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一位年輕媽媽的自述:天主在我身上行了奇蹟

標籤連結: , ,

12 April 2017

【博文】一位年輕媽媽的自述:天主在我身上行了奇蹟

網上圖片。

如果有人問你,天主是否存在,你會怎麼回答?相信大多數人跟我以前一樣,好像有,又好像沒有!但若現在你問我同樣的問題,我會很堅定的告訴你:天主確確實實的存在!

我希望能跟諸位兄弟姊妹分享天主在我身上所行的奇蹟,從最嚴重的抑鬱症到完全被天主治癒;從腦瘤導致不孕到懷孕;從產後羊水栓塞到至今還活著;從女兒佳琳出生時重度窒息到至今比較健康,都可以作為一種另類的福傳方式。

我是天主教徒,信仰由祖祖輩輩傳下來。由於小時候爸媽忙於工作,在祖父母的照顧下成長。他們祈禱方式就是跪著念經和去教堂參與彌撒,從來不灌輸教會道理,更不用說《聖經》了!

直到二零零七年上大學,開始接觸一些教會道理和《聖經》,還沒來得及消化,隨之而來就是天主對我和家庭的考驗。

翌年暑假,由於寢室中有人偷了室友的手機,本想讓當事人友好解決,我就跟室友說了這個事。沒想到事件升級,導致她們和我的關係破裂,致使我得了很嚴重的抑鬱症,不願與外界溝通,甚至想自殺,讓家人很傷心,也花費了大量金錢去治療。

在幾近絕望的時候,我想起了天主,我誠心的祈禱,唯有祂能陪伴我、治癒我,同時也派遣了我的男朋友來幫助我、理解我、愛護我,讓我感覺到身邊人對我的愛,不知不覺,我就好了。

二零一二年,我結婚了。婚後,丈夫為我放棄了家鄉的工作,離開父母,陪我去三亞工作生活,但可能工作壓力大,我們一直沒有孩子。兩年後,在偶然機會下,我們到上海的大醫院做檢查,原來我得了腦垂體瘤,影響我懷孕。

當我媽媽得知這原因後,堅持到佘山聖母朝聖地去朝聖,祈求天主讓我康復,希望能有孩子。沒想到吃了一個月的藥後,我就懷孕了,連醫生都說,你能這麼快懷孕真算是個奇蹟呀!當時我一心想回到家鄉,倆口子就辭去工作回到哈爾濱……。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懷孕第卅九周,我得了高血壓症尿蛋白,醫生建議我住院,待蛋白降下去後再生產。雖然家裡不是很富裕,但我心想反正住院費價格不高,即便住幾天院也不會花太多,就決定辦理入院。

在翌日,吃過午飯後,護士測到胎心一百四十七。但十幾分鐘後我開始嘔吐,恰巧來檢查的那個護士拿錯儀器,只好再幫我測一次胎心。沒想到,這次胎心只有八十左右。醫生趕到時,胎心更只有六十,醫生也急得夠嗆,說孩子很危險,立刻需要手術。

當時我意識不到有多危險,還跟醫生說讓他順其自然。事後,醫生才跟我說覺得不可思議,情況這麼危險,為何這個人還不著急呢。

不過,到了手術前要我簽字的時候,當看到第一句話大概是嬰兒可能死亡時,我才意識到孩子有可能保不住,瞬間我的眼淚就留下來了。當時我想,既然已經這樣了,那就順從天主的意思,冷靜地配合醫生。

助產醫生幫我插導尿管時,一個勁兒的嘟嘟著不知道說些什麼,我還想,這麼緊急了,還嘟囔什麼呢!生產後有護士跟我說,那個助產士是信奉基督教的,在為我禱告。整個生產過程,我在祈求天主,能保佑孩子活著,即便是腦癱,我也接受!

傍晚六時,醫生把孩子拿出來後說:「這個孩子如果能活過來,就是撿了一條命!」

我的孩子沒有像其他孩子一樣出來後大哭,而且呼吸很微弱,幾乎沒有心跳,醫生在一邊拍打,一邊在急救。堂區所有教友得知我的情況後,都為我和孩子祈禱。終於我的孩子像小貓似的哭了兩聲就立刻送去重症監護室。那時候都還沒來得及問是男孩還是女孩。

凌晨大概一點多,我突然感覺到呼吸困難,像是要窒息,胸下邊針紮似的痛,心率達到一百二十多,旁邊的儀器一直在報警。醫生給我拍胸片等,說是沒問題。但我覺得我要去見天主了,趕緊讓丈夫把神父找來給我終傅,他居然接受不了。我堅持了三次,他才把神父叫過來。

領過終傅後,護士給我打了鎮靜劑睡了十多分鐘,我就緩過來了,活過來了!有個教友是中醫,直到去年底,也就是孩子一周歲的時候,他才跟我說我這種情況是羊水栓塞。我想想都害怕呀,因為我之前知道羊水栓塞和產後大出血死亡率極高的。

現在回想起來,像是一場電影一樣。我的女兒已經一歲六個月,很健康,看到她,就看到了天主!看到我現在還活著,就看到了天主!

給女兒斷奶後,我立刻去做了超強核磁共振,因為兩年了,也不知道腦垂體瘤會不會大。跟醫生說明情況後,醫生說,兩年沒吃藥控制肯定得長大。懷著忐忑的心去做了核磁,等待最讓人煎熬的。晚上吃飯時,醫院放射科給我打電話,查問之前的病史,我還很疑惑,為什麼打這個電話。

直到有檢測結果,他們解釋之所以問我的病史,是因為不確定那是不是個瘤,原因那「瘤」只是個斑點狀的,測不出來具體多大,又一次沒想到,我的五毫米的瘤居然小了這麼多!在我查找的結果中,瘤不長就很好了,縮回去真是個奇蹟呢!

現在,我的心態就是知足、感恩、喜樂的過每一天!並且每天帶著我女兒祈禱,雖然她還小,不懂什麼,但我相信,我這個舉動會在她的內心深處種下種子,生根發芽,以後遇到坎坷的時候也會依賴、信靠天主!

我們想,給她賺再多的錢不如把信仰傳給她,因為將來在天主台前,天主唯一問我們的就是是否把信仰傳給了孩子!

感謝天主沒有收走我的靈魂,可能說明在我身上有祂的旨意,讓別人在我身上能看到祂!

說完了我的經歷,你相信有天主麼?!

__________

撰文:志榮,哈爾濱一位教友。

【完】

相關文章:

【博文】我為後代子孫留下甚麼?

【博文】母親的遺產──關於祈禱

【特稿】朱立德神父談他的母親──「痛苦之母」的奇蹟

【特稿】生命的奇蹟──活著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