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母親的一聲嘆息

標籤連結: , , ,

14 December 2016

【博文】母親的一聲嘆息

 

人們都說「母親,是一個用行動來詮譯愛的人,她的每一個動作中都包含著深深的愛。」是的,我的母親也是這樣。繁忙和朴實的身影組成了我對母親的記憶:幼年的記憶中,幾乎每次夢中醒來都會看到在燈下縫補衣服的母親;清晨一覺醒來,母親已將早飯做好。童年無知甚至以為母親不需要休息似的。

我上三年級的時候,我們家除了有六畝的田地外,還有三畝地的葡萄園。種植葡萄樹要比種莊稼費勁,早春的時候需要將它們一個個從土中刨出來施肥澆水,待枝幹長成後需要進行打岔修剪,修剪後的要一條條的綁在固定好的葡萄架上。從葡萄開花到葡萄採摘出售,繁瑣的工作會一直持續到深秋葡萄樹再剪枝被埋土裡為止。一年中有三個季節母親會在葡萄園裡忙碌,我放學和假期會在葡萄園裡幫她一起幹活。通常母親會一邊幹活一邊唱著她最喜歡的聖歌:「耶穌聖體,我愛慕你…。」看著母親自我陶醉般地歌唱,彷彿能領悟到為什麼這麼深重地工作而母親卻能如此輕鬆工作的秘密。她深情唱歌的時候,我經常會聽的入迷,有時候會忘記幹活而去深究歌詞的深義。

有一次,我和母親並排一起在葡萄園裡修剪葡萄樹枝,起初她和往常一樣唱著她久唱不厭的歌曲,後來她突然停止歌唱,問我:

「麗飛,你說天主在哪裡?人在哪裡?都在幹什麼?」

「娘,這個事我還真沒想過,你說呢?」我茫然地搖著頭,用期待的眼神看著她。

「我覺得世上的人啊,就像螞蟻在忙著搬家倒騰自己的東西。天主就是一位在看螞蟻搬家的人,天主的心情很好,祂非常喜歡祂眼前的螞蟻,而螞蟻因為太忙根本沒時間抬頭去看一下天主的心意」。母親忽然停頓一下「女兒,你說這人傻不傻啊!」母親突然的問我,然後十分惋惜地搖搖頭,嘆了一口氣。

當時我沒有做任何的回應,因為母親所說的話深深的觸動了我。我無法理解當時她的那番感悟和最後的那一聲深深的嘆息。後來,我會經常想到天主在欣賞著我這只小螞蟻,我會覺得很開心快樂。雖然直到現在我也不能完全了解和明白天主的心意,但是我懂得「天主是愛」這個不變的事實。母親的那一聲嘆息,一直也銘刻在我的心中。當我繁忙的以致於忘記祈禱與天主來往時,母親的那一聲嘆息會像好朋友一樣來輕叩我的心門:該走進天主了。

親愛的母親,謝謝您的那一聲重重的嘆息,它將會是我生命旅途上的路標。您把您個人對天主形象的認識傳遞給了我,我願意接受並繼續保存。這讓我知道:天主是時刻在欣賞和愛著我的那個人,我要學習抬起頭來看看祂,因為在祂的心裡滿是愛。母親,也請您放心,我會時常問自己:「天主在哪裡?我在哪裡?都在幹什麼呢?」來提醒自己意識到天主此刻正臨在於我的生活中,讓我心中能一直保存著這份被愛的喜樂!

__________

撰文:張麗飛修女,中國大陸一位修女。

【完】

相關文章:

【博文】母親的遺產——承受痛苦,為什麼不能是你?

【博文】我接待的是耶穌

【博文】母親的遺產──關於祈禱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