主教雅典那哥拉一世是合一運動的真正先驅者,當他描繪神學家的貢獻時,他可能用筆落墨太重。不是所有人都應該被驅逐到孤島上。

有很多好人已經被不同的基督徒領袖明顯地孤立了很長時間,尤其是在天主教會。這些人不應再受到冷落。

事實上,教宗方濟各看來就是這樣做。而在天主的葡萄園內,他已經在自己的角落推動和解的多樣化。

一些人會認為,這更加顯示聖神在教會及世界恢復工作的另一個徵兆。

────────

撰文:羅伯特.麥肯斯(Robert Mickens),梵蒂岡觀察家。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The ‘lab theologians’ who believe Catholics have a monopoly on truth 

相關文章:

教宗親自回信神學家,默許對「教宗不能錯」討論空間

深遠影響教宗方濟各思想的神學家與小說家

教宗本篤將「地球神學」注入環保運動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