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orrows church today

【評論】由道明會傳教士到卡斯特羅:古巴天主教

Tags: , , , ,

刊登日期: 2016. 08. 12

【評論】由道明會傳教士到卡斯特羅:古巴天主教 thumbnail
古巴哈瓦那主教座堂。(圖片來源:Global Pulse)

多默.梅頓(Thomas Merton)在其自傳《七重山》裡,描述一九三九年復活節期間的古巴之行。他回顧來到科夫雷愛德聖母朝聖地朝聖,他語帶諷刺地自嘲說:「這是那些中世紀的朝聖之一,九成是假期,一成是朝聖。」

然而,「天主容忍這一切,並接納這朝聖」,梅頓續說:「在古巴的整個旅途中,祂當然讓我充滿恩寵:是一種即使沒有深厚靈修的人也可以領悟的恩寵。」梅頓在島上的日子確實是有所轉化;在書中這旅程備受矚目,而他最出色的詩作中,其中一首就是關於到科夫雷探訪古巴的主保。

有趣的是,梅頓抱著對拉丁美洲信仰的好奇心,卻不是選擇到訪墨西哥、哥倫比亞或智利,比起古巴,這三個國家傳統上被視為更深厚的「天主教」。天主教信仰在墨西哥或哥倫比亞是強烈和民粹主義的,像在愛爾蘭和波蘭般糾纏於國民身分之中;而在智利,它是清醒和理智的,(有點像德國)具有大量的社會正義元素。古巴呈現的天主教信仰則表達不同的特性。

既不是悲慘也不是戲劇性,但天生感性和幽默,還充滿諷刺的距離和健康的反教權主義。也許,要完全與歐洲比較,它與意大利和法國的信仰有更多的共同之處。這些問題現時特別讓美國天主教徒感興趣,因為總統奧巴馬開啟了與這島國和解的新篇章,這是由梵蒂岡和教宗方濟各的介入而促成的。天主教信仰在古巴的歷史是什麼?而信徒身分在更廣泛的古巴文化中代表了和代表著什麼?

天主教信仰隨西班牙殖民統治來到古巴,並反映十五世紀九十年代在西班牙對抗摩爾人的聖戰和對猶太人的驅逐所塑造的宗教狂熱。教會在這島上的計劃,從使原住民(主要是泰諾族)改信天主教,到打擊不道德者和抵抗英國海盜。作為西班牙帝國的教會,她是伊比利亞君主制的守護者,並有使其國民「接受文明」的神聖權利。方濟會和道明會率先抵達,隨後是耶穌會和奧斯定會。

古巴獨立戰爭時,這些修會的精神自主,因對馬德里的忠誠(方濟會除外)而妥協。在殖民時代的早期,有些修會爭取原住民的權利,但更多地,原住民被徵作無酬勞工和遭到強制皈依。

可悲的事實是,西班牙的「文明化」計劃導致島上的原住民人口幾乎滅絕。道明會士巴爾多祿茂.卡薩斯(Bartolomé de Las Casas)屬顯著的例外,他以拉丁美洲激進神父的原型出現。

一五五二年,卡薩斯發表其寫作中最著名的文章《簡述印度群島之毀滅》,文中充滿對西班牙人的殘酷的恐怖描述,是開創性的反殖民主義論文。歷史最令人費解的諷刺之一,是卡薩斯勇敢地反對奴役原住民,卻同時主張從非洲輸入奴隸。

十七世紀初,在科夫雷開始供奉愛德聖母,這沿於聖母顯現給三位分別是西班牙人、混血兒和身為黑奴的卑微漁夫,他們在尼佩灣被暴風雨所困。愛德聖母救了他們,她自稱為島民之母,並要求以其名字興建小聖堂。

聖母成了窮人和無依靠者的主保,在十九世紀末被叛軍採用為對抗西班牙的標誌;受民眾敬重了數世紀後,教宗本篤十五世於一九一六年宣布愛德聖母為古巴的主保。

以一位黑皮膚的貞女,救助一名西班牙人、混血兒和奴隸為主題的宗教故事,在薩泰里阿教裡產生了迴響,那是天主教和非洲奴隸帶來的信仰的融合,在殖民時期出現,今天在古巴文化中仍然興盛。

一七二八年,教會創辦了聖葉理諾宗座大學,是島上第一所大學,後於一八四二年世俗化,改名哈瓦那大學。在啟蒙時期,哈瓦那的迪亞斯.埃斯帕達主教(Díaz y Espada,1756-1832)是進步的領袖,鼓勵自由思想,如從馬德里爭取自治和廢除奴隸制。他的弟子,是身兼神父、教師和哲學家的斐理伯.巴雷拉(Félix Varela, 生於1788),他被視為古巴哲學的創建人物。

