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母親的遺產──關於祈禱

4 July 2016

【博文】母親的遺產──關於祈禱

老教友在上海徐家匯主教座堂向聖母祈禱。

耶穌說:「你們求,就必給你們,找,就能找到,敲門的,必給你們開門。」(路11:9-10)

小時候,我們村裡公共祈禱的地方是在一戶熱心的教友家中,用我們小孩子的話說:在阿麗奶奶家裡唸經。她家裡有三間堂屋,是小時候我和我們同齡的小朋友學習祈禱和信仰扎根的地方。三間小房子裡除了祭台,只有幾條用來跪著祈禱的小板凳。事實上,小板凳也是那時候孩子們祈禱時的奢侈品,因為只有前兩排的小孩子才可以用它來祈禱,而後幾排的大人們只有一個椅墊而已。每次祈禱時,大人們是直直地跪在薄薄的椅墊上唸完早晚課、玫瑰經、禱文等至少需要一個小時。在伴著蜿蜒有韻律的聲調祈禱聲中,我們小孩子是支撐不住的。記得我們剛開始,一排齊刷刷的跪著十三個女孩子中,不到十分鐘就會有人往下蹲在腳跟上坐五分鐘,然後再跪直,再……一直重複著同樣的動作,直到大人們把要誦唸的經文唸完。對於大人們誦唸的經文自己很喜歡,那時候因為祈禱經文都是文言文自己不會,就只能在潜移默化中用心聽著大人們怎麽誦唸。開始是短頌,後來是一首經文到整個經文,《玫瑰經》,早晚課,最後到《苦路經》。小時候誦唸經文祈禱的經驗告訴我:誦唸時必須腔調保持一致,才可以達到同聲祈禱的效驗。誦唸經文祈禱成為我記憶中的一首優美悅耳的經典歌曲,它像一壇陳酒別有一番滋味在其中。

我對祈禱的認識與興趣應該歸功於母親對我的言傳身教。在我童年的記憶中,我的母親經常積極地去參加唸經祈禱,無論早晨晚上,颳風下雨。我當時很納悶:除了認識自己的名字和天主這兩個字以外,母親是位真正的文盲。她常自我嘲諷般地說:「字認識我,我不認它」。可是母親卻會背誦聖堂祈禱中誦唸的所有經文。她的學習秘訣是:當別人誦唸的時候,用心去聽去記,在心裡跟著大家一起誦唸。我不知道母親花了多長時間才熟練地背誦這麽多經文,更不知道她對這些原本是文言文的經文內容能夠理解多少,但是我從她虔誠的誦唸中領悟到:祈禱要用熱忱的心和執著的精神來與天主溝通。用母親的說法:「我不懂沒事,天主都懂」。

記得我十三歲的那個悶熱的夏天,由於我白天貪玩不午休,晚上就想睡懶覺不想去唸經祈禱。雖然每次我早早的睡著了,但是到了唸經的時間還會被母親叫醒去進堂唸經祈禱。經過反復嘗試用早睡逃避祈禱的方法失敗後,我明白了:我拗不過母親的執著,最後乖乖的按時積極地去唸經祈禱。母親不單對我的祈禱很上心,對我祈禱時的姿勢也是有要求的:在小凳子上要直直的跪著,不可以坐在腳跟上;跪著的時候不可以把一隻腳搭在另一隻腳上;一定要捧著手(雙手合十)不可背著手,祈禱要有祈禱的樣子,要恭敬、虔誠。由於從小受的教育影響,時至今日在修會的祈禱中,耳畔仍然會常常想起母親的叮嚀聲:

「祈禱就像吃飯,你一天不吃飯試試?祈禱也是一樣。

要用心的好好祈禱,天主會喜歡你的。

祈禱是人這一生必須的,就像人活著需要吃飯、穿衣和睡覺一樣。

只要活著就和天主有關係,這份關係就是一定得和祂有聯繫。

唸經、讀《聖經》、唱聖歌都是對天主的讚美,祂喜歡我們的讚美之聲。」

親愛的母親,謝謝您在我幼年時就將祈禱的精神傳給我。 我願意接受並持守這寶藏:這份理解並願意祈禱的心會是一份珍貴的禮物,並會蒙受天主的悅納。最重要的是你教會了我如何來權衡在這個世界與天主之間孰重孰輕的價值觀。願天主永受讚美!

────────

撰文:張麗飛,國內教會的修女。

【完】

相關文章:

【特稿】朱立德神父談他的母親──「痛苦之母」的奇蹟

【博文】憶母親──聽您的叫聲成了永不可能的奢侈了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