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多達六名總主教將就教會性侵問題接受澳洲委員會盤問

17 February 2017

多達六名總主教將就教會性侵問題接受澳洲委員會盤問

皇家調查委員會。

在本周及未來數周,澳洲天主教會首次被世人置於顯微鏡下,探視其行為及處理兒童被性侵的手法。這個國家的七名總主教中,有六人會被傳召作供及回答問題。

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成立的「機構回應兒童性侵的皇家調查委員會」,將檢視一份對澳洲天主教會研究的「總結」。委員會報稱,在過去兩年,警方調查了一千八百八十宗案件,其中四成是由委員會轉介警方的。

這項「總結」會特別側重於教會生活中一些涉及架構上和文化上的因素,為何容許兒童受性侵並繼而將事件隱瞞。在被轉介調查及檢控的所有個案中,約四成牽涉在天主教機構工作的人士。

一項提交予委員會的驚人證據顯示,澳洲有多達百分之七的神職人員曾經侵犯兒童。

委員會在本周及未來數周將聽取多名教會要員的作供,包括分別屬於悉尼、墨爾本、坎培拉、阿德萊德,珀斯和布里斯班總教區的六名總主教。被傳召的人士當中,還有修會的會長、天主教醫護界、福利界及教育界的領導人。

委員會將盤問天主教領袖的重點,將會根據兩個層面:

一、委員會想聽取,教會從皇家委員會的經驗中學習到甚麼、以及她在已經學習到的基礎上做了甚麼工作?在日後又會做些甚麼?

二、委員會將會詢問一些主教及其他人士(修院人員、修會會長等等)有甚麼文化因素導致這種性侵發生、以及教會領導人對事件的不當處理及隱瞞?

天主教會的「真相、公義及治療委員會」行政總監方濟各.蘇利文(Francis Sullivan)表示:「這是首次在西方社會有天主教會如此公開其數據及紀錄。」

蘇利文說:「我們將會聽到的,將會令人非常抗拒的……可悲的故事,你不能掩飾;它講的是如此多的傷害。」

這些統計數字全都不是很新的,包括有百分之七的天主教神職人員犯下性侵兒童的罪行。法律教授博德.帕金森(Patrick Parkinson)獲得天主教組織聘用,就如何處理這種事宜提供意見,他計算出這個總數並把它們包括在最初提交委員會的證供內。

相比之下,天主教神職人員高其他宗派的神職人員兩倍的可能成為侵犯兒童的人;而更加值得關注的是,根據他的觀察,天主教的架構及神職人員的地位導致這種問題的發生。他相信,這主要是架構上的問題。

這就是皇家委員會的調查發現,它的重要意義,遠遠超乎這個相當偏遠島國的邊界所限。

正如帕金森教授指出,天主教會有一大批數目的中層管理者及行政總監,卻缺乏一個有效率的高層管理架構,作為這個個人與其他人之間的中介。

「正如皇家委員會對內斯托爾(Nestor)神父的個案研究顯示,高層管理架構只存在梵蒂岡不同的委員會及部門,而這種管理系統可被視為可悲的。」

內斯托爾的個案是於一九九零年代中期在沃隆崗教區發生,地方主教曾試圖解除一名性侵兒童的神職人員職務,但卻遭到教廷聖職部阻止。

帕金森繼續在他提交予皇家委員會的報告中指出:「除了由教宗召集的罕有決策會議,教會內是沒有集體決策架構,能夠結合異議人士形為一個大多數的立場。」

「這種在中央當局及地方自治之間的平衡,或許在十四世紀歐洲是必須的,並且在當時行之有效。作為廿一世紀普世教會的一個管理架構,就有很多地方有欠理想。」

他續說:「主教及教會領袖來來去去。有些是優秀的,其他是平庸的,而另一些比此更差。為了達到皇家委員會的目的,澳洲的主教及教會領袖聯合起來,成立了『真相、公義及治療委員會』,它在皇家委員的工作上扮演了非常具建設性的角色。」

「不過,以為它提交的任何證供或它作出的承諾都帶有教會的集體認可,是一種錯誤的想法。」

「即使所有主教及修會領導人在一個指定的日期上都聯署向澳洲人民作出承諾,這不會也不能對他們的繼承人有約束力。這是在天主教信仰核心的管治問題。」

如果在澳洲以外地方聆訊委員會上所宣稱的內容,澳洲研訊的國際影響力將確實會產生最大的效果。

西方世界的教會在很多地方已捲入一種信任危機當中。在這些地方,天主教會在法律的範疇內運作,受害者得到法律架構內的援助──警方及法庭──它們能夠追究教會的責任。而根據已經顯示的問責情況來看,教會的領導體系根本無法應付其所面對的挑戰。

在這個世界各地,教會的管理層是根據「輔助性」原則運作,這種中世紀的政治原則,把事情交由最小、最低或最不集中的主管當局處理及決定。它建議,如果可能的話,就讓地方層面作出決定,而不是由中央當局。

教會作為一個全球群體,現在所要面對的,是這種原則實際上已經導致嚴重的侵害發生,並對人造成廣泛的傷害。

梵蒂岡至今一直在世界各地堅持一致的標準,但這種做法未能產生令人滿意的結果。一些主教團仍未遵照梵蒂岡的指示,提交它們的方案,以監管性侵犯指控的處理方法。而世界各地的審查及監督的水平及標準,都有很大的差異。

正如已故馬蒂尼(Martini)樞機快將離世前指出,天主教會有一些架構及行政程序至少落後現今這個時代二百年。訂定涉及性侵犯個案的規條仍有一段非常漫長的路要走。或許澳洲皇家委員的調查結果可以指出一個有用的方向。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Six archbishops examined by Australian judge

相關文章:

台灣天主教大學性侵案處理失誤,校長道歉院長停職

教會性侵醜聞主題電影獲奧斯卡,羅馬觀察報正面評價

專家認為教會預防性侵犯應考慮文化差異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