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orrows church today

【評論】修生培育與修道人數下降,修院改革的問題

Tags: , , , ,

刊登日期: 2017. 04. 03

【評論】修生培育與修道人數下降,修院改革的問題 thumbnail
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主持周三公開活動。(圖片來源:法新社)

據一位著名的教會歷史學家說,這是如此嚴重的一個問題,以至於連教宗方濟各也不敢談論它。

那就是天主教司鐸職的過時模式,更重要的,是如何來篩選將領受牧職的候選人,並讓他們作好準備去為天主的子民服務。

在意大利博洛尼亞,教宗若望廿三世宗教科學基金會的阿爾貝托.梅洛尼(Alberto Melloni)教授最近指出,當今司鐸的原型可追溯到四百多年之前,其改革起源於脫利騰大公會議(1545-1563)。

梅洛尼於三月廿二日在羅馬《共和國報》上刊文指出,十六世紀那非凡的創意,不僅形成了西方世界及其前殖民地的政治、心態和內在生命,也發展了藝術與神學,且至今也未消亡(全世界仍約有四十二萬名司鐸)。

「但在上世紀,它已處於危機中。」他指出:「在過去九十年,意大利的修生人數已從最多時達一萬五千人,降到現在只有二千七百人。」

但人數的大幅下降並非司鐸職及修生培育的過時模式最令人擔憂的現象。

梅洛尼說,令人擔憂的,反而是那些選擇做神父的人及祝聖他們的主教們的「智質之下降」。此外,這也是事實:現行制度繼續成為這「惡習」的滋生地——教授恰當地把它識別為「教權主義」。

被稱為「博洛尼亞學派」先聲者的梅洛尼認為,司鐸「減弱的角色及情感的疏忽」,已導致「獨身身分的強調,而這身分在尋求一種昇華中使性慾受限,並吸引那些有著未解決的問題或甚至病態的人去做神父」。

教宗方濟各也在諸多場合說過此事,他談到了對將領受牧職的候選人之篩選與培育。

早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他在一個對男修會會長的閉門會議上就談到,沒有接受良好培育的司鐸,其結果往往就成了「小怪物」,然後由這些人「塑造天主的子民」。教宗說,這讓他感到「毛骨悚然」。

他接著就修生的這傾向提醒修會長上們,即有些修生「微笑著守規矩」,只是為了跳出「緊箍咒」,以結束他們的培育期並得以晉鐸。教宗說:「這是教權主義所導致的虛偽,是最糟的邪惡之一。」去年十一月,他對修會長上們也作出了類似的評論。

二零一五年,他提醒主教和修院的培育導師應提防某些鐸職候選人,他們或是「固執僵硬」或是不自覺存在心智問題的意識,而「去尋求能在生活中保護他們的強有力架構」。他說,這終將出錯。

每當教宗方濟各談及天主教司鐸的篩選和培育時,他給予明確指示,即他知道在此存在著嚴重的問題。這並非秘密,我們發現正是在修生、最近晉鐸的神父,以及祝聖他們的那些主教中間,有人最頑固地反對他對教會改革所描繪的藍圖。

但正像梅洛尼教授所表明的,這位八十高齡的教宗不能完全轉向去指出該問題的根本原因——這嚴重不足的修院制度和司鐸職的過時模式是永久存在著的。

事實上,教宗方濟各所作的評論比他上任後的頭四個月少了,據此,他彷彿確信現行制度還將完整地保留下來。

在一次與修生及修會初學生的聚會上,他說:「我總是想到這點:最糟的修院勝過沒有修院!為什麼?因團體生活是必不可少的。」

那可能與耶穌會的培育不相符合。像絕大多數修會一樣,耶穌會通常的規則是(儘管也有例外),會士繼續在男女皆宜的大大小小團體內共同生活,甚至在他們結束了見習期和早期培育後亦如此。

另一方面,教區司鐸發現自己傾向於成對,或更經常是獨自一人。他們的首要團體是由男男女女所組成的堂區,通常這些人在家中還有孩子。它不是由清一色的男性「司鐸團」(即他們在教區內的神父弟兄們)所組成。

然而,大體上說,梵蒂岡所指定的修院制,從十六世紀中葉就開始一直持續至今,它給予未來的堂區司鐸以清一色男性的、類似隱修院式的培育。譬如,不是司鐸的那些男女,常常只是修院中的少數存在體。

令人感到驚訝的是,今日仍有許多修院謹慎地以類似隱修院每小時報時的一種生活規則來管理修生一天的大部分時光。這些培育場所完全不訓練修生在晉鐸後將度的生活。只有在暑期,修生才有機會在堂區環境中生活。

