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orrows church today

【博文】馬達欽輔理主教記金魯賢主教誕辰百周年(四)

Tags: , , , ,

刊登日期: 2016. 04. 27

【博文】馬達欽輔理主教記金魯賢主教誕辰百周年(四) thumbnail
上海教區佘山修院。[資料圖片]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一日《人民日報》第三版刊登了時任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任的金魯賢主教接受記者採訪的題目為《宗教要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訪全國政協委員金魯賢》的文章。

在採訪中,當問及對我國現行宗教政策的看法時,金魯賢主教說:「黨的宗教政策符合中國的實際,我們衷心擁護;我們宗教團體要團結在黨的宗教政策的旗幟下,為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做出貢獻。」金主教認為,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黨的宗教信仰政策得到了很好的貫徹,宗教團體合法的宗教活動也依法得到保護。幾代黨和國家領導人都曾多次強調要全面貫徹黨的宗教政策,宗教界人士心情舒暢。

金主教是黨的宗教政策落實的親歷人和見證人。他對黨的撥亂反正、在法律和政策上,積極扶持宗教界恢復宗教活動、積極支持合法的宗教團體落實宗教政策、積極推動中國天主教教務工作的正常開展、積極幫助愛國的宗教團體和教會神職人員在合法的宗教活動場所的建設與開展工作,深有體會。為此,他說:「感謝天主!我們生活在一個美好的時代,生在神州大地,尤其生活在上海,可謂身逢盛世,享受著太平、豐盈的生活。」(2004年牧函《無名聖人為我等祈》)一九九四年他參加香港《驛》雜誌創刊十五周年的研討會,他發表了題為《汪洋大海中的一葉扁舟》論文,他說:「今天在大陸上,妨礙福音的不是社會主義,而是拜金主義。大陸上行的是中國式的社會主義,是市場經濟,而非計劃經濟的社會主義,這對西方人來說,似乎矛盾,可是對中國人來說,很能接受。基督宗教與社會主義可以相適應,或許,西方人也認為這是不可思議的。社會主義、基督主義的共同敵人是風行的拜金主義,金錢萬能。許多人拜倒在金錢下面,被金錢腐蝕;在金錢誘惑下,可以出賣朋友、出賣國家、出賣教會,喪失國格、人格、教格。拜金主義帶來了自私自利主義、享樂主義、分裂主義,這些東西渙散人心、瓦解家庭、破壞社會安定,使人背棄信仰、犯罪墮落。」

金主教在採訪中談到,我們黨和國家實行的是政教分離的原則。他說:「政教合一的制度,從歷史上看是落後的,國家不會發展,文明不會進步。解放前我國的西藏實行的政教合一的農奴制就是一個例子。宗教活動必須在國家的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進行,沒有超出憲法、法律的特權,也不允許干預國家的行政、司法、教育等事務,這是每個宗教團體必須遵守的。」

金主教回憶說,自己小時候,外國人主宰中國天主教的一切事務,中國天主教徒最大的願望是中國人自己管理自己的教務。新中國成立後才實現了這個願望,中國地區的主教都由中國人擔當。要十分珍惜這個機會,堅持獨立辦教,不能讓外國人來插手中國的教務。

對金主教而言,宗教與中國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一直是中國的宗教界不斷思考的問題。這個適應,不是應不應該的問題,而是如何正確理解並積極引導中國的宗教界走這樣一條道路。這是我們國家的宗教政策方針。這一點,也正是我們年輕一代神職人員和信友們應該理明白的。

在採訪中,金主教說:「目前,黨中央要求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這是擺在各宗教團體面前的一項重要的任務,我們有信心做好這項工作,首先要積極引導廣大教眾熱愛黨、熱愛社會主義,為社會主義事業做出自己的貢獻;其次要自覺調整神學思想與社會主義社會不相適應的部分,這是時代發展對宗教提出的要求;另外要培養、教育好青年宗教人士,使他們成為熱愛黨、熱愛社會主義祖國的宗教事業接班人。」金主教的話,給我們道明瞭有關天主教與中國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在理論與實踐上的三個幅度:

