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慈悲禧年中為馬達欽主教疾呼

標籤連結: , , ,

20 September 2016

【博文】慈悲禧年中為馬達欽主教疾呼

馬達欽輔理主教今年六月在《紀念金魯賢主教》專題片出現。

二零一六年對於我們天主教會是一個特別的年份,因為,教宗方濟各宣布從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聖母始胎無染原罪瞻禮起,直到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日,耶穌普世君王瞻禮止,為慈悲特殊禧年。在過去的一個世紀內,除常規禧年外,只有兩次特殊禧年,即由教宗庇護十一於一九三三年所宣布,及由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一九八三年所宣布的兩次特殊禧年,其目的是慶祝耶穌基督救贖普世一千九百周年與一千九百五十周年。好不容易在卅三年後,教宗方濟各再次宣布今年為特殊禧年,而且是慈悲禧年,為讓我們記憶天主的無限慈悲,並讓我們在善度禧年時,像我們的天父一樣,多一些愛心,多一些慈悲,多一些正義;少一些仇恨,少一些冷漠,少一些不義。

反觀世界的現狀,教宗提出的特殊禧年是多麼及時!教宗還在特殊禧年中特賜大赦,凡去跨越聖門,按教宗意向祈禱,誦念所規定的經文,並在十天內妥當辦告解和熱心領聖體的天主教徒都能得到天主的慈悲寬恕,獲得全大赦。一個人一輩子中或許也只能遇見有限的幾次禧年,而能經歷特殊禧年更是一種恩典。普世教會的信徒都在這慈悲禧年中,以言以行追隨基督,踐行自己的信仰,體會被天主慈悲寬恕的喜悅。

但在這樣特殊的時刻,我們上海教區的信徒,卻未能與普世弟兄姐妹一起領略這份喜悅之情。為什麼?就因為我們的馬達欽主教目前還在被反省,而不能行使需他行使的牧職。我們的主教座堂沒有開聖門(即使主教座堂在修理,主教有權欽定其它重要聖堂來開啟聖門)!有條件的教友到全國各地其它主教座堂去跨越聖門、行聖事。但大多數信徒卻沒有這條件外出。我們多麼盼望自己也有機會在慈悲禧年中,像每個天主教徒一樣,有份跨越聖門呀!這是我們出於內心的呼聲,是我們出自內心的「對美好生活的嚮往」——美好的生活,遠不是只從物質層面來定義!

上海教區在中國也可稱得上是一個大教區,近兩年來,我們的老主教相繼安息主懷,但是可喜的是,在此之前,我們已有了合法的主教接班人。可只因馬主教在祝聖的當天,說了一句話而被反省至今——請注意!反省超過了四年!超過了一千五百天!時間是多麼寶貴的財富,我們從小就知道:「一寸光陰一寸金」,只有不珍惜時間的人,才會對此無動於衷!而那句使得他被反省的話,到底在哪個層面上違反了國家的法律或冒犯了什麼人,以至於要讓我們整個上海教區的十五萬之多的天主教徒「陪著」一起不能享受這慈悲禧年應享受的恩寵?至今沒有人公開給出說明,看來,它是一個不能公開放上枱面的問題;因此,也就成了各方互相推諉、不予解決的一個「懸案」。

馬達欽主教是一個信德堅固、虔誠謙和的天主教徒,是一個與天主親切來往,與同伴友好相處,與信徒平等相待的教會領導人。他經過默想而給予的講道,深入人心,引起聽者對信仰的反省;他溫文爾雅的待人之道,是因他知道每個人都是天主的寶貝,是平等的弟兄姐妹;他詩情畫意的業餘生活,讓人看見了修道人在「出世」之外的「入世」一面;他願意承擔一切後果的坦誠,是以耶穌為中心,是為他人的利益而放棄自己的慷慨表現。當然,他並非「完人」,他也有缺乏全面思考的衝動。但除了耶穌基督和聖母瑪利亞,又有誰是無瑕疵的呢。如果我們能在慈悲禧年中,從默想天主的慈悲出發,相信我們一定不會對任何一個人橫加指責,甚至加以謾駡。

說到底,他的問題出在何處?出於一個詞:「愛國會」。馬主教為此而使外界掀起了兩次軒然大波,一次是在他被祝聖為主教的那些天,因他說了,因牧靈的需要,他「不方便再擔任愛國會成員」,於是他成了許多人心目中的英雄,但也成了政府監管的物件,被軟禁至今;一次是在他為紀念金主教誕辰百年而寫了一系列紀念文章表達自己的觀點後,他就成了當初褒獎他的人的責備對象。但靜思後不得不說,兩次都是他人過分解讀了他的話,把自己的觀點「強加」到他頭上而引起的「波濤」。

在馬主教看來,「愛國會」並不是決定自己是否愛國的「分水嶺」,他坦率地對待愛國會,他為了要輔助金主教而把更多時間放在牧職上,並非他不愛國,這可以從他的博文「孺子之愛」中得到佐證。為了一句從牧靈出發而說的話,被「軟禁」了如此多年,這為政府機構來說,無疑也是一個「大動干戈」的無謂之舉,反而變得被動而騎虎難下。 「愛國會」更不是鑒定他信仰的「試金石」,即使他在今夏說了一些自己對愛國會的想法,說了自己後悔曾對愛國會人說了不該說的話,而因此,他被有些人痛駡為「公開出賣靈魂」、「棄明投暗」;但這些話絕對不能「證明」他信德不堅定,相反,中國有句老話:「三歲定八十」,我們從馬主教平時的所作所為明顯地可以看到,他是一個敬主愛人的好牧者。

