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回憶「傑瑞叔叔」──一個一切皆有可能的人

16 June 2017

【評論】回憶「傑瑞叔叔」──一個一切皆有可能的人

丁松筠神父。

丁松筠(Jerry Martinson)神父於五月卅一日逝世,他的一生把天主教傳教士的努力在中國活現出來。

丁神父的離開意味著天主教教會在亞洲失去了其中一名媒體巨人。他在台灣是知名的電視名人,但他的逝世不只是台灣的一則新聞,而是整個中國的新聞,他的電視節目和紀錄片製作使他在中國大陸也成為許多人都知名人物。

一九八四年,丁神父在美國的出生地聖地牙哥探望病塌中的母親,照顧她的需要。這時正是洛杉磯奧運會舉行期間,他到商場給媽媽買一些用品。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奧運田徑隊成員也在同一購物中心。他們湧向他高喊「傑瑞叔叔」──這是他在長久播放雙語電視系列中的名字,他與兒童分享英語學習在中國廣播。

他在台灣和中國大陸堪稱天主教媒體和華人電視的巨人,實在是當之無愧,但這都隱藏在他簡樸的態度之下,遮掩了他在台灣逾五十年的成就。

丁神父非常清楚,自己擁有的時間可能會比我們很多人要短,正如他告訴朋友,他並不害怕死亡。他心臟和血壓的問題──其父親在丁神父十一歲時去逝──最終有它們的方式。他相信復活,面對自己的死亡充滿信心。但是丁神父也清楚知道他活不到很大的年紀。

他覺得自己和台灣人關係深厚,在他申請入籍成為中華民國公民時,他把姓氏Martinson寫成中文的「丁」字。丁神父本來於六月一日從內政部收到身分證以感謝他長期的服務。

丁神父出生於一九四二年,六七年來到台灣,是美國加州耶穌會士來華傳教的最後一批神父。加利福尼亞州是耶穌會最後到中國傳教的會省。

加州會省的耶穌會士在一九三零年代中期到中國,一直派遣會士前來,直至四九年毛澤東領導的共產黨戰勝由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他們早期的傳教士被驅逐。

丁神父到達中國時可視為美國傳教士在亞洲發展的高峰。接下來的數年,可派遣的神父少了,一些已經返回美國。然而,這不是丁神父,今年他在台北工作足足五十年了。

他和光啟社的同事由短波電台節目發展到中國第一間獨立電視製作公司。他在一九七零和八零年代擔任光啟社的社長,並製作出台灣最高收視率的節目,往後更開始與中國大陸,尤其是南京和上海的夥伴合作製作節目。

他們合作製作關於一些偉大的天主教傳教士在中國的工作,包括耶穌會士利瑪竇(Matteo Ricci)、湯若望(Adam Schall von Bell)和郎世寧(Giuseppe Castiglione)的三部曲節目,使這種關係達到了高潮。

但丁神父的傳教活動遠遠超過中國。他擁有優雅和迷人的個性。他俊朗的外貌不只在電視上效果很好,而且吸引了很多人。他在亞洲舉辦研討會和媒體培訓課程,教學充滿活力和魅力。丁神父專注和個人深刻關注學生、神學生,修女和教區人員為他們的節目和網站製作視頻,丁神父是全神貫注的典型人物。

這只反映他心底裡平靜、沉默的一面。丁神父在傳統依纳爵每天神操的薰陶下,他的淡定顯露出從容不迫的信心,使得一切皆有可能。

他需要這種心態。沒有先知在自己家鄉被人悅納的,丁神父周旋於大陸官僚的迷惑裡,意圖破壞他的工作;有時,不理解的耶穌會長上沒有想像力或勇氣和丁神父前行。他試圖做好的,他知道他能夠做到。在陽光明媚的加州人下面暗藏著鋼鐵般決心的傳教使命。

天主在一九六零年他十八歲時開始在他身上行好的工作,那一年他加入了耶穌會,在他充沛生產力的持久遺產中完成他的工作。願他具創意的靈魂安息主懷。

__________

撰文:利偉豪(Michael Kelly)神父,澳洲籍耶穌會士,一九八四年晉鐸,資深教會媒體工作者,二零零九年起出任天亞社執行主任。

【完】天亞社英文評論:

Remembering ‘Uncle Jerry’ for whom anything was possible

相關文章:

耶穌會「傑瑞叔叔」在祈禱中把靈魂交還給天主

【評論】丁松筠神父:當蜘蛛俠成為十七世紀的傳教士

【評論】丁松筠神父:協助拍攝《沉默》的進一步反省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