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談論中梵關係時請顧及越南教友的感受

標籤連結: , , , ,

16 January 2017

【評論】談論中梵關係時請顧及越南教友的感受

李山主教為長治教區新牧丁令斌主教覆手。[圖片來源:長治教區網站]

剛剛過去的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中國官方認可的天主教組織在北京舉行號稱「中國天主教第九屆全國代表大會」。作為一個「民間團體」的內部會議,似乎並非我們在香港的教會成員所應評價的事。但該等「代表大會」竟然在結構上有意成為「主教團」的上司,而這主教團又凌駕於個別主教之上,則是違反《天主教法典》所規定地方主教的法定權力,是我們所不願見的。

不過,在「九大」舉行期間,僅以聖體降福作為結束時的禮儀,避免了合法主教與未合法主教在彌撒聖祭中被迫勉強共祭的問題,減少了進一步使當前局面複雜化,這是值得肯定的。

然而,這種過場式的會議活動,只可以說是未有為中梵交談製造新障礙而已,說不上是中梵改善的象徵。使得目前問題更趨複雜的是,有些人士就炒作甚熱的「越南模式」胡亂放風,更令人增加疑慮。

例如,北京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王義桅的說法,指「北京與梵蒂岡很可能採納越南與梵蒂岡二零一零年達成的協議,也就是說,表面上由梵蒂岡來正式任命,而事實上主教人選事先早已由北京敲定」(參考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本港各中英文報章)。

這種說法令人感到完全難以認同。先不說日後中梵之間談判的進程如何,說越南與梵蒂岡之間有上述的協議,已與事實相距極遠。

筆者想說一句,自二零一零年以來,越南三大總主教區、廿三個教區已新增了多位主教,試問有哪一位需要越南政府所事先敲定的。按我們所知,是一個也沒有。

新任命的越南主教,許多都在海外留學,主要是羅馬及法國,也有不少留在美國,有些是特別從海外放下大學教職回國擔任主教。

筆者的朋友當中,有多位越南籍神父,他們均清楚指出,在越南的主教任命,均按照《天主教法典》經歷詳細的諮詢及審查,然後由教廷任命。假如說越南新任命的主教是由國家敲定,對越南各個相關教區的信眾來說,實是不能接受的侮辱。

我們所知,教廷在任命越南主教時,會提前數天知會越南政府,僅此而已。而現實當中,越南政府七年來對所有任命都表示尊重。

此外,二零一五年一月四日,教廷發布河內總教區阮文仁(Nguyen Van Nhon)總主教擢昇為樞機的消息,得到政府的賀意。

更重要的是,二零零七年一月廿五日,越南阮晉勇 (Nguyen Tan Dung) 總理訪問梵蒂岡並造訪當時的教宗本篤十六世,那是自一九七五年四月越南統一後,越南政府領袖及教宗的首次會晤。

其後越南天主教會便開始了申辦已故阮文順 (Nguyen Van Thuan,1928-2002) 樞機 的封聖程序。

不可不察的是,阮文順樞機曾在越南政府管治下被囚十三年。越南政府對封聖的問題,採取「低調」但「開放而寬容」的態度,這大概是中國方面的學者所未有注意到的。

越南天主教會是當前亞洲教會的重要支柱,有修生超過二千人,是亞洲三大神職人員的泉源,(另外兩大是南韓及印度);相對之下,我們大中國地區的天主教會遠遠落後,我們要對越南的兄弟姊妹多多學習。因此,筆者強烈要求不明內情的所謂學者,最好不要就越南的教會實況胡亂猜測好了。

__________

撰文:林瑞琪,香港教區聖神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

【完】天亞社英文評論:

China a long way off ‘Vietnam Model’ in Holy See ties

相關文章:

【評論】陳聰銘:論中梵關係近一年來新進展

兩岸政府回應教廷國務卿願改善中梵關係言論

【評論】也談以「越南模式」任命中國主教

【評論】走進「羅生門」的越南模式主教任命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