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巴西教會關注反奴隸制度抗爭的淡卻

標籤連結: , , ,

15 May 2017

巴西教會關注反奴隸制度抗爭的淡卻

農業工人在巴西甘蔗田工作。

巴西長期站在對抗奴隸勞工最前線,現今會否走上回頭路?

土地牧民委員會反奴隸勞工計劃協調人沙勿略.普拉薩特(Xavier Plassat)修士說:「經歷一段長時期,在例如更大的社會包容及消滅極貧困的目標上合理進步後,巴西已被扯進了一個危急的漩渦當中。」

有很多勞工議題正在國會討論並付諸表決,包括立法放寬外判制度、改革勞工法例與退休規定,以及重新定義奴隸工的法律概念。

因此,這位道明會士憂慮在幾個方面「非常具體的倒退」。他說:「第一個例子是,有人就現代奴隸的法理定義作出挑戰。而根據國際勞工組織指出,巴西在這方面在國際社會中領先。」

他強調:「巴西的領先在於成功把人的尊嚴與自由價值的定義連繫,把傳統的奴隸說法(『待別人像物件一樣』)賦予現代意義。」

 

知名的「黑名單」

在一九九五年,巴西官方正式承認在國土內存在著「教會二十年來一直抨擊的這種現代奴隸制度」。

根據土地牧民委員會指出,在過去二十年,有接近五萬二千名國民已從有辱尊嚴的工作環境中被「救出」。

大多數的受害者皆為屆乎十五至三十歲的文盲青年。他們離開貧困地區到種植園中工作,結果在那裡遭受剝削。

在二零零三年由類思.伊納西奧.盧拉.達席爾瓦(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總統所發起,那份知名的「黑名單」或「髒名單」便是巴西不妥協政策的其中一個象徵。每半年,一份全面報告便會列出利用奴隸勞工的生意名稱。

 

勉為其難

這個名單現在已經消失了。兩年前當地建築業聯會興訟,投訴榜上有名的企業無從捍衛自己的名聲,其後名單便停止出版。

普拉薩特修士解釋:「實際上,該名單是個有效方法鼓勵消費者杯葛他們的產品。」

作為回應,迪爾瑪.羅塞夫(Dilma Rousseff)政府對文件作出修訂,最高法院並於二零一六年五月取消了出版禁令。不過,接替羅塞夫政府的米歇爾.特梅爾(Michel Terner)卻似乎對延續這個做法絲毫不感興趣。

「應總檢察長的請求多次作出司法裁決」,勞工部長在二零一七年三月廿三日「不情願地」發布黑名單。

 

有辱尊嚴的工作環境

雖然如此,二零一六年十二月美洲人權法院的裁決被視為武裝分子對現代奴隸的一場重要勝利。

法院下令巴西對一百廿八名前農業工人作出賠償,他們在一九八八至二零零零年間在一個巴西大牧場內被奴役。

這次判決並未吸引到法國國內很多的注意力,雖則它讓巴西成為首個因為未能在境內「防止」奴隸制而被問罪的國家。

該批原訴人在法曾達.布拉西爾.偉德(Fazenda Brasil Verde)被當作奴隸,最終得以逃離。該牧場屬於夸利亞托集團——巴西北部其中一個最大的養牛企業。

總的來說,勞工部在一九八八年至二零零零年間執行的任務共拯救了三百四十名工人。他們曾被武裝保安監視、居於沒有食物的住所,且被剝奪了工資。

人權法庭批評巴西當局未有採取「足夠措施及政策」防止事情發生。當局亦被責令重新開始調查。

 

國家責任

普拉薩特修士認為是次裁決對整個美洲大陸皆意義重大。「因為它約束了所有聖薩爾瓦多議定書(一九九八年一份處理有關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事宜的文件)的簽署國,它亦強調了每個國家的個別責任。」

是次異常高的賠償金額——八十八名原訴人各獲賠四萬美元,及其他原訴人各獲賠三萬美元——同樣向各國政府發放了強烈的訊號。

美洲國家組織是一個政治及法律論壇,由卅五個美洲國家政府所組成。美洲人權法院是其法律部門。

這個案件由正義及國際法律中心以及天主教土地牧民委員會在一九九八年帶上美洲國家組織。

普拉薩特說道,「經過十六年毫無成果的討論以及巴西政府的拖延策略」,負責作出控訴並尋找和解方案的委員會終於將卷宗呈到法庭。

在二零一六年三月和六月舉行了兩場聽證會後,法庭在十月作出裁決,並於十二月份公布。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Brazilian church concerned about a retreat in the fight against slavery

相關文章:

巴西教會回應基督教福音派的競爭

巴西具爭議的墮胎案仍存分歧意見

【特稿】巴西教會迎接奧運會,毋忘照顧被排斥者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