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馬達欽輔理主教記金魯賢主教誕辰百周年(五)

標籤連結: , , , ,

13 June 2016

【博文】馬達欽輔理主教記金魯賢主教誕辰百周年(五)

上海教區馬達欽輔理主教。[資料圖片]

今天的上海天主教年輕一代神職人員與信友,從金主教身上可以學到很多。

當然,金主教的才華、他的人生閱歷,我們恐怕學不來。事實也是如此。但是,他高尚的愛國愛教的情操、為天主的事業奉獻終身的精神,身居主教位卻常謙卑自下,這些我們都應該學習。不只是應該,且是必須。因為牧人是羊群的榜樣,羊群應該追隨牧人。金主教在紀念上海市天主教愛國會成立四十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有一段話非常精闢,他說,主教的使命是把握好教會的方向,善於處理各種複雜的關係。他在教會的牧靈福傳、服務社會的方向上,始終很明確;同時,他也努力探索中國天主教會適應社會、與時俱進的道路。

現在有一種自由主義的思潮,在社會上有,在教會裡也有,就是隨意地、主觀地、不負責任地批評指責他人、教會、社會和國家,甚至帶有侮辱人格性質的言語,有的是為了批評而批評,有的則懷著敵對的心態而批評。他們對事實並不瞭解,但只要出現他們認為敏感的名詞,就不加思索地隨意揣測、大肆鞭撻。這種做法,如果他是一個黨員,則缺乏「批評與自我批評」、「實事求是」的精神;如果他是一個教友,則沒有聆聽耶穌的「不要判斷、免得受判斷」的教導。

金主教從來沒有這樣批評指責別人,儘管很多次別人對他惡意指責、謾駡、嘲諷,但他都一笑了之。他的這種思想境界和心胸大器,是很高尚的,值得我們學習。

對於理順國法與教規的關係,金主教有他清楚的觀點。金主教認為,福音的精神,也就是教會的本質與使命,生活出主耶穌基督對門徒們愛的教導,努力完成主耶穌基督託付的牧靈福傳事業。

教會不在世界上求得任何特權和尊位,教會只要實踐自己的福傳使命,通過這個社會與這個時代所能接納的方式。所以,對金主教而言,教會的規矩應當遵守,但是一個國家和一個地方的法律更當服從。這麼做,不是為了別的,因為我們是基督徒,在社會上,應該是奉公守法的模範。

歷史上,在政教合一的時代,教會和政權一直糾纏一起,教會逐漸忘記了自己的神聖使命:不是在現世爭奪至高權力,而是效法耶穌基督,做大眾的僕人。直到世俗政權把教會當成勢不兩立的敵對者,教會遭受了慘痛的打擊之後,教會才意識到,錯的不是世俗政權,而是自己,因為自己忘記了自己的本質與使命,與世俗政權爭奪現世的權力,教會把自己也當成了政權。這與耶穌基督創立教會的初衷,相去愈遠。

所以,金主教常提醒我們,遇到困惑,要看歷史。教會不是一本刻板的書,教會是一個鮮活的生命。她能適應任何社會、文化,因為她傳播的不是一個架構,一個方程式,而是福音精神。因此,在一個地方,在一個國家,遵守憲法和法律,這是理所當然的。假如在某些個別的條文上,教會的規章與國家的法律相衝突,要記得,教會是僕人,是服務的,哪有服務的要僭越主人的?我們不能一邊謙卑地說自己是僕人,一邊又要爭取特權。耶穌基督尚且完全遵守猶太法律與習俗,何況作為祂門徒的我們呢?

這一點上,我非常贊同前不久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所提到的積極健康的宗教關係觀點,中國天主教必須要積極適應我們當前所處的時代和社會,妥善處理好教會與黨和政府的關係、與社會的關係、與其他不同宗教的關係、與外國宗教的關係、與非教友的關係等,當然包括國法與教規的關係。這些關係如果處理不好,我們怎麼能開展福傳工作呢?我們一定會四處碰壁,舉步維艱。

這條道路金主教並不是從一開始就做如此認識和選擇的。他曾走過一段彎路。其實,中國教會中很多人都走過這樣的彎路,包括我自己。

金主教在上世紀五十年代中國天主教開始走獨立自主、愛國愛教道路時,他不理解,不接受。但是,金主教經過他的人生種種事情,明白了很多道理。他的人生境界也因此而提高。信友們常說,天主能從壞事裡面引出好事來。這是一句很有辯證智慧的話語。當人經歷了一些糟糕的事情以後,會領悟以前從未想過的事理,會看到以前從未見過的風景。所謂人生的成熟,大概就是指這個。這並非是說人因為閱歷而變得城府很深,變得油滑,而是因為經驗,使人發現自己人生中的嶄新境界。沒有人會從不犯錯,重要的是迷途之後的重新啟航。金主教就是這樣的,他在走過人生的一段彎路之後,找到了自己的聖召與使命,就是愛國愛教、走獨立自主的道路。之後,他後半生就全力以赴地為實踐這個聖召與使命而奉獻自己的全部力量。

