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在中國活摘器官的恐怖,需要獨立調查

標籤連結: , , , ,

5 January 2017

【特稿】在中國活摘器官的恐怖,需要獨立調查

法輪功在香港設置攤位宣傳信息。

【天亞社.曼谷訊】六十二歲的朱君秀(Zhu Junxiu)花逾三小時,訴說她因信仰在中國被囚禁,以及其所經歷的一切。

她曾被電棍毆打;被注射不知名藥物;被關在漆黑而又細小、滿是尿液和排泄物的骯髒房間四十天;持續一個半月遭比她體重更重的物件綑綁在一起。

這只是獄警迫朱君秀放棄其自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的法輪功,而施加在她身上的數個酷刑例子。

她在曼谷的小公寓中接受天亞社訪問,在整個過程中,沉靜地坐在一張小板凳上。自二零一三年逃離中國後,這泰國首都的公寓成為了她和丈夫的避難所。而去年七月底,他倆已移居美國跟兒子生活。

前中共領導人江澤民於九九年中下令壓制法輪功,朱君秀當時為成都市青羊區稅務局幹部,亦是共產黨員。

朱君秀多次嘗試上訪北京,告訴當局迫害法輪功是錯誤的做法。但她的努力,最終換來她從工作崗位被辭退,並失掉黨籍。

由二零零零至零六年,她被拘留或囚禁在九個不同地點,斷斷續續共達三年。

她表示,每次被拘留,她和其他修煉者都會被抽取一大瓶試管的血液,也會有專業醫護人員來檢查她的心臟、肝臟和胰臟,每次檢查都有軍方人員在旁監督着。

對於美國調查記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而言,朱秀君這類難民的經驗告訴他,中國當局有人為求得到器官而殺害大量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葛特曼與一名研究員花了逾七年時間,廣泛走訪包括泰國等不少地方,訪問了經歷勞改並成功逃到國外的逾五十名學員。

葛特曼接受天亞社電話訪問說:「最容易找到的,是那些年青健康、沒有任何身體問題的學員。他們會被強行做身體檢查,特別集中在他們那些值錢的器官上。」

「他們通常要被取抽大量的血液,還要做心電圖、驗尿及圍繞腹部的檢查……,但沒有耳朵、眼睛和喉嚨的檢查,亦不用檢查生殖器官,沒有。」他說:「很明顯,這並非標準的健康檢查,只是唯一針對器官的檢查。」他強調,刑事犯毋須通過類似的測試和檢查。

葛特曼亦訪問了那些熟悉中國器官移植工作的前安全人員及醫療人員。他們當中包括外科醫生、現任台北市市長柯文哲。柯文哲指出,最少一間大陸醫院的器官來源,並非來自等待處決的囚犯,而是來自被囚的法輪功良心犯。

葛特曼的調查記載在他二零一四年出版的書籍《大屠殺》中。

他說:「最開始的時候,活摘器官由一家軍方醫院執行,肯定是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間,因為他們負責執行處決。至二千年代,大量法輪功學員被關進監獄,加上參照西方國家改良抗排斥藥物,致使器官移植行業極速發展,從而開始有武警的加入。之後連民辦醫院亦加入這市場。」

葛特曼續說,一般囚犯患乙型肝炎的數字相當高;但這並不包括成千上萬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因為眾所周知他們的生活健康。

葛特曼指出:「總的來說,法輪功學員有最理想的器官,心臟、胰臟、肝臟和肺部屬高價的移植器官。」

在西方國家,病人需等上數年才有捐贈者提供到適合的器官;但在中國,病人只需等候數周便能得到合適的器官。

葛特曼估計,中國器官移植工業每年約有七至九億美元的收入。中國官方表示,醫院每年進行約一萬宗器官移植手術。

葛特曼表示:「一萬只是隨便拋出來的數字,並無任何意義。」

他續指出,真正的數字遠超這個:每年在中國進行約六至十萬宗器官移植個案,重點更應放在最高的數字上。這些數據來自六月廿二日,葛特曼跟傑出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以及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三人合著的一份報告。

葛特曼說:「(活摘者)會說一些能讓他們僥倖逃脫的話:就是從每年的移植數字入手,所以他們說成一萬宗,甚至更少。但他們沒有考慮到研究員可以調查全國的醫院,並把數字加起來。」

