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江西被撤修女為爭取賠償,決心絕食抗議至死

15 June 2017

江西被撤修女為爭取賠償,決心絕食抗議至死

兩位修女在國家宗教局門外絕食。

【天亞社.香港訊】江西教區李穌光主教於二零一四年撤銷教區修女會後,其中兩位修女一直爭取賠償,甚至多次到相關部門上訪,但事件仍未能得到解決。她們近日更進行絕食抗議,引起全國教友的關注。

焦佳琳和高婉娟兩位修女從六月十二日開始,在北京的國家宗教事務局門外絕食。焦修女對天亞社說:「我們下定了決心,為正義絕食而死。」

事緣,李主教以對善導聖母會修女進行兩年特別培育後,未能達到預期效果為由,決定將之撤銷。修女們可自由選擇未來的方向:「加入其他修會、過世俗的生活、在教區內與堂區神父協商為堂區服務等」,但強調所有選擇都是個人決定,與教區無關。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教區人士對天亞社說,教區正計劃成立新修會,也邀請了部份修女回來服務,「不過這兩個修女是為了錢的,不是真的想當修女」。

焦修女指出,教區只叫了四位修女回去,到雲南保祿修女會當望會初學,等她們發願後再回南昌。教區對外說保祿會在南昌成立分會院,但在初學儀式結束後,她們又回了雲南,所以確切的說南昌沒有成立保祿分會。

據悉,剛撤銷修會時,教區向廿三位入會十二至十七年的修女賠償六千至九千九百元人民幣。除了該四位到了雲南的修女,還有八位前修女以教友身分在堂區服務。

焦修女認為,教區這樣做是要給其餘在堂區服務的修女壓力,即想做修女就要去雲南。她又說,修女們是在威逼利誘下領了錢。但她認為是非法撤銷,所以沒領一分錢,生活費一直是由侄子支持。

她指出,另一位絕食的高修女是被當時的教區秘書長劉光第神父欺騙之下領了賠償。她憶述劉神父說:「這是一年的生活費,到二零一五年六月份修會就會恢復。」到一五年,知道受騙復會無望後,高修女便與她在南昌一起維權,要求教區合理賠償。

她們強調,她們要求的五百多萬元是依據撤銷文件上勞動法的相關賠償,並在律師建議下,「很謹慎的要求,其中一項是青春賠償費三百萬,其餘是根據各種法律條款要求的」。

她們亦曾尋求法院立案處理,但被指「不是民事案件,也不是刑事案件,是有關宗教事務,宗教局負責處理的,我們沒有立案依據,不能立案。」其後又到省宗教局和國家宗教局上訪,所得的回覆是:「我們職責是制定法規條款的,是引導宗教的,你們的事是教會內部事,是民事經濟糾紛,不是我們管的」。

焦修女說,絕食開始後,國家宗教局只接了她們的資料,然後打電話讓省宗教局吳剛科長和省委統戰部一位李科長,以及省愛國秘書長舒南武,和吳曉華過來,進行勸說和領她們回去。

她說,這四天,省宗教局和愛國會的人每天來看看她們,拍了照就走,更沒有教區的神長前來看望,「很明顯教區是決定置我們於死地」。反而有北京民眾支持她們,買了幾瓶水給她們,又送被子及雨傘,她們就用來搭蓋帳篷。

焦修女表示,這事一直沒有讓家人知道,已有三個春節沒回家,因為七十六歲的母親有心臟病、高血壓和高血糖,擔心她承受不了。她又說,因此事「傷透心了」,即使教區成立新修會,也不會回去,「以後也禁止後輩做修女」。

解散修會一事,自一四年已引起各地教友關注。有教會法專家對天亞社說,《天主教法典》616條和584條「明文規定,主教沒有權撤銷一個修會,只有宗座有權」。

李主教是中梵雙認可的主教,教廷任命他為南昌教區主教,而中方承認他是江西教區主教。直至截稿,天亞社無法聯絡到李主教和舒南武作回應。

【完】

相關文章:

江西教區解散女修會,修女不服決定感冤枉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