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耶穌會前總會長逝世,生前致力使修會與梵蒂岡和好

標籤連結: , , , ,

1 December 2016

耶穌會前總會長逝世,生前致力使修會與梵蒂岡和好

耶穌會前會長高柏林神父。(圖片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

就在蘇薩(Arturo Sosa)神父當選耶穌會總會長六周後,該會的歷史由前任總會長柯文博(舊譯:高文伯)(Hans Kolvenbach)神父的離世而翻開另一重要一頁。

荷蘭裔天主教亞美尼亞禮的高神父自一九八三至二零零八年領導修會,後由倪勝民(Adolfo Nicolas)神父繼任。柯神父十一月廿六日在黎巴嫩首都貝魯特去世,他在那裡生活及任教廿五年,原本三十日將迎來他八十八歲夀辰。

柯神父一九八三年九月十一日在動盪的背景下,當選為第廿九任聖依納爵的接班人,使許多觀察家驚訝。

他的前任巴斯克人伯多祿.阿魯佩(Pedro Arrupe)神父熱切主張社會正義及反貧困鬥爭,並經歷了與羅馬極其困難的關係,被蔑視和懷疑。最終,在阿魯佩神父中風後,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決定為耶穌會委任宗座調查員,該事件被一些人視為干涉修會的選舉過程。

 

耶穌會與梵蒂岡修和

柯神父利用他的外交手腕及其親切、和諧的性格,他懂得如何發展與教廷、若望保祿二世和後來的本篤十六世教宗的新關係,不知不覺,史無前例地迎來一位耶穌會教宗……

高神父樂意援引保祿.克拉德爾(Paul Claudel)的《緞子鞋》的題詞(上主修直彎曲的路),他很早就學習接受天主的旨意。

二零零四年,他對《全景》月刊說:「我的初戀並不是耶穌會而是道明會!」

他說:「我家人住在荷蘭的奈梅亨。戰時,在我家對面有一座大教堂,那是道明會的堂區。我必須強調的是,身為年輕人在戰爭中遇到的所有問題,道明會真誠地關心我們,與我們一起討論和祈禱。」

 

在耶穌會的初學期

然而,他在二十歲時放棄了工程的學業,展開他在耶穌會的初學期。他後來解釋:「我發現耶穌會有更多的可能性與開放。儘管如此,戰後卻是一個自信的時期。我們要建立新世界。」

他在二零零四年由法國《芥子園》出版的書中寫道:「依納爵靈修最重要的特點是作為個性化的信仰。在我看來,這確實是最有吸引力的。」

他又在二零一零年出版的一本頗有造詣的書中寫道,《神操》是他發展偉大專長的領域,它的「神秘經驗不僅要去閱讀還要實踐」,又引用了《神操》一五四八版教宗准印的序言。

 

一九六一年以亞美尼亞禮晉鐸

自從「上主修直彎曲的道路」後,在他初學期被派往黎巴嫩,而不是如他所願去的前蘇聯!因此,在他一九六一年以亞美尼亞禮晉鐸後,仍穿上羅馬教會的神父黑長袍。

柯神父在回到始終掛念的中東前,他在法國研究語言學,又承認喜歡那裡的《十字架報》每周專欄。一九六三至七六年,他在海牙、巴黎和貝魯特教授一般的和東方的語言學。繼而他獲聘為貝魯特聖若瑟大學的語言學教授,並任教至一九八一年。在這期間,他還成為耶穌會中東地區的省會長。

一九八三年出任耶穌會總會長

一九八一年,柯神父被召回羅馬擔任宗座東方學院院長,並成為天主教和東正教的對話聯合委員會成員。兩年後,他在第三輪投票後當選為耶穌會總會長。

他傳承依納爵靈修精神,並相信耶穌會應該「把教會的心帶往邊緣」,即教宗方濟各普及的「世界的邊緣」。柯神父在二零零七接受《十字架報》和《主日報》的訪問時解釋:「邊境可指地理及文化,特別是那些不知道基督或對其瞭解不多的人。」

【完】來源:《聖十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The death of Fr Kolvenbach, a Jesuit to the core

相關文章:

耶穌會選出首位非歐洲籍總會長,曾撰寫多部政治著作

耶穌會將選出新任總會長,「黑教宗」將是亞洲人?
耶穌會總會長視察中華省,強調中國向來是優先使命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