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越南宗教自由進展緩慢

15 February 2017

越南宗教自由進展緩慢

胡志明市聖母主教座堂聖詠團。

越南南部美萩教區主教府的會客室裡,身兼越南主教團秘書長的教區主教阮文欽(Nguyen Van Kham)操著完美的法語,小心地選擇用詞。

他談及針對信仰和宗教的法例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獲國會通過,表示「這法例有積極和消極兩面」。

經過五次修訂後,法令將於二零一八年一月生效。

阮主教充滿期待地說:「這法例將意味著宗教組織現在可擁有法律地位。這就是說,他們將無須再用個人名義到政府登記。」

實際上,自從共產黨先後在一九五四和七五年在北方和南方掌權後,沒有登記的宗教組織均被視為非法。他們因此不能租地或建築。(修會以教友名義租用土地或建築物,以規避這問題。)

阮主教續說:「二零零零年之前,城市裡只有很少的基督徒,但因群眾向城市遷移,現在有迫切需要更多堂區和牧靈中心。」藉此新法例,主教們希望能興建這些設施。(越南人是沒有土地擁有權的;土地屬於國家。教會只能擁有其建築物,並獲授權使用土地。)

新法例的九個章節和六十八項條文所包含的內容並沒有人確實知道,而越南一少撮報章籠統地報道了重點,不帶批判立場。

主教團回應法例的第四版時,他們提出的要求並沒有反映在最終版本上,以致主教團更難確定法例將如何被應用。

巴黎外方傳教會若望.邁斯(Jean Maïs)神父說:「沒有人知道這法例將如何實施。」

他在越南生活了十年,並持續透過傳修會的法文刊物《亞洲教會》密切關注越南新聞。他在互聯網上找到「獲通過」的法例版本,正把它翻譯成法文。

按照過去數周越南共產黨似乎採取更強硬的基調,法例的內容更加難以預測。

邁斯神父感歎說:「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後,看來美國正在背棄與亞太國家簽署的貿易協議,及附帶著對人權的要求。」

某些國際機構放鬆了對越南局勢的觀察,或許解釋了最近的幾次拘捕,尤其是榮市年輕基督徒阮文澳(Nguyên Van Oai),他於二零一一至一五年間被關押成為政治犯,並於一月十九日再次被捕。

阮文欽主教堅稱:「我們要有更大的自由,以便更好地服務越南人民。」他指出,向政府登記的天主教團體必須申報他們所有的領袖和信徒。

他說:「即使我們已正式註冊,我們的所有活動也必須得到地方政府的許可。」

這對於禮儀活動並沒問題,但牧靈和社會活動,就總是非常複雜。邁斯神父說:「分享關於教會社會訓導的基本資訊,也被視為顛覆行為。」

他說:「我們福傳的唯一方法,是在以佛教為主的社區中保持臨在、探訪病人、幫助窮人……但我們做這些時,仍須謹慎。」

他舉例指,在其教區服務的沙爾德聖保祿女修會為聾啞學生辦學,但「地方政府給機構授權,是因為這對每個人都有益處,而非只為教友」。

主教續說:「目前政府正在意識到,教會在過去四十年從事的所有社會工作的範疇,逐漸邁向更大的宗教自由。」

 

越南教會矛盾的數字

越南天主教徒人數在過去五十年停滯不前。據主教團一九六零年統計,三千五百一十萬總人口中,有二百四十萬天主教徒,佔約百分之七;在二零零零年,整體人口為七千七百萬,其中五百二十萬是天主教徒,即百分之六點七五;至一四年,在九千五百二十萬人口中,有六百六十萬天主教徒,佔約百分之七。

然而,聖召卻十分蓬勃。教區及修會在一四年共有四千六百卅五位神父,另有二千三百多名修生,近二萬名神職人員,以及五萬多位教友傳道員。

這相等於共有七萬七千多人在傳揚福音。相比之下,皈依天主教的人數仍然偏低。在二零一四年,有近四萬一千四百位慕道者受洗。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Religious freedom in Vietnam advances slowly

相關文章:

越南通過具爭議的宗教法,宗教團體表示拒絕遵守

越南北部天主教徒尋求協助,祈結束所受到的迫害

越南政府高層要求官員對宗教事務提供指導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