報告發表翌日,麥塔斯告訴美國國會一個聯合小組委員會,該報告的估計是從研究全中國七百多間醫院的數據得來的。

麥塔斯在其證詞中說:「當我們逐間醫院、逐個醫生去探訪時,一連串的特性便顯露出來。其中是移植的準確數量。中國官員歸納全國整體的總移植數字,一年才一萬宗,但單單數間醫院已超越這數字。」

他指出:「數字上明顯的差距讓我們得出結論:為了得到他們的器官,有為數不少的法輪功學員被屠殺,而有關數字遠超過我們當初所預計。」他又說,其他少數的良心犯,如維族、藏族及不同教派的基督徒,為求得到他們的器官,亦已遭殺害。

中國當局指斥這逾八百頁、題為《血腥的活摘器官/大屠殺:最新報道》的報告,是偽造出來的;他們的做法跟二零零六年指責喬高和麥塔斯共同發表長達一百四十頁的報告時一樣。當時那份報告首次披露中共政權不斷殺害大量被監禁的法輪功學員,以獲取他們的器官。

在過去數十年的爭議聲中,中國官員曾發表聲明指出,中國已不斷改善其移植器官的機制。他們在二零一四年指出,器官的來源已由依賴那些排隊被處決的犯人,改為自願捐贈為基礎的登記機制。但《紐約時報》翌年的報道卻指出,囚犯只被列作為「公民」,並且都「自願」捐贈他們的器官。

然而,正如每個西方人一樣,對典型的中國人來說,死後自願捐贈器官,都是文化上的禁忌。

中國官方《新華社》報道,主管中國器官移植的最高層官員黃潔夫去年三月表示,中國自願捐贈系統和登記機制的成功,令他們興建更多進行器官移植手術的醫院。

澳洲悉尼大學醫學院健康科學系教授瑪利亞.辛格(Maria Singh)跟天亞社說:「(如報告中指出的)中國新設立的器官捐贈登記完全沒可能得到這器官數目。」

辛格指出,被處決的囚犯完全沒可能提供如此大數目的器官,尤其當他們的健康狀況亦在考慮之列。

她表示,為滿足對器官的需求,必須要有一大群不知其名、看不見的「捐贈者」,「很多跡象表明,他們是良心犯,尤其是法輪功學員,但亦有少數其他宗教人士」。

按報告的調查結果,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本篤.洛日(Benedict Rogers)表示,現正需要針對中國活摘器官進行獨立調查。

洛日指出:「獨立調查是需要的,而最好有政府或政府組織授權;更理想是由聯合國授權。」

這調查是其中一項給英國政府的建議,希望能於委員會的「最黑暗時刻:中國人權鎮壓二零一三至一六年」報告中提出。另一項給政府的建議是動議立法,任何英國公民往中國旅遊,進行器官移植均屬違法。以色列、西班牙及台灣早已有類似法律。

葛特曼認為處理活摘器官的問題上,類似禁止往中國旅遊時移植器官是有必要的,但他重申要徹底解決問題,還是需要醫療界以類似器官移植學會的形式,跟政界走在一起合作。

葛特曼在談及這組織時說:「器官移植學會必須做些該做的事。」器官移植學會自稱如國際論壇,能促進全球器官移植科技。

他說:「器官移植學會必須跟整個西方國家的政府合作,這些國家根本沒可能容許其國民成為集體屠殺的一部分。西方政府不能容許自己的國民捲入集體屠殺中。就是這樣簡單。」

葛特曼於去年六月廿三日國會聽證會作證期間,器官移植學會前會長法蘭西.德爾莫尼可(Francis Delmonico)醫生亦有出席,但沒對新的調查報告結果表示懷疑,只是表示自己對中國新一代外科醫生改革器官移植工業,感到樂觀。

但葛特曼表示,報告的結果反映出器官移植學會在中國推動道德改革的努力,毫無成果。他說:「在其他發展器官移植手術的國家,都需要配合器官移植學會,參與軟性的互動計劃,但這一直沒有在中國實行。」

「當我們開始看到一間間的器官移植醫院關閉,才是器官學會發揮其效用之時。但這現在還未發生。」

聽證會及《血腥的活摘器官/大屠殺:最新報道》的發布,緊隨著美國眾議院於六月廿三日一致通過,敦促中國政府停止摘取良心犯的器官,並停止迫害法輪功的決議。歐洲的國會已在二零一三年通過類似決議。

【完】天亞社英文特稿:

The horrors of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 

相關文章:

【評論】中國強拆十字架的最新形勢

反貪腐展開新一輪巡視,統戰部列名單內

七維權律師正式被起訴,部分曾參與宗教及敏感案件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