即便如此,和他們在一起的都是與他們有著相同修院背景的人,這(同種族的)小團體與天主的其餘子民相分離,其成員的心態在那裡強化並紮根。

這是一個需要仔細研究的難題,或許可在下屆世界主教會議上起步。教宗方濟各定於二零一八年十月召開相關會議,主題為「青年,信仰和聖召分辨」,這可成為一次獨特的良機,把對修道聖召的討論擴展到更廣泛地、更勇敢地去考慮教會內的牧職。

三月較早時候,教宗接受德國《時代》周刊採訪時承認,進修院的人太少——至少在發達國家內。他說,部分原因是因出生率低下。

他說:「沒有年輕人,就沒有司鐸。那是個嚴重問題,我們必須在下次有關青年的世界主教會議上著手處理。」教宗續說:「大量沒有聖召的年輕人(加入神職界),他們將毀了教會。」

教宗方濟各說:「篩選是決定性的,但人們的義憤亦然。」

人們問為什麼他們的堂區沒有司鐸來舉行感恩祭,對此,教宗說:「一個不舉行感恩祭的教會就會失去力量,教會就變弱了。」教宗下結論說:「司鐸聖召是個問題,一個極大的問題。」

這問題正在逐漸擴大,實際上,在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1962-1965)前數十年中就已開始。但就像梅洛尼在最近的文章中所指出的,這是一個難題,教會內的一些人對此「緊閉雙眼,尤其是那些站在主教禮冠下的人。」

那牽涉到數量與品質。

梵二會議力圖把教會和她的脫利騰架構與心態帶進現代。但在教義及教會的牧職實踐方面,它基本上並沒作出任何更新,更不用說對於領受鐸職的候選人的類型以及他們應接受的準備或培育方式的更新了。

梵二會議後的最初幾年,對這些問題進行了一些討論,但是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一九七八年當選後不久,努力促進重整大公會議的勢頭停頓了下來。

已婚教友安德肋·格里洛(Andrea Grillo)在羅馬宗座安瑟莫教育學院教授神學與禮儀。他指出:「事實上,從上世紀八十年代中開始直到本世紀的首十年,在若望保祿二世與本篤十六世任教宗期間,我們目睹了與梵二會議嚴重脫節的普遍現象——不是以一種劃一的方式,而甚至以一種沉重的方式。」

他說,教宗方濟各通過重新確認「大公會議之道」是前進之路,而使教會與梵二會議再次銜接。「鑒於三十多年來對大公會議『接納不夠』,方濟各所從事的復興工作不可避免地被看作是一次突然加速。」

但格里洛教授說,這只是因為過去的兩位教宗在梵二會議的履行上點擊了「準備發送」或「減速移動」的按鈕。相反,教宗方濟各點擊了「開始播放」的按鈕,通過這樣做,他繼續了一個已被中斷了幾十年的程式。

他又說:「方濟各所創建的氣氛讓一些人感到不安,他們擔心我們最深層的傳統,並希望排他性地依附於以往的架構。」

那麼,梅洛尼教授所強調的那急迫問題——即需要徹底地重新思考領受鐸職的司鐸之形象、角色及應作的準備,我們該何去何從呢?

首先要注意的是:說寧可有糟糕的修院也勝似完全無修院的那位教宗,與展示出自己具有一種令人驚奇的能力來聆聽、學習,並改變想法的教宗,是同一個人。

自從教宗方濟各作出那些評論至今差不多已有四年,他有很多機會去瞭解和聆聽世界各地修生培育的真實狀況。人們能想像,他還未看到美好情景。

但教宗並不浮躁。他不會心血來潮去改變他的想法或信念。每每有跡象表明,他的思維過程是通過持續不斷的祈禱及長時間的分辨,從中得到謹密的引導。這包括與許多有著不同觀點的人們一起磋商、討論和爭辯,這些人在教會內有著多方面的經驗。

教宗方濟各理解教會與世界,教會在世界內安家,而世界正經歷著巨大轉變,必須以大膽與創新來掌控其轉變。他在一五年告訴意大利教會的神職人員和教友領袖:「人們可以說,當今我們並非生活在一個與劃時代轉變一樣的變化時代。」

他說:「因此,我們今天所生活的現狀,給我們擺出了新挑戰,有時,這些挑戰也讓我們難以理解。我們的時代要求我們活出這些難題,把它們作為挑戰而非障礙。」

此外,教宗方濟各邀請眾人「深刻反省《福音的喜樂》,並從中獲取實用的參考因素,並啟動處置方案。」這篇通諭表達了教宗更新和重整教會的視野,其字裡行間,人們能發現對整修天主教修院進行研究的理由(儘管教宗方濟各從來也沒有明確這樣說)。

在《福音的喜樂》較前處,他承認「有些教會架構可能成為福傳的阻礙」(26號)。

進而,他又說,他夢想一個「以傳教為重的抉擇」,即足以轉化一切的能力,包括「教會的習俗、風格、時期、行事曆、語言和架構」(27號)。

轉化意味著改變。如果我們用教宗的話來說,那麼,像修院那樣的架構也能明顯地被改變。

他彷彿比大多數主教更多地想到,那些最有可能來要求教會需真正改變其類型的天主教徒,是她的年輕成員。

「青年呼籲我們要有更新的宏願,因為青年代表人類的新路向,促使我們放眼未來,免致一方面要活於今日世界,另一方面卻執迷靈氣盡失的架構和習俗」(108號)。

教宗方濟各敦促公教青年把他們的聲音——他們的希望與關注,喜樂與批評——加入剛起步、現正處於準備階段的下一屆世界主教會議。

這些孩子是否夠大膽提出連教宗方濟各也不敢說出的那些急迫問題?即使他們這樣做了,主教們會聆聽嗎?

