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百歲傳教士不與社會脫節,每天閱報了解時事

標籤連結: , , ,

10 April 2017

百歲傳教士不與社會脫節,每天閱報了解時事

百歲耶穌會傳教士德帕里薩神父。

在印度西部古吉拉特邦,一場不尋常的熱浪讓三月變得令人難受。但耶穌會傳教士洛佩斯.德帕里薩(Lopez De Pariza)神父並沒受影响,他如常地坐在窗旁看報紙。

在耶穌會會院三樓,德帕里薩神父每天靠助行器輔助,步行到小圖書館。對百歲的他來說,這是運動的一部分。然後他就埋首於報紙,直到讀完每一頁。

房間內的一個動靜,使他抬起頭來。「我叫洛佩斯,百歲了,但我沒有脫節。」似乎是本能的驅使,他用西班牙母語說出第一句話。

德帕里薩神父一九五一年從西班牙來到印度,當年他卅四歲。今年五月十三日,他將年屆百歲。修會的兄弟和以往服務過的堂區教友,正為這日子計劃慶祝。

在阿納恩德區會院的十二位耶穌會士中,掃祿.阿夫里爾(Saul Abril)修士跟德帕里薩神父最稔熟。阿夫里爾修士也是西班牙人,比神父只年輕十四歲。他們的古吉拉特語和西班牙語說得同樣流利。

德帕里薩神父的百歲生日慶祝,正好碰上教宗方濟各到訪葡萄牙法蒂瑪聖母聖地,阿夫里爾修士為此而高興。教宗的訪問將慶祝聖母顯現給三位牧童一百周年。

教宗方濟各計劃在一個農業鄉鎮主持夜間彌撒的同一天,教友將在稱為「印度牛奶之都」的阿納恩德,為他們三代人共同珍愛的傳教士慶祝生辰。

德帕里薩神父初到印度時,當年出生的嬰孩現已年近七十歲,他們的父母親已經離世,或已年老體衰,而且都兒孫滿堂。所有人都記得,德帕里薩神父如何騎單車到他們的堂區,跟他們一起生活。

科達縣居民見證德帕里薩神父超強的記憶力。他可以記得堂區內三代人,即近五千位教友的名字。

雖然這位耶穌會士抵抗著年紀的增長,但他去年底跌倒過幾次,使他失去了部分記憶。德帕里薩神父的房門上掛著他的相片,讓他每次沿著走廊行走時,可以找到自己的房間。

但現在他有後援了:撒慕爾.克利斯蒂安(Samuel Christian)是會院的看護。撒慕爾自一九九四年以來就陪伴著神父,每天早上跟他一起到圖書館閱讀。

當德帕里薩神父為某些新聞感不安,就會跟撒慕爾訴說自己的沮喪。今天,老人家生氣了,事緣一家航空公司拒絕兩名少女登機,因為她們穿著緊身褲。德帕里薩神父問撒慕爾:「人們怎可以支配別人穿什麼或去哪兒。」

德帕里薩神父生於西班牙畢爾巴鄂,那兒是比斯開省的首府,位於比斯開灣南部,對於生活在印度偏遠角落的德帕里薩神父來說,報章是他了解世界的資料來源。

他長大後成為工業工程師,卻加入了耶穌會,並於三三年晉鐸。他在比利時學習拉丁文時,見證了三六年的西班牙革命。近八百萬人直接或間接參加了這場革命,但不到九個月,就被鎮壓了。

德帕里薩神父晉鐸後,他的選擇是去日本或中國。然而,他卻被派往印度,在五一年一月廿六日到達孟買;剛好在一年後,印度宣布成立為共和國。此後,他一直在古吉拉特邦科達縣及附近地區生活。

在阿納恩德當電工的四十歲教友雅德什.馬克萬(Jayesh Macwan)說,他記得德帕里薩神父如何騎著印度單車四處遊走,並隨時隨地都在祈禱。

一位中年婦人在廚房洗椰菜花、蕃茄、紅蘿蔔和薯仔。她說:「其中一些將會煮給德帕里薩神父。」

阿夫里爾修士插嘴解釋他這位特別的兄弟的飲食。他說:「他的胃口很好,吃得很好,喜歡美食,但一如往常,我們都避免吃辛辣食物。她是知道的。」

外面的氣溫飆升至攝氏四十三度,但德帕里薩神父仍然黏著報紙,他在讀體育版,很可能是感受著在達蘭薩拉預賽中,印度擊敗澳洲的勝利。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I’m Lopez, 100 and not out’

相關文章:

研究中共首個蘇維埃的意大利傳教士安息主懷

百歲修女倚賴天主維持信仰,文革後重拾人生

納粹集中營最後一名倖存的百歲神父去世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