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香港漸多青年投身環境保育,思考下一代社會持續發展

標籤連結: , , ,

26 August 2016

香港漸多青年投身環境保育,思考下一代社會持續發展

生態保育員「馬屎」(站立者)八月十三日主持螢火蟲工作坊。(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天亞社.香港訊】香港一直被視為勢利的社會,收入微薄的生態保育工作通常不獲家長鼓勵和欣賞。然而,近年似乎多了年輕一代願意投身這類工作,為下一代保留更美好的城市。

綽號「馬屎」的環境工作者認為,香港的自然教育與文化實在太少,「他們(家長)的想法很少關心大自然」。

有十多年保育經驗的馬屎自小喜愛動物,在家中也有餵養寵物,喜歡探索大自然。他完成學業後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海洋公園」擔任動物訓練員。

他對天亞社說:「我十分幸福,可以找到與動物有關的工作,也開始慢慢認識這範圍的行業。」

之後,他開始思考到底要留在商業範疇,還是從事其他與自然有關的工作,例如生態保育。最後,他選擇了一家與環境相關的非政府組織機構工作。

目前,他的主要工作圍繞著農地的復耕和保育,工餘時間也會關注螢火蟲生態,因為他相信透過這種特別而具代表性的生物,能吸引更多人關注環保議題。

在一九七零年代香港出生的馬屎,與其家人見證經濟起飛的年代。他說:「我的父母就好像當時大部分的人一樣,認為這類工作不能糊口,也擔心我會存不到錢結婚。」

香港中文大學環境科學系畢業生劉耀琮同樣認為上一輩人不理解環境工作。廿三歲的他對天亞社解釋:「他們通常覺得大學畢業應該找一份比較賺錢的工作。」

不過,一些年輕的家長開始接受他們的孩子選擇金錢而外的出路。育有三名子女的教友黃家欣表示,孩子將來如何選擇事業,最重要是他們的生活是否開心愉快。

這位四十來歲的母親對天亞社說:「我在新聞上見到一位年輕的香港大學畢業生當農夫。他也生活得非常開心和投入。」

她續說:「我不希望我的孩子雖然賺很多錢,但並不快樂。做他們喜愛做的事,似乎為他們更好。我願意尊重他們的決定。」

然而,不少挑戰也使得青年投身環境工作卻步。曾在非政府組織實習的劉耀琮表示,他的一位朋友希望開設紙包飲料包裝回收場,惟目前香港多方面亦不利這類環保工業。

他說:「這位朋友已經到了台灣學習相關技術,更獲得這項回收工業專用的機器生產商以較便宜的價格出售機械,但無奈香港的地租及環保政策都未能配合發展。」

馬屎認為,香港如果繼續忽視環境保育,這個城市將無法為下一代帶來持續發展。不過,他同時見到有一批年輕人為了打破這個局面而走出來,因為他們認為在香港生活越來越艱難。

以食物為例,香港主要依靠進口食糧,特別是來自中國大陸,因此生活成本非常高昂,而且並不自主。馬屎說:「一些青年人反省過這樣的情況,也嘗試尋找出路。」

位於香港新界東北的「馬寶寶社區農場」和「鄉土學社」也有一些年輕的有機耕種農夫。馬屎認為,在數十年前,選擇投身這個不普遍的職業是非常困難的。

他說:「有一些受過高等教育的青年投身農業是非常好的事。他們可以運用學到的知識作有機耕種。」

當不少人仍然模糊地認為香港的農地和農夫已所淨無幾的時候,馬屎不這樣認為。他說:「的確,有農地被荒廢,或變成了廢車場等等。但我還看到一些地主希望他們的農地能夠更像一塊土地,有耕作生產。」

香港有近四成土地被列為郊野公園而不能發展。然而,現在有些土地發展商開始企圖規劃部分這些郊外用地來建屋。

馬屎說:「如果你對我說,你寧願睡在空氣污染嚴重的馬路旁邊,來換取經濟發展,我想這對香港人來說是十分可悲的。現在經濟價值凌駕一切,而非大自然。香港人必須改變這樣的思維。」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Hong Kong youth prefer protecting nature than making money

相關文章:

台港青年信徒出版分享社運經驗,冀同輩能以信仰參與

亞洲教友青年冀教會善用新媒體,致力為社會公義發聲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