一是在政治上,金主教強調我們中國的天主教神職人員和信友們,應該清楚地認識到,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是黨中央的要求,不僅是擺在中國的天主教會面前,也是擺在所有中國的宗教面前的一項重要的任務,這是黨和國家的宗教方針和政策。我們作為中國人,應該接受黨和政府的領導,努力學習黨和政府在宗教的方針和政策上的精神,並在宗教事業上,把這些精神作為政治原則,來加以正確而積極地領會和實踐。尤其是我們的神職人員,有責任和義務,積極引導廣大信友熱愛黨、熱愛社會主義,為社會主義的建設事業做出自己的貢獻。

二是在神學思想的研究與建設上,金主教提醒我們教會中人,要自覺地調整神學思想與社會主義社會不相適應的部分。金主教的這個思想,是站在中國歷史和天主教與中國文化關係的高度來表達的。金主教在一九八八年參加香港舉辦的「國際儒學與基督教研討會」上,發表了《福音的傳佈與中國民族文化的關係》論文,他說:天主教在歷史上有記載的最早的兩次傳入中國,都以失敗告終,究其原因,是沒有與中國文化相結合。唐代時的景教,雖然翻譯了部分聖經與祈禱經文,也相當注意中國的文化,主張「先事天尊,二事聖上,三事父母」,把儒家的「忠孝」觀念結合進去,但沒有深入到儒家文化的核心。元代蒙高維諾總主教也把祈禱文、聖歌和日課等翻譯成本地語言,但今天沒有留下來,所以極可能是翻譯成了蒙古文,而不是中國文化的主流漢文。而明末清初教會的「禮儀之爭」,讓兩種文化徹底對立,以至於中國的教友面臨兩難,做地道的中國人,便不能做基督徒;做完全的基督徒,便無法做中國人。所以,中國天主教要謀求生存與發展,必須走適應的道路。

三是在對神職人員與信友的培育上,要把這種熱愛黨、熱愛社會主義、積極投身於天主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事業的精神,從老一輩愛國愛教的神長教友們那裡傳承下來。從上世紀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以來,經過了上一輩的神長教友們對天主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三十多年的具體探索與努力,已經取得了很多理論成果與實踐經驗。這些都是我們中國天主教發展史上的寶貴財富,年輕一代的神職人員與信友們,都應該努力學習,不斷思考,並加以傳承。

 

**********

 

今天,我們紀念金主教,回顧他的思想,我們獲得很多啟發和思考的內容與方向。

適應的問題,並非新生事物,古已有之。教會初期遇到了這樣的問題。宗徒們在耶路撒冷召開了宗徒會議。主要發言人是伯多祿,保祿之後做牧靈工作中的經驗分享。此次會議記載在《新約.宗徒大事錄》中:

