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中梵雙方上輪會談後更換新代表,談判放緩滋生傳言

標籤連結: , , , ,

16 June 2017

中梵雙方上輪會談後更換新代表,談判放緩滋生傳言

非法主教馬英林牧徽新(左)舊(右)對照。

【天亞社.香港訊】中國與梵蒂岡在今年三月下旬的首輪談判後,雙方都更換了至少一位談判代表。

據國家宗教事務局網站顯示,負責基督宗教事務的業務二司原司長郭偉已由戴晨京取代。戴氏目前同時掌管業務二司及四司,於三月廿八日已見出席基督教的公開活動。

在梵蒂岡方面,四月十二日萬民福音部副秘書長達陡.沃伊達(Tadeusz Wojda)神父獲任命為波蘭比亞韋斯托克總教區的總主教。目前未清楚他的位置由誰人接任。

這兩部門的官員在傳統上都負責參與談判。

中方的其他談判代表還有來自中共中央統戰部及外交部;而梵方的代表,有國務院外交部副秘書長安多尼.卡米利尼(Antoine Camilleri)蒙席。

 

談判放緩

跟二零一六年不同,當時中梵關係吸引大量媒體關注,焦點尤其落在主教任命這棘手問題上,但今年的討論已見減少,觀察家相信持續的談判進度有所放緩。

正當一七年的第二輪談判預計將於六月下旬在羅馬舉行,中國教會專家韓德力(Jeroom Heyndrickx)神父在《南懷仁通訊》六月號的最新文章中,透露了中梵對話進展緩慢的原因。

這位聖母聖心會會士說:「基督徒不耐煩,甚至更多的媒體更是如此,急於聽到一些關於談判進展的消息。他們開始猜測和想像延遲的原因。」

他指出,「事實上,氣氛似乎是積極的。自從方濟各當選教宗,中國沒有祝聖任何非法主教」。而有人說去年五位新主教中,三位是羅馬指定的,兩位是羅馬批准的政府候選人,「這是進步的跡象」。

不過這位漢學家提醒,教廷國務卿伯多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樞機「老早提醒了我們未來的道路仍然很長」。

 

傳言滋生

韓神父又說:「只有雙方互信發展後,才會彼此把更多的已採取的秘密步驟供放在桌面上。」他沒有明言甚麼秘密步驟,但這可能包括北京在談判中要求七名非法主教一起赦免,而近期有傳言指梵蒂岡已先赦免了其中兩人。

韓神父否認此傳聞,指並沒有相關信息。他續說:「這些傳言是完全沒有根據。我們不應該被誤導。」

一些中國教友相信,分別擔任中國天主教主教團主席和秘書長的兩位非法主教馬英林及郭金才已獲赦免。他們說,在中共的架構中,部門的負責人和秘書長都擁有實權。只要梵蒂岡一旦承認了這兩人,將有助其對主教團施以更大的影響力。

他們的論據包括去年馬主教晉牧十周年的紀念碟上,展示了其牧徽的新設計。有禮儀專家告訴天亞社,主教是不會隨便改變其牧徽的。

牧徽上的改變包括紫色寬邊帽和黃色穗帶都轉為綠色。十字架、主教禮帽和牧杖的設計也有所不同。孔雀羽毛由麥穗代替,「雲南昆明」的英文字由中文字「愈顯主榮」代替。

此外,巴黎外方傳教會法語刊物《亞洲教會》六月十三日的報道裡,描述閩東非法主教詹思祿為「並非與羅馬共融的五位『官方』主教之一」。

 

秘密任命繼續?

主教任命的另一問題,是梵蒂岡要求北京承認約二十位已獲任命為公開教會團體的主教人選,以及近四十位地下主教。

據悉,中方對地下主教人數不斷增加一直存疑,認為梵蒂岡在談判中,仍繼續秘密任命主教。

據香港教區聖神研究中心的季刊《鼎》二零一六年春季號,截至一五年十二月,中國教會有廿九位在職的地下主教。

然而,香港教區湯漢樞機在一七年二月發表有關中梵關係的文章中,提及國內有「三十多位」地下主教。在一個月後,他接受美國《Catholic National Reporter》訪問時,則表示中國有「近四十位」地下主教。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China-Vatican talks to resume with new negotiators

相關文章:

中梵關係:漫長而曲折的道路

陳樞機關注中梵協議,不接受建議的主教任命方式

湯樞機預期中梵關係樂觀,國內教友及專家不敢苟同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