一八二二年,巴雷拉被派到西班牙國會代表古巴,在那裡他主張廢除奴役制和拉美各國的獨立。他被西班牙國王以煽動罪判處死刑後,逃到美國並在那兒度過餘生。他當上記者,透過其定期偷運進古巴的報章《哈瓦那人》宣傳古巴獨立。雖然遭受西班牙國王和教會的恐嚇,他至一八五三年在佛羅里達州逝世時仍是神父身分。

巴雷拉是古巴殖民統治時期天主教建制內的異數,當時大部分神職人員都是保守至差不多是復古主義者,教會死硬地支持西班牙王室。在獨立戰爭(1868-78,1895-98)期間,據說很多神父違反告解保密以通報叛軍分子。

一八九八年美國入侵和一九零一年《憲法》通過後,天主教會不再享有國家特權,而須適應新的政治現實,在世俗共和國中運作。在接下來的數十年間,教會公開地服務統治階級的利益,膽怯地不敢反對總統熱拉爾多.瑪查多(Gerardo Machado,1929-33)的獨裁統治。

隨後,在一九四零至五二年的民主時期,「真正黨」的某些派系——像古巴版的新政自由主義——擁抱一個民粹主義的天主教,特別是在總統普里奧.索卡拉斯(Prio Socarrás,1948-52)執政期間。

重要的教友組織應運而生,從受雅各伯.馬里坦(Jacques Maritain)的思想影響的「天主教行動」,至受耶穌會影響的(和更保守的)「天主教組織」,以及工人階級組成的「天主教青年勞工」(同時與道明會和方濟會連繫,受法國司鐸勞工運動所啟發)。他們活躍於反對富爾亨西奧.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將軍在一九五二年三月十日策動的軍事政變。

在文化知識界的陣線,一九四五年「源」詩社的詩人和藝術家合作,並出版極具影響力的雜誌。以隱世詩人萊薩馬.利馬(José Lezama Lima,1910-1976)為中心,他們自稱為天主教徒,雖然該團體內有至少兩名共產黨員,它擁抱精英美學,喜好馬拉美(Mallarmé)而非佩吉(Péguy)的詩作,並鄙視國家的社會和政治鬥爭。

藝術評論家和外交家吉.佩雷斯.西斯內羅斯(Guy Pérez Cisneros,1915-1953)是個例外;他受馬里坦的影響,在一九四六年聯合國《人權憲章》的撰寫人中扮演重要角色,臨終前參與了創立基督教民主黨的對話。其他的例外包括詩人依撒列爾.羅德里格斯(Israel Rodríguez,1925-2008)和喬治.瓦爾斯(Jorge Valls,1933-2015),他們活躍於反巴蒂斯塔的抗爭,參與了革命的頭兩年,最終流亡或被監禁。

到了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末,是史上首次建制教會的高層代表,公開地對抗巴蒂斯塔政權,要求恢復選舉和憲制民主。菲德爾.卡斯特羅(Fidel Castro)是保守精英的耶穌會聖誕預科學校的產物,在一九五三年七月廿六日攻擊蒙卡達駐軍失敗後,通過古巴聖地亞哥教區主教佩雷斯.塞蘭特斯(Pérez Serantes)的私人調解而倖免一死。

一九五九年的最初幾個月,隨著巴蒂斯塔退位和卡斯特羅叛亂的勝利,古巴人充滿興奮和對可能性的期待。那股興奮包括建制教會和教友,他們加入民眾的呼喊,要求以道德管理的政府、農業改革和土地再分配、掃盲運動,以及其他社會正義的改善。

然而,當新的教育條例清除天主教學校,天主教慈善組織被取締,一九六一年教會財產更被沒收,這熱情的支持迅速消散。諷刺地,站在古巴人民一邊反對巴蒂斯塔獨裁統治的同一教會,現在被自己的革命盟友懲罰和壓迫。

卡斯特羅時代初期,非古巴裔神父都被拘逐離開,包括自一九三九年來到當地,一直致力服務窮人中的窮人並且反巴斯克的方濟會士。至一九六二年,七成神父和九成修女或選擇或被迫離開了古巴。

豬灣事件失敗後,菲德爾.卡斯特羅正式宣布革命為馬列主義革命;巴蒂斯塔政權的堅定批評者、哈瓦那教區輔理主教波扎.馬斯維達爾(Boza Masvidal)很快就被囚禁了,並在譴責政府蘇維埃化後被逐出境(他於二零零三年在委內瑞拉流亡中辭世)。

