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印尼殘障人士難以進出崇拜場地

標籤連結: , , , ,

18 October 2016

印尼殘障人士難以進出崇拜場地

雅加達聖若瑟堂區設有輪椅標誌指示輪椅通道所在位置。

方濟各.維廸揚托(Fransiskus Xaverius Widiyanto)所受的打擊,由喪失聽力開始。

他說:「當時我在彈吉他,突然感到劇烈的頭痛。我頻頻嘔吐,然後右耳開始失去所有聽力。」

兩年後,他的左耳也失去了聽力。他開始感到絕望。

他說:「我在想,該怎麼辦?然後我作了個決定,我要帶著微笑過生活。」然而,他碰上了歧視。

四十六歲的維廸揚托說:「朋友跟我說話時,選擇不看著我。初時我感到很尷尬。」現在他已學會了唇讀。

無障礙環境

維廸揚托是雅加達聖維雅納堂的教友,他感到難以參與主日彌撒。

他說:「聽障人士所需的無障礙配套與其他傷健人士不同,他們需要傳譯員。」

兩年前,他開始在設於雅加達的天主教聾人協會擔任秘書。

他說:「我通常去雅加達聖母升天主教座堂的主日彌撒,因為那兒有為聽障人士安排傳譯員。」

維納西赫(Winarsih)是伊斯蘭教徒,天生殘障,使用輪椅代步。卅九歲已為人母的她說:「我的父母教我接受自己,他們教我如何靠自己生活。」

她補充說:「社會不可能如我所願的那樣。如果我想被視為能夠獨立處事的人,那麼我就必須表現出來。」

維納西赫是日惹印尼女障協會會長,她指在該區很多清真寺和祈禱室對殘障人士來說,都是難以進出的。

她說:「清真寺越是建得美麗,就越多梯級,那代表輪椅使用人士無法進出。」

據殘疾研究和社會改革培訓中心主任塞蒂亞.普爾瓦塔(Setia Adi Purwanta)說,許多殘障人士出入崇拜場地都有困難。

普爾瓦塔在一九七六年遭遇意外而失明,他說:「很多崇拜場所都建得很美,但輪椅和其他裝備使用者卻不能進出。」

他說:「如果聽障人士不明白神父、牧師、伊斯蘭教學士烏里瑪和其他宗教領袖在祈禱和講道裡所說的話,他們在崇拜場地的出現就毫無意義了。」

他說:「更不用說患有其他障礙的兄弟姐妹,他們到崇拜場地出席宗教禮儀時,被視為一種妨礙。」

他說,殘障人士參與崇拜的權利仍有待實現。

改變的努力

普爾瓦塔與當地伊斯蘭教阿訇和天主教神父等宗教領袖會面,討論這問題。

印尼烏理瑪委員會日惹分會九月廿六日發出通函,呼籲區內所有清真寺和祈禱室為殘障人士設置輪椅斜道、觸覺引路帶和扶手,以及無障礙洗手間。

第二天,庫默蒂蘭無原罪童貞聖母堂的德維.哈森托(Yohanes Dwi Harsanto)神父接待了普爾瓦塔所屬非政府組織的到訪。

神父說,其堂區已開始建輪椅斜道、觸覺引路帶和為失聰教友而設的屏幕。他說:「幾乎都完成了。」

他建議各教區考慮殘障人士的出入需要。他說:「這意味著我們不只為他們祈禱,而是滿足他們崇拜的權利。」

家課

在雅加達中部聖母升天主教座堂為聽障人士提供傳譯的德維.蘇桑托(Dwi Susanto)說,為殘障人士提供無障礙設施「仍是教會的家課」。

他說:「聽障人士需要坐近祭台,為了讀唇而要保持雙眼睜大,這是很累的。」

幸好,主教座堂容許他和其他傳譯員在主日彌撒中幫助聽障人士。他說:「現在他們感到崇拜的權利受尊重。」

同時,印尼主教團保祿.西斯旺托科(Paulus Siswantoko)神父說,主教團並未聚焦於這問題。

他說:「但這是主教團關注的議題,因為許多殘障人士仍然面對著進出崇拜場地的困難,這是十分需要關注的。他們也是上主的信徒,我們不應歧視殘障人士。」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Indonesian places of worship inaccessible for disabled people

相關文章:

印尼雅加達總教區成立正義和平委員會,促進社會公義

教會孤兒院兒童成首位獲殘疾人考試便利受惠者

印尼釋囚學習協助生活困難的同路人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