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沉默,也是一種抉擇──電影《沉默》觀後感

標籤連結: , , , ,

14 February 2017

【博文】沉默,也是一種抉擇──電影《沉默》觀後感

電影《沉默》劇照。(網上圖片)

美國電影《沉默》,由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導演,他在影片中探究信仰苦難與救贖的問題上,信仰是否在「沉默」?而影片似乎把觀眾的心理引向另一個主題: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不是唯一救贖人類的方式。

在當今人性文化,這種想法已處於上風的位置,似是而非的影響了歐洲人的想法,產生對基督信仰的質疑,像黑格爾的「天主已死」這一理論,來加以否認苦難、救贖價值,並從世界觀角度出發,再一次在該影片中表現出來。

在這一後現代價值觀的背景下,人們的宗教信仰,完全被物質世界所取代,認為為了救人,背教也是可以接受的。那麽,就等於說在否定苦難是毫無價值、也毫無意義了,並且為背教者粉飾,為降低殉道行為的崇高價值,甚至認為是一件魯莽的事。

這部電影到底想要表達什麽呢?導演似乎想要告訴世人,天主是沉默的,這用鮮血換來的信仰也是沉默的……這種現代主義,滲透教會內某些自由派人士,他們試圖說服,基督信仰也可以不用苦難,而信仰對人生的定義是:信仰以人性為主觀,人性關懷……現在歐美教會,普遍存在一種觀點:為救人靈,背教也可以接受的,這在《沉默》就流露出來。他們會認為,只要能在中國傳教,即使接受愛國會,付出這樣的代價,梵蒂岡也是可以接受的。

說到羅馬天主教會在東方遭受的挫折,從日本德川幕府時期禁教就開始,天主教會是在沉默中生存,無聲無息的苦難延續,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主殉道,當電影的畫面移動在這些可歌可泣、痛苦但悲壯的先烈們,他們的鮮血是為主的榮耀,為這異教國家——日本這片土地上,埋下信仰的種子。這埋進土裡的種子死去,然後像春耕的麥子,發芽、生長,成為多年後得以復興的教會。

是的,基督的死亡才能救贖人類;而殉道者的血賺取復興的時代。正因為有這些人前赴后繼的榜樣,才有今天的日本教會,才得以發展,甚至也可以說:是他們用生命見證信仰,才有今天的日本信仰自由、宗教自由。

從日本十七世紀教難歷史,我不得不聯想到中國,大清王朝康熙皇帝直接與天主教發生的衝突,是因為「禮儀之爭」所引起,它的後果影響著以後幾位皇帝對待天主教的不寬容政策,後來更發生「天津教案」。我們無法再重返歷史的噩夢,因為歷史往往都是沉重的;可沉重的歷史,就像一塊碑石,永遠銘記,時間會過去,風雨會過去,銘記的痕跡永不會被抹去……

羅馬三百年地窟教會,二十萬人在黑暗時代書寫了譜寫了那感動後世千萬人的信仰,是讓人值得贊嘆的偉大史詩!他們在凱撒面前,沒有改變初衷的信仰,就如耶穌一樣被釘十字架上完成了信仰。先驅烈士們如聖保祿一樣:「這場好仗,我已打完;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這信仰,我已保持了。從今以後,正義的冠冕已為我預備下了。就是主,正義的審判者,到那一日必要賞給我的;不但賞給我,而且也賞給一切愛慕他顯現的人」(弟後4:7-8)。不止如此,教宗方濟各曾說:「今天的殉道者比初期教會時代還要多。寫到這裡,我腦海中突然浮現出蔚和平神父,以及還有多少人因為信仰而遭受不公正的對待?

至少在中國大陸還沒有改善的今天,當然,我們也很慶幸生在這片國土上,天主借此給予考驗我們信德的機會。我們身為中國人、中國教友,應該感謝天主,我們愛自己的祖國,為維護國家尊嚴和完整統一,甘願獻出一己之力,哪怕是我們的青春和熱血。但是,我們不會放棄信仰,堅決不會!

我不否認,人性是有軟弱的一面,如文革時期的一些主教和神父們,就像洛特裡哥神父一樣,在做抉擇的最後那一刻,人性的聲音會對他們說:「踏下去吧!踏下去吧!妳腳上的疼痛我最清楚了。踏下去吧!我就是為了要讓妳們踐踏才來到這世上,為了分擔妳們的痛苦才背負十字架的。」

他們的內心會充滿痛苦,艱難的掙扎。是的,我也不能抹去這段痛苦,記得文革時,在群衆批鬥會上,紅衛兵問這修女:「你信天主?還是信毛主席?」修女回答:「我信毛主席,也信天主。」修女還是沒能倖免,當場就被紅衛兵拉下去槍決。「凡在人前承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也必承認他;但誰若在人前否認我,我在我天上的父前也必否認他。」(瑪10:32-33)

電影《沉默》不僅是一部影視作品這麼簡單,它所要表達的思想,已超過其本身的價值,它在教會內正不斷漫延和放大,我不認為它是信仰大片,所謂「大片」是含有商業味道的詞滙,它更談不上「信仰」。我觀察到,有很多人喜歡這部片子,甚至於出現一邊倒的同情和贊同,似乎「棄教」給現代人的信仰,找到了一個合理的解釋,「你們不要害怕那殺害肉身,而不能殺害靈魂的;但更要害怕那能使靈魂和肉身陷於地獄中的。」(瑪10:28)

如今,該影片在很多人的心裡産生了激烈的抉擇,尤其在這俗化的人性社會裡,加以完美的包裝:不管他們背叛多少次,主耶穌都是以憐憫的目光注視罪人。

吉次郎才會在內心深處掙扎、譴責和寬恕;今天,這種聲音也在愛國會迴盪著:「踏下去吧!踏下去吧!」他們沒有誰在逼迫下做出的,都出於自願的,為了「三百塊錢,舉報一個神父」行為,向黨宣誓:「我們獨立自主自辦教會」。「踏下去吧!踏下去吧!」

__________

撰文:小劍,一位大陸地下教友。

【完】

相關文章:

【博文】生命與信仰的抉擇?電影《沉默》觀後感

【博文】看電影《神父有難》反思司鐸的奉獻生活

【特稿】為何我們如此害怕談論《修女伊達》這部電影?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