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藏民自焚是人類史上最慘烈抗議運動

標籤連結: , , , ,

11 April 2017

【評論】藏民自焚是人類史上最慘烈抗議運動

西藏難民於去年在印度班加羅爾為兩名自焚藏人舉行燭光集會。[圖片來源:法新社]

三月十八日,廿四歲的藏人白瑪堅參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龍縣自焚抗議,這是自二零零九年至今第一百四十六起藏人自焚抗議事件,還有六位是流亡藏人,已知境內一百廿六名和境外四名自焚者去世。

二零零九年二月廿七日,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發生了第一起自焚抗議,自焚者是二十歲的僧人紮白。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六日發生第二宗後,個案持續增加;一二年更多達八十五宗,僅十一月就有廿八人。去年有四位自焚後去世。

自焚案件遍及西藏三個傳統區域,即衛藏、安多和康區,按中共的劃分即西藏自治區、青海、甘肅及四川。自焚者有珠古(轉世喇嘛)、僧人、尼師、中學生、牧民、農民等,最大六十四歲,最小十五歲。自焚者的口號包括「讓尊者達賴喇嘛回到西藏」、「祈願尊者達賴喇嘛永久住世」、「西藏需要自由」、「西藏獨立」及「釋放十一世班禪喇嘛」。

西藏持續的自焚抗議震驚了世界,成為人類史上最慘烈抗議運動。這種方式的抗議是二零零八年和平非暴力抗議遭到血腥鎮壓而發起的。自焚者的共同點:點燃自己生命而未傷害任何人,包括鎮壓、屠殺藏人的中共軍警。

中共為了抹黑對其殖民暴政的反抗,以及為了掩蓋在西藏實施前所未有的高壓政策的真相,最初污名化自焚抗議者稱:「或患有『癲癇病』、『精神方面有問題』,或是小偷,或『有不正當的男女關係』,或夫妻之間有矛盾,等等。甚至很惡毒地誹謗藏人自焚是『達賴集團給錢買屍』。」

之後他們又稱是「達賴集團的煽動教唆」、「恐怖主義行為」。然而,至今中共拿不出任何證據。再後來,中共把自焚定性為「犯罪」,可是自焚抗議不但沒有停止,反而激增。

當局再以集體懲罰打壓自焚,如對自焚者的家人、村子、寺院,以及慰問、祈禱者等進行嚴厲懲罰。指控與自焚者有關聯以及「煽動」自焚和散發自焚消息而判刑的藏人達八十七人,包括判有死刑、無期徒刑等。但自焚之火仍然不滅……

為什麼自焚?著名藏族作家唯色對五十一位自焚者的遺囑和五六十位在自焚時喊出的口號進行研究發現:「自焚者表達是把自焚當做一種行動……從原本被動等待西藏流亡政府或國際社會解決西藏問題,到終於覺醒必須靠自己也只有靠自己……從自焚者遺言中,可以看到藏人要付諸行動的意願裡,沒有一絲暴力的痕跡。」

由此可見,自焚是藏人對中共殖民統治的決絕反抗的行動。

唯色又說,自焚「是近代史上最偉大最慘烈的政治抗議浪潮」、「人不必自身敢於自焚,只要敢於在想像中正視自焚,就可以看到自焚者以渺小的一己之軀,與龐大的暴政機器抗爭的英勇與悲壯」。

「許多城市、村莊和寺院,都在為民族的英雄兒女祈禱。甚至許多寺院和僧舍,許多藏人家裡,都供奉著自焚藏人的一張張照片。」

另外,中國著名藝術家艾未未談到自焚時說:「西藏是拷問中國、國際社會人權和公正標準的最嚴厲問卷,沒有人可以迴避,可以繞過去。目前為止,沒有人不受辱蒙羞。」

廣泛而持續的自焚抗議運動震撼了藏人社會,使大家悲痛欲絕。無論是流亡政府、宗教領袖或知識界,都呼籲不要採取這種極端行動,「壓迫再大也要留住生命」,「只有活著的生命,才能把意志變成現實。如果再繼續自焚,每個生命都是不可挽回的損失」。

但是,西藏的自焚抗議仍然接連不斷,這恰恰證明了中共在西藏實施的殖民政策和打壓極端殘酷。

解決藏人自焚的唯一方法是中共停止打壓政策,切實解決西藏存在的現實問題,聽取西藏人民的真正意願,徹底解決西藏問題。

__________

撰文:桑傑嘉,一位藏族作家及時事評論員。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Tibet self-immolations: A desperate cry against suppression

相關文章:

【評論】就三月十日看西藏的現況與前景

【特稿】中國解放西藏六十五年︰不容異見

【特稿】藏族媒體人指青年不一定絕望才自焚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