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網絡宗教難取締真實參與,信息真偽有待管理

31 May 2016

【特稿】網絡宗教難取締真實參與,信息真偽有待管理

智能手機改變了大部份人的生活模式,例如出現了「低頭族」。

【天亞社.香港訊】「想要聽講佛法,但沒時間去寺院?沒關係,我們有《微信》公眾號;上班時間想要喝上一碗寺院裡熬製的臘八粥?可以的,留個地址,我們快遞給你;想知道你這個月在唸佛堂裡唸了多長時間經?好的,大數據系統早就計算好了……」

國家宗教局出版的《中國宗教》雜誌發表以「佛法架上高科技的雲梯」為題的文章,介紹了無錫一所寺廟如何透過手機通信及社交平台《微信》,把宗教生活與互聯網結合。

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今年一月公布的網絡發展狀况統計報告顯示,首次錄得全國逾半人口有使用互聯網。報告指出:「截至二零一五年十二月,我國網民規模達六點八八億,全年共計新增網民三千九百五十一萬人。互聯網普及為五十點三個百分點,較二零一四年底提升了二點四個百分點」。

雖然這個普及率與美國、台灣,以至香港相比仍然有一段距離,但互聯網已經成為中國近七億人生活的一部分,當然,宗教生活也不例外。

網路宗教應用

從事網絡工作的河北省教友陳比約指出,中國互聯網近年的發展確實影響了生活,譬如「網絡通訊讓工作及生活上的溝通更加快捷,沒有地域上的距離感。手機微信讓大眾隨時發表自己的動態,提供了便捷的溝通方式」。

陳比約在QQ和微信分別加入了卅五個與二十多個群組,都是與教會有關的,還未有計算其他主題的群組,每天差不多十個小時在互聯網之中。

他對天亞社說:「每天固定要做的事情是收發電郵,查看聊天通訊留言及回覆,上網查看社會新聞時事及教會信息,與人聊關於工作及信仰方面的事情。」

據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的報告指,中國手機網民的佔比由二零一四年近八成半提升至一五年的九成,「手機依然是拉動網民規模增長的首要設備」。

二零一一年面世的《微信》,更是目前中國最多人使用的通信程式,去年五月用戶已超過六億,而全球用戶更達到十二億。

陳比約認為,透過手機使用互聯網令推送福傳信息更加迅捷,個人及團體間的聯絡更緊密。他說:「就如溫州拆十字架事件,都能夠第一時間發布現場實時消息,讓信友得知有關信息,從而得到及時的網絡和現場支援。」

由於網絡數據儲存的空間增加,以及電子設備的質素與功能都大大提升了。教會團體也把握了這個便利,以多媒體在網絡上呈現宗教相關的資訊。

山東省教友劉瑪利亞其所屬的團體便有拍攝大瞻禮彌撒,並把片段上載到網例如《優酷》等視頻網站的經驗。她認為這「讓更多的不能參與彌撒的教友通過網絡觀看,感受教會生活」。

此外,近期流行以聲音為主的社交手機應用程式《唱吧》也成為教會人士傳播宗教信息的平台。他們把聖歌和主日講道上載,供教友聽道理。

不過,這些群組因此而產生的大量信息,有時使人感到煩擾。

陳比約說:「有幾個常用的,也有一部分因爲太吵而屏蔽了,屏蔽的群基本上都是整天聊與信仰無關,或者無休止的討論無用的信仰話題,到最後也討論不出一個結果來。」

劉瑪利亞也同意網絡的發展對生活有利,快捷的信息傳遞會使人們迅速瞭解普世教會的新聞信息,但鋪天蓋地的信息也會使人形成囫圇吞棗式的瀏覽、轉發。

她對天亞社說:「有很多有價值對靈魂有益的信息夾雜在大量其他信息裡面,被人們忽略、遺漏。網絡對人的心靈也有一定的干擾,過分依賴網絡,人們就不能安靜內心,這是信仰生活的大忌。」

而且劉瑪利亞認為,上載講道到互聯網這方式不錯,但「不如參與彌撒更真實」。她說:「沒有真正參與到彌撒中,它的意義就不能在生命中體現出來,不能算是在過信仰生活,充其量就是聽了一點道理。」

信息真偽有待管理

然而,有教友表示難以控制資訊的準確性,在某程度上抵銷了福傳的作用。

南京教友宗學兵說:「某些資訊的來源正確與否,判斷起來比較困難」。他對天亞社說:「林林總總的信息鋪天蓋地,邪教邪說也摻雜其中,很多教友缺乏辨識能力紛紛轉發,網絡上也有各種打著教友神父旗號行騙的,此類事件一直都在發生……」

二零一四年曾經出現一位自稱「神聖慈悲瑪利亞」的女士,在中國大陸以至香港,透過互聯網及印刷刊物方式,宣稱自己獲得有關末世預言的私人啟示,不同教區最終發出通告提醒教友不要誤信異端。

宗學兵說:「教會缺乏對QQ群和微信群的管理,只要有人願意就可以成立『某某祈禱群』或者『某某教區群』等。而某些群主管理員在缺乏基礎知識,而神職人員又不加以重視,都是這些群組的一大弊端。」

他指出,教會對網絡應用不算普及和重視,建議各教區應該設專門網站,有專負神職人員指導,對資訊和理論的把握性要準確。

網絡空間的審查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四月底分別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發表講話,重視網絡宗教的發展,令網民關係是否代表政府將有更嚴厲的控制。

陳比約說,網絡監控近些年越來越緊。因在網絡上發表言論而被逮捕和傳訊的事件也時有發生。

他說:「公安局和國保設有專門的網絡監管中心,用來監控網絡言論。大陸在網絡上是沒有言論自由的,都是在約定範圍內,設有眾多的網絡敏感詞。更不能夠自由地瀏覽境外網絡信息,需要通過翻墻軟件才能做到。」

宗學兵表示自己的網上空間也因發表「過量」浙江省強拆十字架運動的文章而被封。他說:「一些比較有影響力的律師、牧師、甚至上海教區馬達欽主教的微博和博客也有不正常狀況,這都充分說明網絡審查的嚴格和極端。」

不過,他認為教友在信息化的時代,雖然有著各種限制,但網絡福傳是當仁不讓的義務,唯有在言論用字上儘量避免敏感字。

至於審查和處罰,他說:「那就隨便他們吧,咱也沒幹什麽壞事。」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China’s Catholics increasingly embrace cyberreligon

相關文章:

【評論】中國的「網路宗教」怎樣中國化?

東北教會在寒冬以互聯網克服戶外福傳困難

【評論】微博與推動宗教信仰自由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