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中國治下的主教與政治──馬詹共祭之我見

標籤連結: , , , , ,

27 April 2017

【評論】中國治下的主教與政治──馬詹共祭之我見

詹思祿主教(黃色祭衣)與馬達欽主教在彌撒中擁抱。

復活節最雷人的事,可以說是軟禁中的上海教區馬達欽輔理主教和未獲教廷認可的非法主教詹思祿共祭彌撒的新聞。此消息在某微信公眾號上閃現後被刪除了,各種猜想紛紛揚揚,各種評論也是洋洋灑灑,筆者分享一下自己的看法。

從去年馬達欽主教籍紀念金魯賢主教的系列文章的轉變開始,到在金主教紀念研討會的視頻上出現,從實質上看,無論怎麼理解,馬主教和政府之間已經達成協議或者是妥協。

這樣的妥協與復出,恰恰是政府部門控制教會的完美表現──馬達欽在其二零一二年的晉牧禮上宣佈退出愛國會,去年九月和今年一月又重新成為愛國會成員了。他在祝聖禮儀上拒絕給詹主教覆手,現在和詹思祿共祭,也算是低頭認錯了。

此後無論出現什麼樣的事件,譬如神職共祭、開會、給予愛國會委員、常委資格等等,都不過是妥協後的一些「正常」演出。當然,這些「節目」需要經過精心編排,有鋪墊、由開場到高潮。

在中國教會中,有沒有政治待遇是區分對公開和地下兩個教會團體神職的最明顯標誌之一。從現實來說,政治待遇是政府一種慣用的統戰籌碼,譬如政協委員,愛國會常務委員、秘書長、正副主任等。這些頭銜的背後是通過組織手段進行管理,更好的起到政府的管控作用。當然它同時賦予當事人一定的政治地位,譬如省政協委員至少要相當於副市級幹部的待遇,不過沒有職權。

就如已故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主席、北京教區傅鐵山主教是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那就是副國級待遇,出門有警車開道,享受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待遇。

政治地位在中國意味著更牢固的根基,這些待遇遠比金錢更重要,甚至更能控制當事人的思想意識。當大部分人把開會的時候某部門給予某主教多少多少錢當成話語抨擊的時候,很少有人關注某某主教的政治地位……

回到馬達欽主教的話題上,其實馬主教做了其他公開主教所做的同樣事情,只不過馬達欽在祝聖禮中他堅持了自己的信仰,只不過是被囚禁後的妥協,只不過是妥協後的復出。他的這些作為和待遇已經發生在各個教區的主教身上了,可笑的是各個教區的主教是悄悄地接受了自己的政治地位不被抨擊,而馬主教是剝奪後又賦予了政治地位而已。

但是肯定的一點是,馬主教的政治地位是有限的,他不會有海門沈斌主教那樣的地位,因為他已經斷送了自己的「美好前程」。沈主教是中國天主教第九次代表大會上唯一同時擔當主教團和愛國會副主席的牧者,雖然這兩個全國教會機構未獲教廷承認。

如果馬主教選擇不妥協,那麼他將繼續遭到軟禁或限制,但是他在教會內所具有的影響力遠遠超過他復出後所謂的作用。馬主教以前寥寥幾句文字在微博上一發出來,其傳播的速度和廣度是別的主教無法比擬的,所以官方限制了他的微博和博客……

而現在馬主教選擇妥協,或許會逐步復出。表面上看,上海教區有了牧人,但是,他的幾次反覆的舉措所帶來的影響,令公開及地下團體的很多教友對他的看法,有失望的,有謾駡的,也或許會有理解的。

從大陸主教的總體來看,他們各具不同風範,而馬主教在文學造詣、詩詞歌賦、描青篆刻、教會理論上都是相當獨特的。軟禁馬主教是政府部門最無奈的措施,因為上海作為國際大都會所具有的影響力,其中也包含天主教會的影響。

從傳聞中從別的教區調入新主教或者自選自聖新的主教,這兩種方法都不是政府部門的最佳選項,也解釋了這事件一直懸而未決的原因。馬主教的妥協與復出,就成為了一個希望,也是當前形勢下蹂躪梵蒂岡的懷柔政策最好的方法。

而筆者認為:要逆轉當前的問題,梵蒂岡應該為上海教區任命一位新的正權主教,而不需要通過雙方認可!如果梵蒂岡給上海批准並祝聖一位正權主教,這並不妨礙教會的團結和信仰,相反卻能以這種合理化的祝聖更好的表明梵蒂岡對華的態度──你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我堅持從宗徒傳下來的由教宗領導的教會。

__________

撰文:灰太陽,一位大陸天主教徒。

【完】

相關文章:

上海馬主教與非法主教共祭,再在教會內引起震盪

馬達欽主教重返上海愛國會,未顯示已獲得完全自由

上海馬達欽主教稱曾受外界蠱惑,對愛國會作出錯誤言行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