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中國強拆十字架的最新形勢

1 July 2016

【評論】中國強拆十字架的最新形勢

2015年北京一台子夜彌撒。〔圖片來源:法新社〕

兩年前,浙江省政府推行「三改一拆」運動,導致逾一千五百個十字架和一些教堂被破壞。自此,國際媒體不斷譴責中國政府的行動是針對基督宗教的。

二零一六年五月底,《紐約時報》以相同的論調刊登另一篇文章,法文天主教媒體《亞洲教會》幾星期後把它翻譯並刊登出來。

這些關於浙江強拆十字架的文章提供甚少最新現況,沿用在中國發生的一切都可以非黑即白來理解的有限框架。相同的論述經過兩年後,人們或許想知道,浙江的基督徒真的沒有甚麼新境況嗎?

仔細一看就會發現那難以捉摸但目前趨於穩定的情況。

最近在溫州及周邊地區的探訪和訪問證實,該地區約有一千五百個十字架被拆除。然而,過去幾個月裡再沒有新增的破壞。浙江教堂典型的大型紅色十字架,仍有半數掛在尖頂上,沒有人知道它們會否被拆去。有時在同一街道上,有些教堂仍有十字架,而其他則沒有。

溫州市四所天主堂仍保留基督信仰的標誌。在某些情況下,市政府甚至促進教堂的建築和翻新,好像協助溫州教區尋找新的土地來興建主教座堂修葺期間暫用的臨時教堂。

觀察發現,在「三改一拆」運動期間的大部分時間,沒有註冊或非常顯眼的、靠近公路或鐵路的教堂都是地方官員針對的目標。但這未能清晰地勾勒出這政策的常規。

一座顯眼的基督教堂拆除了十字架,換上印有紅色十字架的橫幅,這似乎是合適的解決方法,並未受當局干預。此外,當地基督徒指稱,即使官員也不歡迎這個明顯是由省領導強制推行的「三改一拆」運動。

當西方媒體幾乎全聚焦在強拆十字架上,這其實是針對宗教場所建築的一場更大型的運動。在浙江,不只是基督宗教正在蓬勃發展,佛教和道教寺廟都在倍增。

在這地區裡,宗教建築可見於每個角落,規模亦在擴大。寺廟和十字架的規模在不斷增加,日益佔據當地風貌。宗教團體間的競爭也越趨劇烈。

這些建築的背後,反映當地的族群和網絡,互相爭權奪利。然而,國際媒體似乎忽略了在這運動期間,數千所佛教和道教建築中也有部分被毀。顯然,中國政府試圖整頓所有的宗教,而不僅是基督宗教。然而,對西方媒體來說,這似乎只關係到基督宗教。

在中國的處境下,宗教場所的破壞並不必然是迫害。首先重要的,是要意識到在中國幾乎所有建築都是在過去幾十年內重建的。在這背景下,建設和破壞並不反映其可能在西方語境中相同的象徵意義。當地方官員拆毀一個十字架或一座教堂,並不自動地示意宗教迫害!

西方人不要忘記,中國基督徒網絡建設的大型教堂所體現的比信仰更多。

而且,中國的宗教政策在五個官方認可的宗教(佛教、天主教、伊斯蘭教、基督教和道教),以及教派群體之間,仍保持著明顯的區別。中國政府反對被禁止的宗教團體如法輪功和東方閃電的立場,展示當局可以如何對抗一個被禁止的宗教團體。

相對而言,五個官方認可宗教的信徒,可獲益於一些政府的保護和支持措施。事實上,獲認可的宗教,包括其註冊和非註冊的團體,在中國享有一定程度的自由,這理應得到承認。

然而,中國政府正向浙江省內的宗教施加更大壓力,這仍是事實。雖然甚至對地方官員來說,其最終目標還是模糊不清。儘管西方媒體聲稱,中國政府不只是試圖減少宗教的影響。

再仔細一看顯示,政府更關心的,是把宗教活動和資源引導向其自身利益,正如幾乎所有政府所做的。中國政府要抑壓和引導宗教的活力。在過去幾個月推動的新政治運動「五進五化」正顯示了這企圖。整體計劃似乎是關於促進社會服務。

根據中國政府,宗教組織的人力物力應被導向至社會關懷。例如非註冊的基督教團體(家庭教會),擁有一座頂部仍有大十字架的建築,也在致力於服務殘障人士。

此外,過去十年不同的宗教機構開設了成千上萬的安老院舍,並往往得到政府的支持。到目前為止,善用這些新機遇的,主要都是基督徒團體。他們中有些甚至能開辦幼稚園!

總括來說,我們相信情況比大多數媒體的說法更複雜。當談及中國的宗教政策,很少事情是可以非常肯定的。但有一點仍是事實:媒體肯定不能透過把中國政府妖魔化和鼓勵對抗來幫助中國的基督徒。

__________

撰文:陳立邦(Michel Chambon),法籍天主教神學家,現於美國波士頓大學攻讀人類學博士學位。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Update on crosses in China

相關文章:

浙江宗教場所被要求掛國旗,教會憂基督宗教變成黨教

愛國會主席稱浙江強拆僅屬個案,政府鼓勵宗教發展

浙江民宗委就行政處罰詳列細則,信徒恐進一步箝制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