在金主教的著作和他平時跟我們的交流中,他多次回憶自己小時候,外國人主宰中國天主教的一切事務,中國天主教徒最大的願望是中國人自己管理自己的教務,因為中國人最懂中國人,中國人和西方人一樣也是人,中國人也有民族自尊、自強、自立之心。

金主教說,新中國成立後,我們中國天主教會才實現了這個願望,中國地區的主教都由中國人擔當。所以,我們要十分珍惜這個機會,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不能讓外國人干涉中國的教務。

金主教在世時也很好地處理了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原則和對外宗教友好交往的關係。一方面,中國宗教走獨立自主自辦的道路與新中國的外交策略是相呼應的,獨立自主自辦是憲法規定的基本要求,不只是天主教,任何宗教在中國的發展,都必須要依靠我們中國人自己的能力,在政治上、經濟上、內部事務上不受外國勢力的干涉,另一方面,我們又要與世界性宗教保持友好平等的交往,共同促進人類的文明進步。我記得多年前陪同金主教幾次出訪歐美國家,在與當地的主教、神父交流時,金主教反復強調,中國天主教在教義上仍然與至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聖教會保持一致。所以,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並不意味著我們中國天主教與普世教會信仰的是不同的天主、不同的聖經。

金主教十分重視和支持上海天主教愛國會的工作。他認為,上海市區各級天主教愛國會,對上海教區和下屬各堂區的協助工作,是不可或缺的。所以,他常關心愛國會的委員們,在物質上和精神上,給予他們鼓勵。

金主教非常關心愛國會委員們的綜合素質,他總希望委員們在政治思想、宗教信仰、文化素質和奉獻精神上,均衡發展。因為愛國會畢竟是天主教的組織,應該反映出天主教的信仰精神。有時候,他也會指出愛國會個別委員存在的不足,就是在信仰上冷淡,甚至主日也不進堂參加教會的彌撒禮儀,他說:這樣的愛國會委員,怎麼可以代表愛國會來引導教友們走愛國愛教的道路呢?教友們會說:這人自己一點兒也不熱心,我們不服他。當然,我們上海天主教愛國會的絕大部分委員們都是有信德基礎的,在金主教的教導下,常努力而自覺地修正和平衡自己的使命。

金主教對上海天主教愛國會的評價,可以在他每次參加愛國會重要會議時的講話中表現出來。金主教每次都代表上海教區,衷心感謝上海市區各級天主教愛國會對教區和堂區事業的協助。如每年五月份的佘山朝聖活動,市區愛國會的教友們,默默無聞地服務在每一個角落,使得每年佘山聖母月整整一個月的朝聖活動,平安無恙。他們的工作,我們看不到,但是,我們上海天主教的平安與穩定發展,與上海天主教愛國會的努力工作,是分不開的。另外,在教區和堂區的重大教務和禮儀活動中,愛國會總是身先士卒,在最麻煩、最細節、最繁重的任務和環節,積極協助教區和堂區,多年來與教區和堂區可謂配合默契,相得益彰。

我們這一代人受金主教的影響很大,不僅在靈修上,在愛國會的工作方面也是如此。金主教經常鼓勵和教導神父們,在堂區要和愛國會積極合作,發揮愛國會的作用,協助堂區的各項堂務工作。

司鐸中有不少,都是因金主教的教導和支持,而加入愛國會,在教區和堂區,把愛國愛教的天主教事業,相互結合,引導教友們走適應時代與社會發展的道路。我也是很早就被金主教推薦到市愛國會任職的,在我晉鐸的第二年,金主教就推薦我加入上海市天主教愛國會,他令我在愛國會虛心向老一輩學習。當時,作為一個小字輩,老一輩的愛國會領導們都很愛護和器重我,給我學習和實踐的機會。當時我對愛國會的事業不甚瞭解,有相當長的一段時期,愛國會安排我給年輕委員們講課,所謂「教學相長」,金主教也在多次較大型的愛國會重要會議上,讓我代他發言,這給我很大考驗和鍛煉機會。我也慢慢瞭解了愛國會事業的重要意義,對愛國會的性質、宗旨、作用都慢慢有了較深刻的領會,改變了我早期的一些看法,親身體驗到我們的愛國愛教的事業,正是一個積極引導廣大信眾適應社會主義社會的事業,一個鼓勵廣大信眾在各個領域投身國家和社會建設的事業。當我們天主教越適應和投入,我們在這個社會中也就越被認可和接受,我們的牧靈福傳工作,也就越順利。這是一種良性的相互關係,產生良性的效果。尤其是,隨著接觸增多,工作深入,我和很多老一輩愛國會的領導和委員成了忘年交,如已故的顧梅青、唐國治、陸微讀教友等,還有李文之、馬百齡、王良全、艾祖炯教友等,從他們身上學到了很多,他們給予了我很多的關心和幫助,他們退休以後,我還能收到他們寄給我的聖誕卡呢。

