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摸著石頭過河的門徒班

標籤連結: , , , ,

3 November 2016

【評論】摸著石頭過河的門徒班

門徒班成員匍匐在紅地毯上,一跪一叩進入天主教堂。(來源:獻縣教區)

不知從何時起,「門徒班」式的培訓在中國教會異軍突起,迅速佔領了天主教在中國戰場的主要陣地,尤其以東北的遼寧、河北的邯鄲尤為突出。

二零零七年一月,門徒班起初由遼寧(瀋陽)教區費濟生神父在遼寧省蓋州組織,開辦門徒培訓班。這種理念來源於基督教的一位弟兄「應該學習耶穌基督培養門徒」,「用你的生命力感染他們的生命力」。於是,在一位修士、三位修女的策劃下,二零零七年一月在遼寧教區喀左堂區舉辦了第一屆門徒培訓班(參《門徒班創始人費濟生神父》天主教獻縣教區2014.11.17)。

現在,北方很多教區都有門徒培訓班,像遼寧、河北、唐山、邯鄲、內蒙、山西運城、甘肅;在南方的上海、浙江溫州等地也舉辦過。

截止現在,發展相對地較成熟的就是座落於邯鄲魏縣,其在發展過程中曾邀請簽約在南方的浙江省劉德寵修士、王華萍修女帶領,使門徒班的培訓由單純的信仰知識、教理講授轉變為注重屬靈生命。

也因此,在今年初,獻縣教區李連貴主教邀請兩位前往。其培育目標及理念是「為各地方教會培育一批具有屬靈生命、真理基礎與福傳能力的傳道員,主要的服事:講道、聖經分享、帶領小組及向外福傳。

正如費濟生神父提到的「那個時候我們沒有經驗,只能是摸索著走」。門徒培訓也在摸著石頭過河,因中國教會的培訓沒有前車之鑑,能依靠的只是「一片冰心在玉壺」的熱情。在此愛教之情的鼓舞下,他們為中國教會培育了一批批德才兼備的傳道員,但在收獲喜悅的同時,也不乏困難存在。

因為它是一種新興的模式,引來了如潮的「好評」與「批判」。門徒培訓打破了教會傳統式的理性說教式的培訓,「引進了」神恩復興的元素,調動參與者的感性層面。

又因為在招收費員方式篩選環節缺乏,其程度良莠不齊,在追求新異的心理誤導下,有部分人過份強調神恩,而忽略了教會是神恩與制度並重的模式,給教會帶來了一些困擾與混亂,更有甚至回到教區或各自的堂區與地方教會的負責人「唱反調」,不得已,教區只能明令禁止其所屬教友參加門徒班(如長治教區)。

當今社會政治、經濟、文化都是多元化的,教會作為社會的一員也不例外。信仰生活不能只以某一種形式存在,必須兼顧到不同群體的需要。一味地吹捧門徒班的培訓,只會讓人與教會訓導背道而馳。聖保祿宗徒在致格林多人前書中明確指出:「如果所謂的「神恩」不能夠建樹教會,反而帶來分裂,這種神恩是否值得反思?」

曾有一位學員郭瑪利亞說:「我在門徒班聽到老師說:『敬拜讚美是最好的一種祈禱方式,天主可以直接俯聽?』」試問,這樣的論調置耶穌所教的《天主經》在什麼位置?

前文提到,門徒培訓的構思始於新教的一位弟兄,培訓中心的老師倒也是「不恥下問」,與基督教的牧師們切礎,取其精華,或者聘請他們授課。這樣導致有部分老師在授課言辭方式基督教化,諸如恩膏的詞彙充斥培訓的課堂,並帶入各地教會,筆者並非盲目地排他,否定其不好。中國俗語講「賣什麼的吆喝什麼」。我們畢章是天主教的成員,宣講的是天主教,為什麼卻非要用非天主教的語言?當然,在宗教交談或與教外人士的非官方交談中,為便於人理解接受,我們如此講並無不可,但卻為什麼要出現在「課堂」之上?

摸著石頭過河,中國教會的培育在摸索中前行,出現紕漏在所難免,也非常感謝那些默默在葡萄園中耕耘的人,但願請每一位在閑瑕之餘思考以下問題:「我是誰?我在做什麼?」

__________

撰文:一凡,一位大陸神父。

【完】

相關文章:

爭議福傳團體創辦神父被帶走,警方指涉「國家機密」

【評論】泡沫化的講道──論中國教友福傳工作

教宗在全球司鐸避靜活動中,脫稿談教會團結的重要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