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母親的遺產——承受痛苦,為什麼不能是你?

標籤連結: , , ,

21 October 2016

【博文】母親的遺產——承受痛苦,為什麼不能是你?

二零零六年四月底,母親被診斷出:晚期直腸癌。在做完直腸切除手術後的那段日子裡。關於病的嚴重性,我們全家人都一直瞞著她,而最起初母親像怕知道自己的病似的,不敢深及追問自己的病情。到後來母親卻因不知道自己的真實病情,或許是種種不祥的預感,使她陷入了焦慮和極度的痛苦之中。

不難想像母親當時的掛慮:自己唯一的寶貝兒子還未蓋房成親,她和父親辛苦一輩子賺下來蓋房娶媳婦的錢,卻不得不用在一瓶瓶的液體和一袋袋的血漿上;一向勤勞能幹的母親,現在卻只能卧床療養,還需要被人照顧著,為她來說是一項大挑戰;在種種的焦慮中,母親對自己得了什麼病及病情的輕重一無所知。

在病房中,父親經常安慰母親:咱這是小病,看好就沒事了,等咱病好了能照樣幹活。那段時間裡,心事重重的父親總愛一個人孤獨坐在醫院走廊的長椅上狠狠地抽煙。有一次,母親意外地發現父親孤獨一人,坐在那裡抽煙,神色凝重的父親不僅沒有注意到母親的出現,就連煙頭都快燒到夾煙的手指,也渾然不知。

母親感覺到眼前的這個人一下子變得如此陌生,與往日在病床前笑容滿面給自己開玩笑講笑話的丈夫,竟然判若兩人。此刻她藏在心裡的疑問更加深了:我生的到底是什麼病呢?這病肯定不輕。她沒有立時去問父親,反而將疑問化成一定要找到解答的沉默帶回病房。

在手術的半年時間裡,母親很不接納自己生病的狀況,病魔折磨下的母親變得極易暴躁,常常無端地抱怨父親,而父親一方面要面對來自妻子的不理解,一方面還要承受著來自他內心無法形容的痛苦;面對著醫生宣判「治不過三年」的妻子和五個將失去母親而深陷無助、恐懼告痛苦中的孩子,這一切,父親都在默默地承受著。

我知道父親是不敢告訴母親真實病情,一來是因為害怕母親知道後心理壓力大而加重病情,二來是害怕她承受不了這個殘酷事實,在糾結與痛苦的漩渦裡放棄治療。

感謝天主!是祂奇妙的安排,祂讓這個雖痛苦中但依然蒙恩的家,得到了支持和力量。我曾經看過《幽谷伴行》這本書,作者從自己醫務工作的經驗中告訴我們:用屬靈的愛和一些技巧去陪伴生命末期的患者和臨終者。書中一位十六歲死於癌症的印度女孩吉丹甘麗曾這樣描述患絕症和垂死者孤寂的世界:

今晚,猶如其他許多夜晚

我躊躇獨行

穿過恐懼的幽谷

上主,我祈求你能看見

因只有你知我心深處

請引我走出這絕望深谷

使我的靈魂重獲自由

我想向作者學習,以尊重生命的完整和陪伴幽谷中受苦靈魂的心態,去給予母親當下最需要的幫助。於是,我決定嘗試著將病情的真相告知我的母親。

事實上,告知母親的病情是不是容易的事。絕不能一下子全部完全的告訴她。告知病情需要技巧和非常合適的時間或機遇,需要懷著愛和耐心慢慢地告訴她。每次化療時,我都會去醫院陪伴照顧著母親,她會反覆問我:「孩子,我到底得了什麼病?是輕還是重呢?」

起初我總是默不作聲或找話題把她的問題引開,經她一再追問,直到有一天我鼓足了勇氣回答她:「娘,您覺得這個病是輕還是重呢?」母親:「我感覺不輕,並且感覺大家都在瞞著我。」我:「是嗎?」母親:「嗯,是的。」我沒有接著她的問題往下聊,而是用別的事情打斷了我們之間的談話,目的是給母親一些時間讓她慢慢去了解和接受。

接下來一次化療中,母親再次問我:「你告訴我吧,我到底是什麼病呢?我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病?」我用最溫和的口氣和最真誠的態度反問:「娘,您覺得您得的是啥病啊?」母親:「不會是絕症吧?沒事,你說吧,我能接受。我也有知道自己病情的權利啊。」

我:「娘,假如真的是,你能把病當成好朋友一樣接受嗎?」母親陷入沉思中,過了半天她才喃喃自語:「看來我的感覺是對的,我得的是癌症。」

我拉住她的手對她說:「娘,不怕!你的病並不像你想像中的那樣厲害,您放心吧!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您都不是一個人,咱全家人都會和你一起去面對、去承受的。我們會一直陪著您。」

我說的這番話,母親像沒有聽到似的沒有任何回應,只是呆呆的坐在哪兒。過了好大一會兒母親說:「我現在覺得很累,想睡會兒。」她躺下後,把頭深深埋在被子裡。母親知道病情後,她哭了!我當時靜靜的坐在床邊默默地陪著她。接下來的幾天化療中,母親再沒有向我追問過關於她的病。

母親在第三次化療前一各常態,她提前就準備好了去醫院所有用的東西,共積極地提出,去醫院接受化療。父親對母親的舉動感到十分吃驚和意外。當我和往常一樣趕到醫院陪她化療時,她便迫不及待的告訴我:「從你上次告訴我自己的病情後,我心裡真的很痛苦、很難過!我開始抱怨天主為什麼把我丟到痛苦的深淵裡,特別在我每晚痛苦失眠時我都會問天主『為什麼是我?』我告訴天主,我真的很害怕死亡,也害怕每次化療中所承受的疼痛和嘔吐。在有天夜裡一個聲音告訴我:「孩子,為什麼不能是你呢?你所受的一切痛苦都將會化為祝福!」

母親繼續開心的告訴我:「天主既然給了我這個十字架,祂一定會給我背動十字架的力量。孩子,既然天主喜歡,就讓我們一起喜樂吧,就像耶穌基督接受祂的苦難一樣。」

看著母親如釋重負的神情,聽著母親的這番發自生命深處的話語,我欣喜的笑出了淚水,這淚水是傷痛摻和著感動的淚水:因為母親在面對殘酷的病痛時沒有被擊跨,而是將自己痛苦的內心轉向十字架上受苦的基督。

的確,她開始時抱怨了天主,可是她一刻都沒有離開天父愛的懷抱。母親戰勝了自我對病魔的恐懼感,選擇相信天主給她的一切都是好的。

母親,謝謝您教給我勇敢面對痛苦,而不是膽怯的逃避它。他在痛苦中不是一味地沉浸其中,而是將內心的痛苦轉向能使你得救的耶穌基督。

母親,您這種能站在痛苦之上的勇氣與精神,我願意作為每天中生活的動力來繼承。

感謝天主!賜給母親及我全家人這份美好特殊的禮物,也祈願天主降福更多處於病苦和痛苦中的人能夠明白:痛苦是一份寶藏,因為它已被救主借著十字架所聖化,成為來自天上的祝福。

────────

撰文:張麗飛,國內教會的修女。

【完】

相關文章:

【博文】母親的遺產──關於祈禱

【博文】我接待的是耶穌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