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亞洲被遺忘的難民(三)馬來西亞的無國籍者

標籤連結: , , , ,

22 November 2016

【特稿】亞洲被遺忘的難民(三)馬來西亞的無國籍者

沿著馬來西亞婆羅洲沙巴海岸的寮居區。

馬來西亞是沒有正式的「難民」的,因當局並不區分難民、尋求庇護者和移民。他們只被稱為「需關注之人」。

但二零一五年十月,該國決定為三千名逃離戰火紛飛家園的敘利亞人提供避難所時,同時把公眾的關注聚焦於已該國的移民困境上。

無論這些移民是逃離迫害或經濟困境,他們處於不穩定狀態,面對著可能的剝削,等待著定期的鎮壓。許多人已在馬國呆了幾十年,兒孫都出生在馬來西亞。

馬來西亞二零一四年一個就非法移民的調查指出,形形色色的遷徙運動繼續成為這地區的一大特色,有些人遷進為尋求更好的生計,而另一些人因衝突而逃逸。

國家法律的所有條文都沒有對「難民」作定義。正如大多數東南亞國家一樣──包括住著估計約五十六萬難民與尋求庇護者的泰國,馬來西亞並沒有批准一九五一年所通過的聯合國難民公約。

馬來西亞從一九九七年到二零零三年間接待了來自波黑的三百四十名移民,以顯示關注,但承認難民的任何正式條款仍一成不變,使當地的救援組織和慈善機構沒有因此而提升希望。

近幾年,在緬甸逃避迫害的羅興亞人繼續生活在惡劣的環境裡,或被關在臨時拘留所。

一個熟悉此情況的消息人士說,今年較早時,逾千名孟加拉和羅興亞難民被送往柏蘭迪拘留中心,與更多外國僑民競爭評分。

馬來西亞婆羅洲沙巴州的議員達內爾.萊京(Darell Leiking)說,聯邦政府無力提出一個計劃來對付沙巴猛增的難民和移民人口。

萊京說:「他們在本國是人道主義危機的受害者,現在又成了馬來西亞政治弊端的受害者。」

他又說:「政府利用難民和移民──估計在沙巴州有逾百萬人口──為政治權力廝打,而處在困境中。」

萊京說,難民和無正式文件的移民屢次被用來作為「影子選民」來增加政府的選票,而選舉一結束,他們就被丟棄了。

他說:「甚至連因司法被扭曲而尋求補救方法而設立的皇家調查委員會也提不出任何方案。現在一切都是從政治角度來考慮,而不是立足於人道主義立場。我不知道他們打算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馬來西亞對人權危機並不陌生。上世紀七十年代,當時的副首相馬哈蒂爾·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警告越南「船民」說,馬國將「以法律權力武裝自己,一見新來者就射擊。」

現在大多數馬來人已適應保持沉默。許多人就反對剝削發聲顯得謹慎。隨著宗教、種族和政治張力的增加,民眾情緒變得麻木。

但依然有些事表明,移民的前途有可能得到改善。該國副首相阿末札希(Ahmad Zahid Hamidi)最近對該問題提出了一個比逮捕和驅逐出境更寬容的政策。

他於九月十九日在聯合國大會上說,馬國將「在著手解決衝突包括因戰爭、自然災害、政治動亂和武裝衝突而導致的遷移,並履行其義務和承諾」。

與此同時,移民們遠離盯著城鎮市郊和海岸沿線的窺探眼睛,從破爛的貧民區漂流到下一站,試圖重建他們的生活,並養育這些無國籍者的下一代。

【完】天亞社英文特稿:

Asia’s Forgotten Refugees. Part 4: Stateless in Malaysia

相關文章:

【特稿】亞洲被遺忘的難民(二)菲律賓的後門

【特稿】亞洲被遺忘的難民(一)大背景

香港教會「愛心飯局」,讓少數族裔難民感受慈悲關懷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