────────

撰文:羅伯特.麥肯斯(Robert Mickens),梵蒂岡觀察家。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Letter from Rome

相關文章:

越南修院慶祝重開廿五周年,艱難中肩負司鐸培育使命

【特稿】法國主教談修生特質,回應教廷司鐸培育新例

教廷頒布司鐸培育新例,訓練具遠見及分辨能力的神職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1. 關於我們 - 13 emails
  2. 中國:信眾在嚴寒與監控下送別姚良主教 - 6 emails
  3. 中梵關係影響利瑪竇神父的列品進程 - 6 emails
  4. 中國家庭問題複雜,牧職人員將關注世界主教會議成果 - 6 emails
  5. 中國遼寧教區主教被當局暫停職務 - 5 emails
  6. 【特稿】單國璽樞機葬禮的錄音講道全文 - 5 emails
  7. 【博文】福建寧德白主教朝聖地的感悟 - 5 emails
  8. 【特稿】南亞修會會士隨人口轉變而調整 - 5 emails
  9. 政府動員主教開會,河北教會氣氛緊張 - 4 emails
  10. 【文件】致在中國天主教徒文告 - 4 emails
  1. 菲律賓禁止車輛儀表板之上懸掛玫瑰念珠
  2. 拒絕難民破壞法治,匈牙利波蘭偏離歐盟價值觀成箭靶
  3. 【視頻講道】耶穌升天節(甲年)2017.05.28
  4. 台法官裁定禁同婚違憲,教會領袖憂將加深社會撕裂
  5. 內地頒布互聯網新聞新規定,進一步限制宗教內容
  6. 【評論】獨特的本篤情結
  7. 【博文】郭爸諍言──三位一體:堂區、神父、教友
  8. 來自宗座的驚喜任命:老撾迎來首位樞機
  9. 柬埔寨前赤柬成員皈依基督教並成為信徒領袖
  10. 溫州邵祝敏主教再次被帶走,預計「不會很快回家」
  1. 社會議題很多.神父不見得都能處裡面對. 時時進修確有必要. 但是個人覺得神父們更須要明確把持的,就是面對個別教友時的態度.不要因為對一般教友的認識,而有預設立場...
    Said Theresa Huang on 2014-08-12 23:32:00
  2. 同意,美洲才正確。謝謝指正。...
    Said cathnewschina on 2014-06-06 13:39:00
  3. >相比之下,美國天主教人口佔多數,達百分之四十九 美國? 美洲?...
    Said forst on 2014-05-31 06:07:00
  4. 停擺逾十年的「天主教藝術工作者聯誼會」! 失聯的教友多著呢,天主教就是動不起來!...
    Said yy Wong on 2014-05-23 16:08:00
  5. http://www.txlyd.net/2014-02-04-02-55-52 同性戀與廣義基督教 金賽、達爾文與性革命 新一代福音派如何處應同性戀? 基督...
    Said Ming XING on 2014-05-19 08:19:00
  6. 恭喜中华大地早于1927年,即圣女小德兰回归天父家中30周年之际,迎获圣女胞姊亲赠之圣女圣髑!且是由第一批国籍主教中之朱主教带回。历史在此连接,时空在此汇聚——...
    Said nanjiqie on 2014-05-17 03:33:00
  7. 蓝皮书尽胡说八道,满口胡言乱语,不可信。西方是自由民主,那共产党也可以明目张胆地搞宣传,搞渗透呀!看它有没有市场,有没有人信?这么多年来中共一直不遗余力地搞小动...
    Said Adrew on 2014-05-08 22:14:00
  8. 教宗若望廿三世任內曾祝聖羅光、鄭天祥及杜寶晉等三位在台灣的主教...
    Said Pius Wei on 2014-05-05 00:19:00
  9. 強烈呼籲地方官不要以所謂違建為幌子迫害基督宗教,為所欲為,不要呼天降罰...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 ...
    Said nanjiqie on 2014-05-02 03:39:00
  10. 個人認為單樞機有很美麗的德行,但我們不可疏忽宣聖是天主的恩寵,而不是人的作為。讓我們繼續祈求這恩寵。...
    Said Andrew Chan on 2014-05-01 17:42:00
UCAN India Book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