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在有中國「賭博地獄」之稱的澳門實踐使命

標籤連結: , , , ,

6 July 2017

【特稿】在有中國「賭博地獄」之稱的澳門實踐使命

潘志明。

徐徐日落,一襲輕輕的涼意籠罩著澳門及其六十萬居民。酒店和賭場的燈飾亮起,使這個夜晚精彩起來。

然而,為每朝五時便起床往緩步跑的潘志明來說,他一天的生活尚未結束。在接連的會議、官式午宴、逐一接見他的高級職員,以及接受一名歐洲記者長達逾兩小時的訪問後,五十九歲的潘志明駕駛其印度製造的摩托車,前往一個為殘障人士設立的養老中心晚膳。

就像其他來自澳門和香港尋常百姓家的潘志明,他對別人的關顧一直以來就像天賦的一樣。

來自西方的傳教士多個世紀以來在這兩個葡萄牙和英國的殖民地生活和工作。但縱然長久沉浸在他們的臨在和行動當中,潘志明並非出生後便領洗的天主教徒。他的父親是水手,母親則在火柴工廠當會計員。

他的十二名兄弟姊妹中有三位年幼時早逝。然而,他所居住的細小單位仍難以讓他們住下。如此,他入住了寶血會修女營運的孤兒院。

潘憶述:「當年時勢艱難,但我們一家並沒有活在悲苦之中。我過得很快樂。」他的祖母有一家中藥房,他會去探望她。他也會去媽媽工作的工廠,玩一會兒後便回到他童年時入住三所孤兒院的其中一間去休息。

他邊笑邊說:「與修女們一起生活,我們用的是刀叉,不是筷子。」他在慈幼會的中學就讀,在那裡學會印刷。他解釋:「我就是在那段時間皈依和領洗,因為我想效法那些神父和修女。」

潘志明已婚並育有一子,自一九九一年於澳門最大的非政府組織掌舵。他現時在美國進修。

他為這個備受惡評的前葡國殖民地揭開另一面。一九九九年回歸中國管治的澳門,因其大量的賭場和夜生活場所而被稱為「賭博地獄」。

澳門的面積大概和法國里昂一樣;九成收入來自賭場,其餘的則來自旅遊業。他說:「這些賭場既確實是一個祝福,也是一個詛咒。」

潘志明指出,長久以來,澳門不再有工廠製造布匹或其他小型製品。這些前度工人需要明愛的幫助和支持。他強調:「在賭場的燈光背後,我們生活在一個非常不平等的社會。」他管理卅四間社區中心的八百名員工,以及人數相約的義工。

五十七歲的袁志海是潘志明最緊密的合作者。曾在香港任職社工的袁氏十年前赴澳。他說:「這裡的需求很大,但生活節奏比香港慢得多,容許我們花時間照顧每個人。」

明愛不同的服務單位照顧身體或智力殘障者、退休人士、孤兒、釋囚和年老無依的父母,轄下的食物銀行為逾萬人提供膳食。

同樣令潘志明自豪的是他於一九八四年始創的服務:設立電話熱線,讓想自殺的抑鬱症人士找到具同理心的聆聽者。

他解釋:「明愛十位專業同工和近八十名義工提供這項服務。」他們每年接獲逾萬個來電。他們與警方達成協議,如果情況危急,他們能謹慎地介入當事人的處境。澳門每年有八十人自尋短見。

潘志明說:「在另一範疇,我們亦為賭徒和他們的家人開設輔導服務。他們有時會因賭場內的極端行為而受到影響。」

他列舉曾介入的無數案例,指出他們首先協助處理賭徒的債務,然後轉介他們到輔導中心。

潘氏年幼時見證傳教士照顧痲風病人、來自大陸的難民和破碎家庭。時代轉變,他現在照顧有需要人士包括外籍勞工。澳門目前有大概十八萬來自菲律賓、柬埔寨、巴基斯坦、馬來西亞和南韓的勞工居澳。

儘管公眾有批評聲音,他為他們的孩子開辦了一所特殊學校,以英語和普通話為教學語言。

他大聲笑說:「自青年時期,我便沒有停止我的工作。」他又整理好自己的領帶和戴上帽子,準備與退休人士一起晚膳。

「但對我來說,每天都有點像是假期。我不敢想退休的事,因為我沒有感到我已經完成自己的任務。」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Fulfilling his mission in Macau, the ‘gambling hell’ of China 

相關文章:

馬尼拉總主教當選為國際明愛主席,首位亞洲人擔此職

國際明愛舉行研討會探討大陸社會牧民工作

澳門明愛紀念陸毅神父冥誕,冀大愛精神流傳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