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亞洲被遺忘的難民(二)菲律賓的後門

17 November 2016

【特稿】亞洲被遺忘的難民(二)菲律賓的後門

菲律賓軍方抓捕涉嫌販賣人口的阿布沙耶夫武裝分子。

菲律賓與馬來西亞「充滿漏洞」的邊境,自古以來就成了菲國南部人民尋找良機的通道。

然而,這所謂菲律賓的後門,近年已成為走私商品和販賣人口的「高速公路」。

今年八月,菲國當局發現了一個招聘集團使用這道後門販賣人口至中東後,對這些非法交易執行更嚴厲的措施。

數以百計有抱負的菲律賓合約工人,其中許多是婦女,被發現送往南部港口三寶顏市和塔威塔威省,然後帶到馬來西亞的沙巴州。

有些婦女之後被送往迪拜,以轉送她們到中東的其他國家,而另一些婦女最終落腳於其他國家成為性奴。

駐吉隆坡的菲國大使館人員以警告的語氣對那些出國打工的人說:「如果所提供的工作需要申請者經由南部棉蘭老島出關的話,這幾乎可能是販賣人口的陰謀。」

據軍方人士稱,正在棉蘭老島運作的國外恐怖分子,已屢次使用這道後門進入菲國。

因為未經授權向媒體講話而需要匿名的消息人士說,一些國外恐怖分子者使用這「後門的方法」滲透進菲國南部。

儘管菲律賓、澳大利亞和美國聯合實施名為南海岸監控的方案,以嚴厲打擊恐怖組織入侵,在棉蘭老島的伊斯蘭聖戰武裝分子數目仍不斷增加。

跨越邊境成常態

棉蘭老島的居民認為,從菲律賓南端前往馬來西亞的沙巴州是「正常」的事。

塔威塔威省的巴比尼.卡諾-奧馬爾(Babylyn Kano-Omar)說:「跨境去馬來西亞是這兒生活的一部分。自古以來,它就是一條貿易航道。」

這位教會電台廣播員譴責菲律賓政府和媒體「破壞了這自由跨越的形象」。她說棉蘭老島的菲律賓人跨越邊境,是因為在馬來西亞有商機。

她對天亞社說:「想像一下,馬來西亞的貨物比菲律賓內陸的更便宜。」

卡諾-奧馬爾表示,跨境「對我們並非甚麼大事」,人們可以合法地跨境或經由後門,「兩種方法,都很容易」。

在蘇祿省服務的獻主會喬納森·多明我(Jonathan Domingo)神父贊同這種說法,指從棉蘭老島越境到馬來西亞去是很容易的。

他說:「在馬來西亞與棉蘭老島之間,人們通過合法和非法手段的交易仍在繼續。」

他說,許多菲律賓人因商機而在馬來西亞工作。

卡諾-奧馬爾說,近幾年因販賣人口、恐怖主義及走私,這兒出現了一些難題。

儘管蘇祿近來針對恐怖組織的軍事行動已使五個市鎮約四千居民顛沛流離,但逃亡至沙巴尋求避難者的記錄,還未能被獲得證實。

棉蘭老島伊斯蘭自治區首長穆希夫.哈塔曼(Mujiv Hataman)對天亞社說,最近幾個月並沒有報道有「不同尋常地越境」去沙巴的菲律賓人。

多明我神父說:「對這兒的人來說,每天跨境是正常的事。」

恐怖主義的威脅

無可否認,在菲律賓與馬來西亞沿海邊境運作的恐怖組織已形成了持續的威脅。

菲律賓軍隊證實,今年八月正當一名馬來西亞的恐怖份子疑犯試圖溜回國時在巴西蘭省被捕。

104步兵旅三軍司令西里洛.多納托(Cirilo Donato)中校說:「他當時似乎正打算離開菲國,因在摩托艇通過南部後門區域時見到了他。」

這位未有透露姓名的嫌疑犯被捕時攜帶著製作炸彈的材料。據報道,在軍隊與效忠於所謂伊斯蘭國的阿布沙耶夫組織武裝衝突期間也見過他。

多納托說,軍方也正在確定被舉報的兩位沙特阿拉伯人的存在,這兩人被認為通過後門進入菲國後,隱藏在巴西蘭省的阿布沙耶夫組織內。

印尼的反恐官員說,當地的伊斯蘭國支持者正轉移到菲國,去與他們的對口部隊會師。

據雅加達的警官說,針對印尼恐怖小組的鎮壓,已迫使許多印尼的激進分子使用海上航線移至菲律賓。

恐怖主義專家西德尼.瓊斯(Sidney Jones)在一份報告中寫道,「在東南亞的戰士前往敘利亞的情況越來越困難,棉蘭老島或許成為下一個最佳選擇」。這份報告詳細地把印尼、馬來西亞和菲律賓的激進分子網絡連接在一起。

報告說,正當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境內退守之際,更多戰士或者會選擇在菲律賓繼續聖戰。

【完】天亞社英文特稿:

Asia’s Forgotten Refugees. Part 2: The Philippines’ backdoor

相關文章:

【特稿】亞洲被遺忘的難民(一)大背景

【特稿】伊斯蘭國邁進東亞地區,黑暗日子正在來臨

教宗籲歐洲教會收容難民家庭,梵蒂岡兩堂區率先行動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