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玫瑰花雨──滋潤神州

標籤連結: , , ,

8 August 2016

【博文】玫瑰花雨──滋潤神州

受到小德蘭(Ste. Thérèse de Lisieux, 1873-1897)為其在重慶代牧區傳教的神兄陸良道(Adolphe Roulland, M. E. P., 1870-1934)神父終生代禱的美好經驗(這是加爾默羅會的神聖傳統)的啟發,一九九五年,法國真福團的唐德萊在里修發起成立了「玫瑰花雨祈禱事業」。

宗旨是邀請全球信友以「一對一」的結對方式終生為中國聖職人員代禱:代禱人承諾以自己的祈禱,以及每周為被代禱的「聖職弟兄」守齋一餐來支持他的奉獻生活及其福傳事業。發起人不主張代禱人與其代禱者之間直接聯繫,更強調的是精神上的共融。因此,全球各地的代禱人們以其默默祈禱的忠信,守護著他們的承諾。如今廿一年過去了,其間,發生了許多事情:有的神父被教會祝聖為教區主教了,有的神父去世了,亦有的神父離職了,同時,每年還祝聖了不少的年輕神父,也有的代禱人到永恆裡享受榮福去了……(唐修女則會及時找到新的替補代禱人)

目前,參與這項祈禱事業的教友共有九百四十九位,其中五百八十二位是說法語的,二百六十六位是說華語,以及一百位是說英語的教友。

最近,唐修女和我分享了一位法國老人家寫給她的信。在信中,玫瑰花雨代禱人分享了自己每況愈下的生活處境,更重要的是表達了她對自己代禱神父的忠信守護之愛。原信由唐修女譯出,節選如下:

「……我剛過了八十歲生日。年歲越來越大,身體狀況也越來越差……有時呼吸困難、行動艱難或者頭暈嘔吐等。因著健康問題,心情時好時壞。同時我也不能每周三守齋了。我是獨居老人,家人都住得遠,生活越來越困難。我不再有年輕時的活力。甚至窗戶外面陽台上的花草,我也沒有精力去管理。附近的店鋪也都一個接一個的關了。我又不能坐公車到城裡去買東西……

雖然如此,我不埋怨,只是對未來有點害怕。我嘗試每主日去聖堂。但有時沒有彌撒,因為這裡也缺神父。

但我繼續祈禱。祈禱能保持我的心情。我念玫瑰經及其它禱文。

我寫這封信是為告訴您我現在的狀況。我還是繼續為您交代我的中國神父某某祈禱,雖然一直都沒有他的消息。

我一心一意和你們在一起。我愛教會!我擁抱你們!……」

唐修女說,這封信後半部分的內容反映了眾多代禱人的心聲。他們愛教會,因此,他們默默地信守著自己的代禱承諾:很自然地,祝福中國神父的侍奉、健康,乃是他們每日生活的堅實信念。

二十年來,這些忠信的教會之子終結是中國聖職在天主國度裡的堅強壁壘。

身為一名司鐸,我始終認為,正是因著天主子女間發自彼此內心的神聖共融,榮福聖三的愛才會被有血有肉地呈現出來。我們藉此共融合一,實現天下一家的美好信念。

然而,說來慚愧,二十年來,我光是接受代禱祝福了。這位法國老太太的信提醒了我:作為代禱受益者,我需要回饋代禱人,讓他/她知道,托他/她的福,我依然在教會大家庭中忠信侍奉。在神州大地上,我不墜初心地堅持著為復活基督作生活的見證。我告訴唐修女,作為回饋,不僅僅為我的代禱人獻祭,今後,也將在彌撒中定期地為每一位代禱人獻祭。同時,也透過修女轉達我對代禱人的無限感激之情:他/她的忠信代禱,為我而言,猶如聖三鑒臨,溫暖、神秘,又總是那麼地真切!

時光荏苒,然而,想起這一點,就會情不自禁地心頭一顫:在地球的某一個角落,因耶穌之名,有一個人終生為我醒寤守護著一隻點燃的蠟燭……

【敬啟教友】如果您有意加入「玫瑰花雨祈禱事業」聯盟,請和唐修女聯繫:meiguihuayu@gmail.com。她會為您分配代禱司鐸名單。基於普世教會共融的信念,此祈禱事業只接受大陸地區以外的教友,大陸教友為自己的神父祈禱是天經地義的事,不需要加入此一「事業」。

__________

撰文:陳開華神父。

【完】來源:《號角報》。

玫瑰花雨──滋潤神州

相關文章:

【博文】走進海門教區主教公署,懇求小德蘭轉求

海門教區設置全國首座小德蘭一級聖髑求恩台

香港教區傳遞聖髑,為教友年揭開序幕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