有一段時期,我也曾經受到外界的蠱惑,對愛國會做出了錯誤的言行,事後反思,這是一種極其不明智的舉動,並且良心上反而更不安寧,傷害了那些長期無私地關心我、幫助我的人,也破壞了金主教長久以來為上海天主教所構建的大好發展局面,這樣的錯誤本不應該發生在上海天主教這麼一個有著愛國愛教傳統的地方。為此,我內心深處一直感到不安和愧疚,希望能用實際的行動來彌補這些過錯。對上海天主教愛國會,我始終帶著很深的感情,這種感情既來自於對愛國會歷史上對教會健康發展作出的貢獻,比如恢復宗教活動時愛國會幫助落實政策,改革開放後愛國會協助教會開展牧靈事業等,更來自於我親身參與愛國會的各項大大小小的工作,愛國會並不是境外有些人所說的那樣,我相信現在上海大多數的司鐸、教友們都認同愛國會、信任愛國會。

天主教愛國會在中國天主教會的發展中始終是一個不可替代的角色。在歷史上,愛國會已經用無數的事實證明了其對教會的重要性。在我們國家發展到現階段,我認為愛國會在牧靈福傳事業中的地位仍然十分重要,她能夠在政治引導、教務協助、社會服務等方面發揮其獨特的作用。比如說,愛國會的橋樑紐帶作用可以幫助廣大神長教友更好地貫徹落實國家的大政方針政策,作為一個組織嚴密的信教群眾團體,可以在教務上協助堂區和教區做更多的工作,作為教會的延伸手臂,愛國會更可以把教會慈濟天下的善舉播灑到社會更多的領域,以體現天主的大愛。在上海,我始終認為金主教所探索的「四駕馬車」(上海市天主教愛國會、上海市天主教教務委員會、上海市天主教知識分子聯誼會、天主教上海教區)並駕齊驅,是天主教上海教區做好牧靈福傳事業的最好方式,因為每個團體都有其獨特的價值和作用,可以從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方式,彌補教會工作的不足。

從我自身的經歷來說,還應該學習金主教另一種品格,那就是勇於修正自己的過失。人孰能無過,雖然金主教早年時走過彎路,但也正因為他從這段經歷中痛定思痛,尋找到正確的聖召,才得以在他後半生創下光輝的功績。這幾年,我反復地學習金主教生前的文章,學習利瑪竇等先賢的傳教經驗,從中反思自己,不斷修正自己年輕氣盛、貪慕虛名、浮誇不實等缺點。也正是這幾年不問世事的默默沉澱積累,讓我對過去自己不成熟、不全面、不正確的所思所想有了深刻認識。人都需要成長,不僅是身體,更是學識、視野、胸襟、思想和心靈境界,年輕的我們一直躺在老一輩愛國愛教神長教友的功勞簿上,缺乏自己對走獨立自主自辦教會、遵守國家憲法法律、積極適應社會主義社會的深刻認識和堅定信念。我記得復活慶典彌撒中詠唱的「逾越頌」中有一句:「Felix culpa」(幸運之罪),這句話今天好像既給我們鞭策,也給我們希望。鞭策是,我們犯了罪,跌倒了,這是要接受懲罰的;希望是,我們獲取了教訓,我們哪裡跌倒,就要在哪裡爬起來,開始新生。

__________

撰文:上海教區馬達欽輔理主教。

【完】來源:馬達欽主教微博。

他教導我們走愛國愛教的道路——寫於金魯賢主教誕辰一百周年之際(五)

相關文章:

【博文】馬達欽輔理主教記金魯賢主教誕辰百周年(四)

【博文】馬達欽輔理主教記金魯賢主教誕辰百周年(三)

【博文】馬達欽輔理主教記金魯賢主教誕辰百周年(二)

【博文】馬達欽輔理主教記金魯賢主教誕辰百周年(一)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