其實,「愛國會」只是教會內的一個群眾組織而已,如金魯賢主教所說,它是天主教會內一個由信徒參與的群眾性組織。「愛國會不是教會,而是政治性的群眾團體」,它是政府與教會之間的橋樑,起到聯繫群眾、協助辦好教會的作用。人們對它有不同的觀點,也屬正常,「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出於愛心道出自己對某些事情的觀點,相互之間進入對話與交流,這樣做要比只以自我為中心,凡不中自己意的,就給他(她)戴上大帽子,更應是基督徒的作為。教宗方濟各也勉勵我們大家多對話、多交流,而少判斷他人。

在歷史上,愛國會確實做了許多不得人心,並損害教會的事,但愛國會畢竟不能撼動我們的信仰,也不能以是否參加愛國會來鑒定真偽信徒;我們所相信的是三位一體的愛的天主,而不是愛國會!教宗本篤十六世清楚地說了,愛國會是不符合教會教義的一個組織(請注意,不符合教會教義的組織無窮多!),如果這樣的一個組織企圖來控制教會的一切事務,凌駕於主教團之上,那是絕對不行的,是教會所不能容忍的;但如果這個組織只是在教區主教的領導下,為信徒幹些具體實事,又將如何?教宗本篤在牧函中並沒有說,這個團體應該不復存在,或凡是信徒就不能加入到這樣的一個團體中。因種種原因,愛國會暫時還不可能從中國教會的歷史上消失,但在等待天主的旨意得以承行的過程中,我們不能像鴕鳥一樣,把頭埋在沙中,佯作問題並不存在,而應盡所能地設法解決現實問題,就如教宗方濟各所說的那樣。或許,這就意味著,是否能通過談判協商,給愛國會一個定位,讓它在位而不越位?中國每個地方的愛國會所具有的功能並不能一概而論,有時甚至可用南轅北轍來形容;我們生活在多樣化的世界上,就得面對現實,正確評估和對待各地的愛國會,以便能集中精力傳揚福音,而不要做「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事。

眾所周知,所謂參加一個團體,那就需要提出申請,經團體批准後再加入。但不得不說的是,在中國天主教徒中,到底有多少人主動提交過申請加入愛國會的表格而成為愛國會的成員?好像除了愛國會的專職人員外,並沒有人填寫表格的。愛國會被炒得沸沸揚揚,而其中到底有多少成員?再者,在許多信徒看來,即使神長們是愛國會的常委,或成員,並沒有什麼關係;關鍵是他們是否真的起到了橋樑的作用?他們是否真能大膽地把教會的教義教規告訴不瞭解我們信仰的政府部門,以便讓他們理解我們的信仰內涵,進而同意我們提出的訴求?如果他們不是把政府的意圖以及教會的道理進行溝通的話,他們能起到橋樑作用嗎?或只是站在橋的某一邊的橋頭堡上而已?再比如,在愛國會開會通過某些條文或決定時,與會者是否能憑著信德和良心說真話,表真態,而不是陽奉陰違,當面一套背後一套?耶穌基督教導我們:「真理必會使你們獲得自由」(若8:32),說真話,堅持真理,這才真正展示了我們基督徒的本色。「愛國會」本來只是一個有某些信徒組成的教會內的群眾組織,不要「抬高」它的地位;揪住「愛國會」不放,對教會、信徒,甚至對國家,都沒有好處。這是顯而易見的道理。

現在離十一月二十日只剩兩個月了。請讓馬主教趕快出來行使牧職吧!或許,還來得及讓上海的天主教徒也分享教宗為慈悲禧年所頒賜的神恩。習主席執政的大手筆讓大部分中國人拍手稱快,因他的舉措也從另一面告訴我們,愛國並非口頭上的事,揪出了如此多的貪污腐敗分子,而他們都是「政府官員」!這難道不能說明單是口上說「愛國」是沒有用的嗎!因此,請不要用馬主教所說的一句話來定他的罪。何況,習近平主席在當選的第一時間內,就告訴全國人民:「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就是我們【政府】的奮鬥目標」。我們天主教徒也是十四億中國人民中的一員,儘管我們對美好生活的定義,不是僅僅停留在物質層面上,我們有著超出現世的精神追求;但我們相信並希望,政府也能努力讓我們天主教徒的美好嚮往得以實現。

請不要再推諉吧,儘快讓馬主教出來行使他的主教職,除了慈悲禧年中必須由主教完成的事情外,還有多多少少事情需要做呀,停頓了一千五百多天的工作,急需補上:過去拉下的,現在要面對的,未來要籌劃的!這是我們上海天主教徒在慈悲禧年中所發出的呼聲,請有關當局正視。

當然,我們的呼聲建立在對天主的信德上,慈悲的天主,請垂憐我們!

__________

撰文:則濟利亞,上海女教友。

【完】

相關文章:

梵蒂岡回應馬達欽主教博文,不要假設教廷角色

上海馬達欽主教稱曾受外界蠱惑,對愛國會作出錯誤言行

【博文】馬達欽輔理主教記金魯賢主教誕辰百周年(五)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