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德國天主教會收入豐裕,卻削減預算引起爭論

標籤連結: , , ,

22 March 2017

德國天主教會收入豐裕,卻削減預算引起爭論

教會在杜塞爾多夫的糧食派發活動。

德國主教團主席賴因哈德.馬克思(Reinhard Marx)樞機三月上旬嘗試緩和過去數周在德國主教團成員之間出現的危機。

正當德國教會的收入打破歷年紀錄,馬克思樞機的緊縮預算政策一度受到批評。去年,德國廿七個教區一共收到來自德國教會稅的六十三億歐元收入。

十年前因預計到堂區教友人數下降,主教們採取了一些應對的經濟措施,其中特別關係到德國教區協會的財政預算。該協會在聯邦層面協調著德國教會的各樣活動。

德國教區協會在二零一七年作有一億二千七百萬歐元的預算,相等於約德國教會兩個百分點的總資源。廿七個教區管理各自的財政。不過,在一月,協會公布了一項緊縮政策,引起了各方對所涉及的機構的不理解。

這項政策實際上計劃將用到海外天主教辦事處的財政資源減半,該辦事處支援世界各地一百二十個國家德語社群的牧靈工作。

有關預算將從每年四百九十萬歐元減到二百五十萬,並傳聞會關閉在開羅與奧斯威辛等城巿的德語堂區。

雖然主教團已否認這些傳聞,但這進行中的計劃缺乏詳情,未能為海外德國群體解除疑慮。幾名政治人物亦開始參與了爭論,其中國務院負責外交事務的斯德望.(Stephan Steinlein)形容這些措施「違反德國人利益」。

另一個受緊縮政策影響的,是二戰後由德法兩國天主教徒創辦的基督和平運動(Pax Christi)。該組織每年由德國教區協會取得的六萬歐元資助將會在一八年結束。更甚者,資助金額自零九年起已縮減了三成半。

基督和平運動主席維爾特魯德.羅奇-梅策勒(Wiltrud Rötsch-Metzler)慨嘆:「我們對達致這決定背後的准則一無所知。」她對這個「不透明的」過程有所質疑。

主教團的資助佔該組織總預算的兩成,其餘來自它五千多名會員的捐款及支持。

羅奇-梅策勒解釋道:「幾位非常慷慨的朋友幫助填補了這個缺口。」

她說,「但金錢只是其中一個問題」,對主教們的決定所隱含的「缺乏肯定」感到遺憾。

她說,「教會稅財務上的抽離意味著主教們不再認為我們為和平所做的工作是教會工作的一部分。」作為抗議,基督和平運動發起了一項聯署,已獲六千人支持。

預算縮減亦令到德國天主教徒中央委員會主席多默.斯滕貝里(Thomas Stenberg)感到憤怒。他在一份新聞公報中寫道:「這個由廿七個教區對自身本地使命的退出,削弱了在德國天主教會。」

面對這些批評,馬克思樞機上周嘗試在科隆附近舉行的主教團大會中平息大家的疑慮,並將事項納入議程當中。

他承認「存在著溝通上的失誤」。緊縮計劃的「目的不是指出受影響的任務,特別是基督和平運動所做的,是多餘的。」

他解釋道:「這是有關界定,協會在目前情況下該資助什麼,並有何其他資助可能的問題。它不僅僅關乎節流。」。

數個教區因此可能思考會否接替協會的角色,尤其是關於是否資助某些海外牧民工作。不過,馬克思樞機指出,暫時尚未有定案。他總結道:「對話會繼續進行。」

收入增加

儘管德國天主教徒人數正在減少,全國廿七個教區在一六年從教會稅收到破紀錄的六十三億歐元,比零八年的五十億歐元增加了百分之廿六。

這個增長可以歸因於德國二千三百七十萬名天主教徒良好的財務狀況,他們依入息比例繳納宗教稅。考慮到德國天主教會在一五年失去了十八萬二千名成員,及自二零一零年以來總共減少的一百萬人,這個收入增幅可算是前所未見的。

相較一六年的一億二千八百萬歐元,眾教區於一七年捐獻了共一億二千六百萬歐元給德國教區協會的預算。

【完】《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Thriving German Catholic Church cuts budget

相關文章:

德國總統訪西安教區,黨主教指有助兩國慈善機構合作

【專訪】德國聖言會彌維禮神父回憶與華人結緣半世紀

德國修改稅收程序觸發信徒大量離開教會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