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陳日君樞機:「荒謬的信條」

18 July 2016

【博文】陳日君樞機:「荒謬的信條」

佘山進教之佑大殿。[資料圖片]

我早前在天亞社網站上看到一篇亞納的文章,覺察到有些講法不符事實,就低調地在天亞社網站上補充了一些資料。想不到網民楚霖義峰注意到了,就利用我的話大造文章,來攻擊已故上海主教金魯賢,也為破壞目前上海教區的計劃,就是借金主教的聲譽幫馬主教出來掌管教區。

我們香港的教友不一定明白這些複雜的「計劃」或「陰謀」,讓我在這裡解釋些少,也把我日前在天亞社網上登出的文章轉載這裡下面。

———————————————————

大家知道海馬達欽主教在六月十二日登出了他第五篇,也是最後一篇,紀念金主教一百誕辰的文章,文章裡他大讚金主教的愛國精神。又承認自己犯了大錯,竟沒有良心地說了一些對不住愛國會的話。現在痛恨前非,許諾以後會效法金主教的榜樣,再投入愛國會的懷抱。那篇文章使全國教友愕然。那對愛國會的讚歌直接否定教宗本篤二零零七年那封信的內容,是我們不能接受的。但對於那文章是否是馬主教自己寫的,自願寫的,言論紛紛。有人以為教廷不會指示馬主教寫那文章,但很可能指示他做些妥協的姿態來爭取被釋放並執行他牧職的機會。梵蒂岡十天後聲明說:「一切猜測,絕不適宜」。但我卻以為「不能避免」,因為看到最近在所有類似的情形下,教廷都是鼓勵妥協。教廷如不清楚交代可能對不住自己。可能對不住馬主教,肯定對信友中的混亂和沮喪要負起責任。我們暫且不要再討論那文章吧。

———————————————————

我在天亞社登的文章裡說了:四年前的七七事件是金主教策劃的。他們逼他在祝聖馬主教的彌撒中讓一位非法主教參與,為典禮留下汙點。他老人家真的生氣了,不能再忍受這樣的侮辱。

我也說了:馬主教在禮儀結束前所講的話很可能是因為有了教廷的指示。

義峰這個政府的跑腿看了我的文章喜出望外,他說:「上海教區說金主教愛國多過愛教,馬主教願意跟他的榜樣,政府應該信任他了。但知道事實的陳樞機卻走出來說金主教愛教多過愛國,上海教區的努力被破壞了!」

天呀!我祇想澄清一些事實,不知中竟為上海教區添了麻煩。

———————————————————

但問題不在於我,問題在於國內宗教政策的一條荒謬信條,也就是義峰這類奴才擁抱的信條:「要愛國就不能愛教,一定要違反教會的信念及紀律,才能算是愛國。」

他們把愛國愛教常掛在口上,其實是把愛國和愛教對立起來了!為我們真的愛國和愛教絕沒有矛盾。

金主教的愛國誰也不能置疑,在冤枉忍受諸多磨難後他還是接受和政府合作,把上海教會辦得很好。他的博學,他的才幹,他在全世界建立的友誼,多國領袖對他的尊敬都為我們的國家博得光彩。

難道一定要這位德高望重的老主教違反教會的紀律,接受一位非法主教在祝聖馬主教的彌撒中和他共祭,為這神聖的典禮留下汙點,這才能證明他的愛國嗎?要一個堂堂的中國人做違反自己良心的事,才能證明他對國家的忠誠嗎?這是哪個混賬的道理!這是對我們中國人的莫大侮辱!還唱「不再是奴隸的人們」?

———————————————————

我不知道為什麼上海公安局未能阻止宗教局對那天禮儀的安排。或許在上海宗教局背後有「中國教宗」劉柏年的陰影吧!義峰既神通廣大,請他去問問劉柏年先生,怎麼在他的山東省沒有一位主教是非法的?那些主教豈不是不夠愛國了嗎?

__________

撰文:陳日君樞機。

【完】來源:《平安抵岸全靠祂》。

「荒謬的信條」

 

相關連結:

楚霖義峰:金魯賢的本來面目――陳日君《也談無法回避的愛國會》賞析

陳日君樞機回應亞納文章:也談無法迴避的愛國會

 

相關文章:

馬主教未親臨金主教百年誕辰研討會,卻在短片中亮相

【博文】陳日君樞機:國內的兄弟姊妹,我們要爭氣!

【博客】陳日君樞機:請梵蒂岡澄清及指示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