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德國樞機讓教友領導堂區,反對以合併回應司鐸人數減少

標籤連結: , , , ,

5 April 2017

德國樞機讓教友領導堂區,反對以合併回應司鐸人數減少

德國慕尼黑總教區馬克思樞機。

德國慕尼黑總教區賴恩哈德.馬克思(Reinhard Marx)樞機宣布一系列計劃,容許教友領導沒有司鐸的堂區。

此舉反映了他大力反對,因司鐸人數日益減少而越加常見地把堂區合併或「群集」的做法。

這位六十三歲樞機是教宗方濟各的得力助手兼顧問。

他最近跟慕尼黑教區議會——該教區最重要的教友團體——的一百八十名成員說道,為著確保教會在本地的臨在,保存個別堂區十分重要。

樞機在三月十八日的全體會議中發言,指總教區將會在秋季試行新的堂區領導模式。具體而言,全職和義務的教友將接管堂區。

他重申他確信透過群集堂區並建立比現有堂區更大的實體,並非正途。

這個行動重要之處在於馬克思樞機是教宗九名樞機諮議會成員之一,並且是梵蒂岡的經濟委員會協調人。

樞機說:「我們正在經歷一場在教會中的大變動。」

樞機憶述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1962-65)《司鐸職務與生活》法令所說的,「所有信徒都成了司祭」,指出就這一點而言,並非所有可能的方案都被考慮過。

他補充,天主教法典中甚至有關於教友參與的範圍。

馬克思強調:「地方教會至為重要,我們若從扎根地區撤離,便會浪費了非常多的機會。這是為了在地方上依然可見。」

他相信牧靈工作應該跟所在地可用的資源與神恩相稱。

樞機說,「數以千計的教友讓我明白到,他們願意付出時間協助牧養自己的堂區。」他補充,現在我們需要更仔細看這些堂區教友的召叫與承擔。

馬克思指出,在德國目前的情況下,各堂區需要重組。他續指,今年慕尼黑總教區晉鐸的人選只有一個。

故此,除了重組堂區,現有晉鐸准則也應一併討論。他說,這包括對已婚並證明有德行(viri probati)的男性授予司鐸聖職的可能性。

不過,馬克思樞機承認,在教宗最近與德國《時代》周刊提及這個可能性時,教宗所想到的並非德國。他所指的是像巴西熱帶雨林區這樣,教徒每年頂多只能領受一次聖體的偏遠地區。

馬克思樞機說,自己的試驗計劃其實是對司鐸短缺的回應,「但也是對並非所有司鐸適合帶領堂區這個事實的回應」。

他認為在選擇了地點並推舉了教友領導團體後,輔理主教及副主教與有關地區的堂區成員,一起討論堂區架構及組織亦很重要。每個計劃皆會有所陪伴並定期思考去完善它。

馬克思樞機又指,堂區不應懷緬過去,反而應集中於如何發揮在地方上可用的天賦與才能。他指出主教們同樣需要繼續學習。同時,他承認過去剛成為慕尼黑總主教時,他也會否決他現在提出的這個試驗計劃。

試驗計劃其實是建基於總教區二零一三年的牧民計劃——「從社會人口角度看地方教會的改變與挑戰」。它說明堂區應在未來集中注意以下六點:

1. 基於將來會有更多的外來人口,尤其是年輕移民,堂區該注重移民人口,不封閉於既有社群,讓人們有回家的感覺;

2. 為了接觸並歡迎新成員,堂區應設立聯絡點;

3. 牧靈工作的福傳化,意指重覆解釋「我們信什麼,我們做什麼,我們為何及如何做」;

4. 調整並對教會語言加以現代化,以便使之能更易理解;

5. 建立獨身人士的特別牧養職務;以及

6. 建立少年及青年成人的特別牧養職務。

在他二零一六年的《牧靈活動指引》中,馬克思樞機提醒總教區的神父們,牧靈工作的關鍵在於讓處於物質和靈性需要的人們有「清楚的選擇」。

他說:「如果你讀福音,你會找到清晰的方向——並非指向富裕的朋友鄰居,而是首先指向經常被人鄙視遺忘,而且沒有能力回報你的貧窮人與病弱者。」

多次引述自《福音的喜樂》及《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馬克思樞機提醒一眾司鐸,他們的召叫是要離開自己的舒適區,出發往外圍。聖體聖事是強有力的藥物,也是弱者的滋養物。

馬克思指,教會需要很多不同但未充份連成網絡的地點進行牧靈工作。教會生命在地區中保存生氣是勢在必行的,因人們能藉此繼續與福音的訊息相遇。

同時,他強調因為聖體聖事仍然是教會生命和活動的泉源與高峰,它必須經常成為中心。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Cardinal’s plan for laypeople to lead parishes

相關文章:

【特稿】教宗諮詢教友代理主教人選,民主辦教空間多大

【評論】修生培育與修道人數下降,修院改革的問題

在堂區施行《愛的喜樂》勸諭乃長期項目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