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印度英勇修女擊退惡霸拯救兒童

標籤連結: , , , ,

16 March 2017

印度英勇修女擊退惡霸拯救兒童

兩名警察訪問阿尼穆蒂爾修女,感謝她服務被遺棄的兒童。

當身穿紗麗的修女,坐在火車站月台的地上教導被遺棄的兒童時,幾個男人過去說要給予幫助。嘉勒.阿尼穆蒂爾(Clara Animuttil)修女很快便從他們的動作和用語,意識到他們以為她是性工作者。

這位五十三歲的修女笑著回憶十八年前,在印度中部伊塔爾西火車站發生的事。那是她剛開始服務當地赤貧兒童的時候。

這位尚貝里聖若瑟會修女說,她說服那些男人自己是另有使命的。她說:「那是困難的,但成功了。」那件事教她知道,身為單身女性,要履行非傳統的使命,她的道路可能充滿障礙。

近期的一個例子是她打贏了的官司。那是起訴她的案件,她說因為「我拒絕給錢(賄賂),有些(官員)就生氣了」。政府有幫助窮人的計劃,但有「不明文規定」把獲批金額的兩成,給予批核款項的官員。

阿尼穆蒂爾修女的中心服務赤貧兒童,獲批一百一十萬盧比(一萬六千五百美元),但她要求那兩成賄款的收據。她說:「他們生氣了,把我捲進一件假案裡,讓我受精神折磨。」

她的法律顧問桑賈伊.古普塔(Sanjay Gupta)說,地方法院副首席法官阿倫.什里瓦斯塔夫(Arun Shrivastav)「發現,對她的指控是虛假的,並沒有任何起訴的價值或基礎」。

阿尼穆蒂爾修女一九九八年開始,在伊塔爾西這個鐵路交匯點照顧離家出走的孩子,並在翌年為他們成立中心。她不斷來到車站月台,接觸乞討和做粗重工作的貧困兒童。

修女把他們帶到在火車站外面的「希望的黎明」中心,為他們提供住宿、食物、衣服和教育。如果她能追查到父母的下落,就讓孩子與家人團聚,而其他的就跟她一起生活。

她表示,在過去二十年,她的工作幫助到二萬一千多名經常濫用藥物或遭受性剝削的兒童。

阿尼穆蒂爾修女說,開始這工作時,每個人包括孩子們都「以懷疑的眼光看待我」。鐵路職員沒有認真看待她,其中有些說這是失業婦人的瘋狂。「有些說我應該把時間和精力用於做些有用的事。」

對女孩子來說是更糟的,因為她們被年紀較大的男孩子性剝削。修女說:「情況實在很可悲,每個女孩被迫跟一個男孩在一起,否則會被其他男孩們侵犯。由於害怕這種侵犯,每個女孩接受一個男孩作為她的『丈夫』而跟他在一起。即使這樣,在很多情況下她們被多人侵犯。」

有一次,她救了一個十歲女孩,免她成為一個男孩的「妻子」;他「威脅要用刀殺我,並要求我交還她」。「我很驚訝地發現,警察竟然支持他。最終,警察在壓力下才把他拘捕。」

修女說:「那男孩在囚室裡便溺,警察要我清潔,雖然那不是我的工作。他們要我做,是為了報復我令他歸案。我所做的,是為了基督及繼續救助鐵路兒童的使命。」

兒童離家出走以逃避家庭暴力,或是被城市生活的奢華生活所吸引,他們最終來到車站月台,無處可去。

哈比伯干吉火車站經理迪內希.理查里亞(Dinesh Richaria)記得,當他在伊塔爾西車站工作時,遇到阿尼穆蒂爾修女。

她每天都去火車站,開始教孩子唱歌和學字母等。他說:「那兒沒有椅子,所以她跟孩子一起坐在地上。後來我們在工會辦公室給她一個房間。」

理查里亞說,漸漸地,阿尼穆蒂爾修女把孩子帶到一個租來的庇護所。但他們大都有毒癮,會跑回月台找毒品。修女跟著他們,並鼓勵他們放棄毒品。

他說,修女也面對十八歲以上的黑幫頭子的反對。他們一般留下五至十二歲的小孩清潔火車、月台及乞討食物和金錢。年長的會收集金錢,並當他們的監護人,因為這麼小的孩子,在沒有他們的支援下是不可能生存的。

理查里亞說,管理鐵路的部門,包括鐵路保護部隊和政府鐵路警察,保護阿尼穆蒂爾修女免受黑幫頭子的威脅。

位於中央邦首都的博帕爾總教區,良.科爾乃略(Leo Cornelio)總主教說:「修女是個罕見的人,她為別人而甘冒生命危險。(她是)婦女奮鬥,以及婦女可以懷著堅定信念和信仰做事的好例子。」

對理查里亞來說:「阿尼穆蒂爾修女是位聖人。她有如此了不起的人格,我祈求上主給她更大的力量。」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Heroic nun beats bullies to save children in India

相關文章:

香港平機會主席婦女節言論涉歧視,教區組織聯署抗議

緬甸邁向兩性平等的路,漫長而艱辛

香港教友推動母乳喂哺,致力消除國際城市裡的歧視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