一九六四年,方濟會士彌額爾.洛雷多(Miguel Loredo)被拘捕,被控從事反革命活動,被判監十五年。他是詩人、畫家和社會運動家,曾在講道台上批評革命,不只在於其阻礙宗教自由,而且背叛為其帶來權力的民主和基督宗教原則。洛雷多神父在獄中殘酷的處境下度過十年,成為抗爭的傳奇人物。他在七六年獲釋,八四年被迫離開古巴後,再沒有返回祖國。

六零和七零年代的其他日子,教會持續遭受古巴政府及其無神論的反教權主義壓迫;一連串被派往當地的教廷大使在沉默與合作之間輪轉。現時,像欽蒂奧.比鐵爾(Cintio Vitier,1921-2001)的天主教知識分子和「源」詩社的其他成員,已從五十年代對政治漠不關心的立場,轉為解放神學的「皈依者」,擁護革命為「地上福音」。此外,到了八十年代,教會和政府朝向建立一個務實的讓教會不死(modus vivendi)方式。

教會的首要責任是靈魂的得救,而這需要的是教會繼續運作,正如她在波共統治的情況下。但這種實用主義,無論在鐵幕背後或是佛羅里達九十英里外,均有其代價。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一九九八年訪問期間,雖然有帶批評的講話,但主要都是空洞的象徵性談話。可悲的是,這種方式的操作由本篤十六世延續至教宗方濟各。雖然有少數勇敢的主教,例如聖地亞哥教區的已故伯多祿.默里斯(Pedro Meurice,1932-2011),就教會福祉以外的問題發言,但大部分都是聽話的綿羊。

最近榮休的哈瓦那總教區雅各伯.奧爾特加(Jaime Ortega)樞機,不論在古巴還是國外,他對政府的被動和合作態度廣受批評,這從他與歷史學家歐塞伯.萊亞爾(Eusebio Leal)和電影學院院長阿爾貝托.古華拉(Alfredo Guevara)等強硬派人物的友誼得以證明。

為了牧養人民,奧爾特加樞機與政權謀求和解。這策略的一個積極面是,卡斯特羅政府承認天主教會作為一個合法的架構,但有限制的和非法律性的自主。(東正教和猶太社群也經歷著適度的復興。)

結果是,在剛剛的過去,教會一直充當釋放政治犯的調解者。她呼籲關注古巴青年的困境,他們往往為尋找經濟機會而被迫離鄉背井。教會也一直就廣泛影響古巴社會的道德混亂而發聲。

教宗的訪問和奧巴馬重建與哈瓦那的外交關係之後,談判正在進行,以正規化教會的法律地位,從而制定教會獨立於國家的真正措施。

明日的古巴教會是否跟隨波蘭模式,以明智的談判和真正的獨立措施與和解並進?只有時間和建制領袖的變化能告訴我們。最近由邁阿密伯多祿阿魯佩研究所出版的一本書《La voz cubana》,根據古巴天主教徒的廣泛民意調查,揭示對教會聖統的廣泛不信任,對腐敗政府的失望,對屬靈更新的飢渴,以及對開放和公民社會的渴望。

這些關注在雜誌《Vitral》具挑戰性地存在的十二年間備受矚目。這是比那爾德里奧總教區的刊物,其思想平台走在政權官方宣傳的對立面,為一個缺乏道德羅盤的封閉社會提供尖銳的批評,並呼籲和平過度以邁向包容性的民主。正如流亡天主教詩人安德助.雷納爾多(Andrés Reynaldo)所說,《Vitral》對古巴共產黨和天主教建制教會來說,都是眼中釘。

該雜誌十二年來的存在,見證當時比那爾德里奧總教區總主教的領導。其教友主編達戈韋托.巴爾德斯(Dagoberto Valdés)在二零零七年下台,此後不久總教區稱缺乏資源,停止出版。巴爾德斯於零八年開始電子雜誌《Convivencia》,這仍是有關古巴現況的可靠消息來源之一。

在這島上一片即將改變的氣氛中,教宗方濟各去年九月的首次訪問引起很大的期望,即使這惹惱了大量的古巴裔美國人,他們對卡斯特羅深惡痛絕。可惜,這些希望迅速蒸發了。

最近,博客和獨立記者尤安尼.桑切斯(Yoani Sánchez)在紐約市塞萬提斯學院講話時,說到她不明白為何教宗在訪問時可以忽略當今古巴的重大問題。他怎可以給予菲德爾.卡斯特羅接受官式訪問的榮譽,而忽略異見者?為什麼到訪美國時直言不諱的教宗,到訪古巴時不能同樣地發言?

