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上海馬達欽主教稱曾受外界蠱惑,對愛國會作出錯誤言行

14 June 2016

上海馬達欽主教稱曾受外界蠱惑,對愛國會作出錯誤言行

上海達陡的博客截圖。

【天亞社.香港訊】上海教區馬達欽輔理主教撰文紀念已故金魯賢助理主教,在文內稱自己曾受外界蠱惑,對愛國會作出錯誤言行。文章刊登後引起許多教友議論,認為馬主教是向當局公開懺悔。

馬主教於六月十二日,在《上海達陡》博客第五度撰文悼念金主教誕辰一百周年,文中多次談論金主教和他與上海愛國會的關係,指金主教十分重視愛國會的工作,他和其他司鐸也是因他的教導和支持而加入,甚至被「推薦到市愛國會任職」。

在四千多字的《他教導我們走愛國愛教的道路》一文中,馬主教一方面贊揚愛國會對教會健康發展作出的貢獻,「並不是境外有些人所說的那樣」,另一方面批評自由主義思潮,「隨意地、主觀地、不負責任地批評指責他人、教會、社會和國家,甚至帶有侮辱人格性質的言語」。

他指出,這些人未必了解事實,但在出現他們認為「敏感的名詞」時,就不加思索地隨意揣測、大肆鞭撻。

愛國會一直被指是控制中國天主教會的機構,很多教友都不接受它,並指控其侵吞教會財產。

馬主教於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祝聖主教之時,公開宣布辭退愛國會職務,令官方震怒而一直被軟禁在佘山修院。雖然當局隨後摘除了他的主教職務,但廣大教友對他的勇氣十分敬頌。

近年,當局對他的限制放寬,可以接見訪客、撰寫博文及在微博上帶領教友祈禱,直至今年三月才因被指在為教友私下舉行的彌撒中穿著主教服飾,而導致微博帳號被關閉。

在最新的文章中,馬主教說:「有一段時期,我也曾經受到外界的蠱惑,對愛國會做出了錯誤的言行,事後反思,這是一種極其不明智的舉動,並且良心上反而更不安寧……破壞了金主教長久以來為上海天主教所構建的大好發展局面。」

他表示,「希望能用實際的行動來彌補這些過錯」,並指稱沒有人會從不犯錯,「重要的是迷途之後的重新啟航」,願學習金主教「勇於修正自己的過失」。

香港教區聖神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林瑞琪相信,教廷沒有給予指示要馬主教怎樣做,應該是他權衡輕重後的決定。不過,他對天亞社說,教廷曾向馬主教提出保外就醫、離開中國的做法,但遭馬主教拒絕。

這第五篇悼念文章在教會內引起震盪,許多教友議論紛紛,有贊成有反對。

教友李若望對天亞社說,上海的教務已經癱瘓多時,教區的錢也被人掏空,如果馬主教再不出來,教區可能會出現更亂的局面,為了目前的大局,沒有其他方式。

老教友馬爾定認為,教區目前只是維持教友彌撒等聖事的最低需要,馬主教可能是看到其他主教只要願意跟非法主教共祭就可以公開,因此有此焦急的舉動。他說,上海教友可能要重新面臨艱難的選擇,畢竟這樣的言論「與教宗本篤十六的牧函相背的」。

教友多默則心痛馬主教「寫的過頭了」,他本來就是愛國會的成員,但是「沒料到他會陷得那麼深,現在公然替愛國會叫好」。

多默憶起當年馬主教在祝聖禮上的「見證」,讓很多地下神職、教友支持他,在上海教區范忠良主教的葬禮上念到「我們的主教達陡」時,更是讓多少人熱淚盈眶,認為即使不自由,也會一統上海。

他指出,上海官員急於給上層彌補「七七祝聖」事件上的工作失誤,但馬主教的妥協退讓,勢必動搖一些教友的信心,對教會也會失落迷茫。

至於馬主教的文章對愛國會在教會中的角色的讚賞,稱其「畢竟是天主教的組織」,網民「光與愛之家」質疑,羅馬天主教會何時要求過地方教會成立這樣的組織?若它是天主教組織,為何會因退出而失去人身自由?

這位網民又反駁金主教的路線正確的說法:「那麼龔(品梅)樞機和范主教的選擇就是不明智的或至少是犯傻的!本篤十六世給中國教友的信也是有問題的。」

在社交群組裡,有教友質疑此文是否由馬主教親撰,但另一些教友分析認為,上海當局在「七七祝聖事件」已犯錯,成了世界新聞,若現在未得馬主教的同意而代他操刀,造假文章若遭揭發,「還能承受得了第二次錯失嗎?」

保祿神父形容此文是寫給中央和一會一團的「深刻悔罪書」,至於官方接不接受就得看上海教區六月稍後為金魯賢主教舉辦的百年誕辰座談會有沒有馬主教的身影。

【完】

相關文章:

【博文】馬達欽輔理主教記金魯賢主教誕辰百周年(五)

上海教區為金主教舉行追思彌撒,由毗鄰教區主教主持

【博文】馬達欽輔理主教記金魯賢主教誕辰百周年(四)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