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溫州教區聖堂全面安裝監視器,官方指令太快未及回應

標籤連結: , , , ,

3 May 2017

溫州教區聖堂全面安裝監視器,官方指令太快未及回應

溫州教區教友在臨時教堂參與彌撒。

【天亞社.香港訊】華東浙江省溫州教區一間教堂悄悄地被政府安裝了監視攝像器,該堂區教友張路濟亞憶述,三名技工有一天來到堂區,聲稱是來整修電線,但瞬間便把攝像器安裝好了。

她對天亞社說:「教堂人來人往,有時候門衛也看不見這樣多。他們就只帶著一個小工具箱,誰會意識到這個事情?」

中共對浙江基督徒進行進一步的規管,包括規定溫州市內的天主教和基督教教會必須在三月底前,在各教堂內外安裝監視器。

浙江省是基督徒重鎮,估計約有二百萬基督教徒和廿一萬天主教徒,而有「中國耶路撒冷」之稱的溫州有大概十五萬天主教信眾。

教友領袖保祿表示,溫州無論是「公開」或「地下」教會團體,如今都已經全部安裝了監視器了。他對天亞社說:「有些鏡頭裝在教堂建築的樓梯上方,有些在教堂外牆,有些在教堂裡面。」

溫州教區地下團體方濟各神父對天亞社說,當局從去年已派員到教堂內外安裝監控器,「說是維護社會治安」。

此外,同省的杭州市去年九月舉行「二十國集團峰會」前,當局以反恐為由已在所有天主教及基督教堂安裝監視器。

經歷三年強拆十字架運動,很多信徒似乎已感到麻木,對這一波的攝像器監控未有過激的反抗。

二零一三年底在浙江開始的強拆運動,在一六年第一季左右悄悄地結束。在該三年期間,不時有數以百計的信徒在教堂與大群警察及技工對峙的情況,甚至發生肢體衝突,引起全球關注。此外,一些基督徒領袖和牧師被長期扣押;為他們辯護的維權律師也遭到拘捕。

 

以法律為由合理化安裝監視器

張路濟亞表示,此次安裝監視器教友行動沒有激烈的反抗,因為「那指令來得太快,我們沒有時間提出反對。攝像器在我們能採取行動之前已經裝好了」。

不過,她說:「我堂區沒有任何鏡頭安裝在祈禱的地方。它們都在轉角的位置,不會拍到我們的。」

溫州公開教會團體的若瑟對天亞社說:「人們強烈反對強拆十字架,因為它沒有任何法律支持,而且也不合理。」

已故的溫州教區朱維方主教二零一五年帶領其領導的公開教會司鐸在市政府前抗議強拆,又發表聲明反對政府的行動。

若瑟解釋:「不過,就此次安裝行動,當局對教友說,教堂是公眾地方,又引用相關條例和反恐為由。所以教友也沒有好像之前那樣敏感。」

同時,他補充,監視器有時確實可以捉到小偷。

有些基督徒仍然強烈反對安裝監視器,甚至有些地方的信徒與安裝技工發生衝突。然而,大部分安裝個案都是悄悄地完成的。

若瑟相信,大部份監視器都安裝在教堂祈禱處以外的地方,是因為那些堂區與政府談判的結果,也是另一個原因為何沒有激烈的抵抗行為。

他說:「不同堂區面對不同情況。這要視乎他們的神父。有些會跟政府理論。」

 

教區主教自由受限

溫州教區邵祝敏主教自由受到限制或許也影響了教友在群龍無首的情況下如何作出回應。這位負責地下教會團體的助理主教在朱主教去年九月逝世後,自動繼承為正權主教。與朱主教獲中梵雙方認可的身分不同,邵主教還沒有得到政府承認。

在剛過去的聖周期間,邵主教於四月十二日從教區被帶走,阻止他首次以溫州正權主教身分主持逾越節三日慶典。邵主教已於十七日,即是復活主日翌日返回教區。

當地教友對天亞社說,政府拘留邵主教是要阻止他主持聖油彌撒。按照教會傳統,在這台彌撒中,司鐸們會重宣對他們教區主教服從的誓願,以示團結。因此官方不希望公開團體的神父在彌撒中表達與邵主教共融。

若瑟說:「不過政府沒成功,因為聖油彌撒提早在聖周二已經舉行,而不是傳統的聖周四。」

這是當局自邵主教為教區首牧後,第三次把他帶離教區。他去年兩次「被旅遊」到青海省,以阻止他出席朱主教和同省台州教區徐吉偉主教的葬禮。

當時邵主教返回教區後,被警告不得與公開團體的司鐸聯絡。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China uses anti-terror laws to justify CCTV cameras in churches April 28, 2017

相關文章:

浙江溫州教區被要求所有教堂在三月底前安裝監控器

浙江宗教場所被要求掛國旗,教會憂基督宗教變成黨教

愛國會主席稱浙江强拆僅屬個案,政府鼓勵宗教發展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