因此曖昧的現實依然存在,在古巴天主教會繼續擺脫不了潛在的希望與沉悶的必要和解之間。若然以史為鑑,儘管慈母教會不能茁壯成長,天主教文化將繼續存在於古巴,雖然它經常令信徒失望。

__________

撰文:亞歷山大.安德雷烏斯(Alejandro Anreus)。美國新澤西州威廉帕特森大學藝術史和拉丁美洲研究教授。

【完】來源:《Global Pulse》,天亞社編譯。

From Las Casas to the Castros: Catholic Cuba

相關文章:

教宗為古巴任命新總主教,是一系列重要任命的第一步

古巴異見團體獲教宗致電,惟受當局打壓未能參與禮儀

【專訪】社科院基督教首席研究員談教廷、越南、古巴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1. 關於我們 - 13 emails
  2. 中國:信眾在嚴寒與監控下送別姚良主教 - 6 emails
  3. 中梵關係影響利瑪竇神父的列品進程 - 6 emails
  4. 中國家庭問題複雜,牧職人員將關注世界主教會議成果 - 6 emails
  5. 中國遼寧教區主教被當局暫停職務 - 5 emails
  6. 【特稿】單國璽樞機葬禮的錄音講道全文 - 5 emails
  7. 【博文】福建寧德白主教朝聖地的感悟 - 5 emails
  8. 【特稿】南亞修會會士隨人口轉變而調整 - 5 emails
  9. 政府動員主教開會,河北教會氣氛緊張 - 4 emails
  10. 【文件】致在中國天主教徒文告 - 4 emails
  1. 【評論】誰人將會獲教宗選為米蘭的總主教?
  2. 【博文】對文字福傳的一點認識
  3. 法國認可宗教團體外交角色,趨向思量其締造和平作用
  4. 【視頻講道】常年期第十二主日(甲年)2017.06.25
  5. 德國大使為溫州主教發聲,籲中方恢復其人身自由
  6. 二千餘人豪雨中送別丁松筠神父回歸天鄉
  7. 【評論】政府插手宗教事務七歲西藏孩童失蹤廿二年
  8. 印尼主教涉挪用公款,半百司鐸辭職抗議並尋教廷協助
  9. 維吾爾族人遵守齋月遭罰,藏族兒童則禁止在聖月祈禱
  10. 老撾教友為亞青節作準備,特邀泰國導師協助培育課程
  1. 社會議題很多.神父不見得都能處裡面對. 時時進修確有必要. 但是個人覺得神父們更須要明確把持的,就是面對個別教友時的態度.不要因為對一般教友的認識,而有預設立場...
    Said Theresa Huang on 2014-08-12 23:32:00
  2. 同意,美洲才正確。謝謝指正。...
    Said cathnewschina on 2014-06-06 13:39:00
  3. >相比之下,美國天主教人口佔多數,達百分之四十九 美國? 美洲?...
    Said forst on 2014-05-31 06:07:00
  4. 停擺逾十年的「天主教藝術工作者聯誼會」! 失聯的教友多著呢,天主教就是動不起來!...
    Said yy Wong on 2014-05-23 16:08:00
  5. http://www.txlyd.net/2014-02-04-02-55-52 同性戀與廣義基督教 金賽、達爾文與性革命 新一代福音派如何處應同性戀? 基督...
    Said Ming XING on 2014-05-19 08:19:00
  6. 恭喜中华大地早于1927年,即圣女小德兰回归天父家中30周年之际,迎获圣女胞姊亲赠之圣女圣髑!且是由第一批国籍主教中之朱主教带回。历史在此连接,时空在此汇聚——...
    Said nanjiqie on 2014-05-17 03:33:00
  7. 蓝皮书尽胡说八道,满口胡言乱语,不可信。西方是自由民主,那共产党也可以明目张胆地搞宣传,搞渗透呀!看它有没有市场,有没有人信?这么多年来中共一直不遗余力地搞小动...
    Said Adrew on 2014-05-08 22:14:00
  8. 教宗若望廿三世任內曾祝聖羅光、鄭天祥及杜寶晉等三位在台灣的主教...
    Said Pius Wei on 2014-05-05 00:19:00
  9. 強烈呼籲地方官不要以所謂違建為幌子迫害基督宗教,為所欲為,不要呼天降罰...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 ...
    Said nanjiqie on 2014-05-02 03:39:00
  10. 個人認為單樞機有很美麗的德行,但我們不可疏忽宣聖是天主的恩寵,而不是人的作為。讓我們繼續祈求這恩寵。...
    Said Andrew Chan on 2014-05-01 17:42:00
UCAN India Book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