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與僱主同住規定給香港外籍家庭傭工造成剝削

標籤連結: , ,

29 May 2017

與僱主同住規定給香港外籍家庭傭工造成剝削

外籍在周日休息日都愛到港島區的中環金融中心與同鄉相聚。

【天亞社.香港訊】塞塔(Zeta)是一名菲律賓籍家庭傭工,在香港工作已廿六年,共服務過三個家庭。她認為自己很幸運,在工作過的家庭都能擁有屬於自己的房間。

同樣是家庭傭工的同鄉卻沒有那麼幸運。塞塔對天亞社說:「他們有些人需要跟孩子或其他家庭成員共用房間。」

由於香港土地不足且房價高企,居住空間是在本地外籍傭工的普遍遭遇。香港聖公會的「移民工牧民中心」五月十一日發布了一項調查,訪問了三千零七十二名菲律賓及印尼籍家庭傭工。

逾四成受訪者表示,他們沒有屬於自己的房間,當中七成需要跟別人共用房間。而約兩成人晚上需要睡在客廳,而更壞的情況是,有些傭工是睡在廚房或廁所裡改裝而成的閣樓。而那些即使擁有自己房間的外傭,三成人表示,她們的房間也同時被用作儲物、辦公室或晾曬衣服的空間。

負責今次調查的首席調查員諾曼.黃.卡里爾(Norman Uy Carnay)指出,香港對外傭的居住政策及條件跟不上國際標準。當局應該對工人合約裡的「合適住宿環境」作出定義,並建立監督機制。

卡里爾同時批評香港入境處於二零零三年強制性實施的與僱主同住的安排。

天主教教區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孔令瑜告訴天亞社,當局當年提出這措施,是要防止外傭在工餘時間擔任兼職,搶走本地工人的工作機會。

她指出:「但他們是兩個不同的市場。本地傭工是以時薪計算且不留宿。僱主能分辦自己的需要,不需要政府的幫助。」

孔令瑜又説:「公共房屋是根據家庭成員人數來決定分配房屋的大小。政府聲稱傭工是工人,不能被算作家庭成員,故此分配房屋時不會預留空間給她們。」

她續說,但身為工人,外傭卻總被排除在有關最低工資和標準工時的討論之外。

超工時長

很多本地僱主都支持「同住的規定」,但是這卻無形中令外傭工時變長。

塞塔說:「一般來說,晚上我們洗完碗後,工作便完成,可以休息。但現實卻是, 我們跟僱主同住,若孩子們要求我們幫忙,或僱主要求我們做某些事情,那是很難拒絕的。」

一位不願透露全名的僱主向天亞社承認,較喜歡外傭跟她同住,不過她的公寓實在太小,不足以提供合適的休息空間,故才允許外傭住在外面。她坦言擔心「不知道她下班後在外面做些甚麼。」

正委會的孔令瑜批評「與僱主同住」的安排是一種剥削。她說:「若你工作不開心或充滿壓力,你可以離開辦公室回到家裡。但外傭卻被迫廿四小時困在工作地點,沒辦法離開透透氣。」

香港目前約有卅五萬八千名外籍家庭傭工,每月領取的最低工資為四千三百一十港元(五百五十美元)。她們當中最大的兩個團體,是來自菲律賓及印尼,分別達十七萬及十五萬人,其次是泰籍傭工,以及一小撮來自尼泊爾和斯里蘭卡等國家。而九月起,首批一千名的柬埔寨家庭傭工也將會投入本地的勞工市場。

菲籍傭工裡,估計有逾十六萬天主教徒,當她們遭遇剝削時,很少會尋求教區的協助。

塞塔說:「菲律賓教友會通過英語彌撒或在醫院時會接受聖體聖事,從教會獲得牧民關顧,但當遇到其他牽涉到工作的問題時,她們會直接尋求領事館的協助。」

除了牧民關顧,教區菲籍人士牧民中心亦設有緊急避難所,而明愛亞洲外地勞工社會服務計劃也提供一些語言課程及免費的健康檢查。

孔令瑜說,該兩個教會機構規模小,能做到的不多,加上非天主教徒傭工一般不會到教會尋求協助,而是直接找領事館或工會幫助。」

不過,她呼籲本地天主教徒,特別是那些聘用外傭的僱主,要按照《聖經》和教會訓導,善待自己的傭工。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Live in rule a burden for Hong Kong’s foreign domestic helpers

相關文章:

教會人士指出外傭無奈接受工資被削減

教會憂慮大量菲律賓海外傭工受亞洲金融風暴影響而遭解僱

外籍家傭爭取香港居留權官司終審敗訴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