有從猶太下來的幾個人教訓弟兄們說:「若是你們不按梅瑟的慣例行割損,不能得救。」保祿和巴爾納伯同他們起了不少的爭執和辯論;大家就指定保祿和巴爾納伯,與他們中的幾個人,上耶路撒冷去見宗徒和長老,討論這問題。他們由教會送走之後,就路過腓尼基和撒瑪黎雅,沿途敘述外邦人歸化的事,使眾弟兄非常喜歡。他們到了耶路撒冷,為教會、宗徒和長老所歡迎,就報告了天主偕同他們所行的一切大事。卻有幾個信教的法利塞黨人起來說:「必須叫外邦人受割損,又應該命他們遵守梅瑟法律。」宗徒和長老們就開會商討此事。辯論多時之後,伯多祿起來向他們說:「諸位仁人弟兄!你們深知,多時以前,天主就在你們中選定了,要借我的口,叫外邦人聽福音的道理而信從。洞察人心的天主,已為他們作了證,因為賜給了他們聖神,如同賜給了我們一樣;在我們和他們中間沒有作任何區別,因他以信德淨化了他們的心。既然如此,現今你們為什麼試探天主,在門徒的頸項上,放上連我們的祖先和我們自己都不能負荷的軛呢?但是,我們信我們得救,是借著主耶穌的恩寵,正和他們一樣。」於是眾人都緘默不語,靜聽巴爾納伯和保祿述說天主借著他們在外邦人中,行了怎樣大的徵兆與奇跡。大家都不出聲之後,雅各伯接著說:「諸位仁人弟兄,請聽我說!西滿述說了天主當初怎樣關心外邦人,由他們中選拔一個百姓,屬於自己名下;先知的話也正與此相合,如經上記載:『以後我要回來,重建達味已傾倒的居所;已坍塌了的,要把它重建而豎立起來,為的是其餘的人,即一切以我的名得名的民族,要尋求上主:這是很久以前,公佈這事的主說的。』因此,按我的意見,不要再加給由外邦歸依天主的人煩難,只要函告他們戒避偶像的玷污和姦淫,戒食窒死之物和血。因為自古以來,在各城內都有宣講梅瑟的人,每安息日在會堂中誦讀他的書。」當時,宗徒和長老同全教會決定,從他們中選幾個人,派他們同保祿和巴爾納伯去安提約基雅。所派的,有號稱巴爾撒巴的猶達和息拉,是弟兄中的領導人物。他們帶去的信如下:「宗徒和長老弟兄們,給在安提約基雅、敘利亞和基里基雅由外邦歸化的弟兄們請安。我們聽說有幾個從我們這裡去的,而並非我們所派去的人,講話擾亂你們,混亂了你們的心。我們取得同意後,決定揀選幾個人,派他們同我們可愛的巴爾納伯和保祿,到你們那裡去。此二人為了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名,已付出了自己的性命。我們派猶達和息拉去,他們要親口報告同樣的事。因為聖神和我們決定,不再加給你們什麼重擔,除了這幾項重要的事:即戒食祭邪神之物、血和窒死之物,並戒避姦淫;若你們戒絕了這一切,那就好了。祝你們安好!」(宗15:1-35)

這段聖經記載的事件被教會稱為「耶路撒冷宗徒會議」。這次會議經過廣泛的討論之後,做出了一個教會團體的決定,就是外邦人加入天主教會的,不必遵循猶太人的傳統。這不是一種「不適應策略嗎?」耶穌不也是接受了猶太人的割損禮嗎?耶路撒冷宗徒會議是一次「文化不適應」的會議嗎?當然不是,耶路撒冷宗徒會議是要求猶太人信徒接納日益增多的外邦人信徒的「適應策略」。耶穌基督建立的天主教會,不是一塊鐵板,一成不變。固然,這個教會建立在磐石上,但這是指對天主的信仰。然而,當天主教從小小的巴勒斯坦,傳到西方和東方,就要面臨各地強大的文化。就西方而言,當時的強大文化有希臘和拉丁文化,如果不把耶穌基督的福音教導,以希臘和拉丁文化來表達和闡述,那麼福音就不可能傳播,耶穌基督對宗徒們的福傳使命就會落空。好在教會初期的宗徒們沒有墨守成規,他們早早地發現了「適應」之道。之後初期教會的教父們,更是文化適應的持守者與實踐著。他們中出現了一大批成就卓著的希臘教父和拉丁教父,成為教會神學適應時代與地域的先知人物。

中國天主教會多年來一直被不少的國人稱為「洋教」。直到今天,在網絡的評論大軍中,把天主教指責為「外來的邪教」、「大謬」、「異端」等等貶義詞句不一而足。儘管教會一直呼籲,想說明自己從歐洲傳入中國,不算唐代和元代,已經超過四百年。現在她用的文字是漢語,舉行的禮儀是中文的,聖經和神學研究是中文的,神職人員全部都是中國人,教堂設計也頗思中國文化的元素……然而,要證明自己,豈是易事?中國天主教要成為中國文化的一部分,不再被認作「洋教」,其路漫漫修遠兮!

是不是天主教生來就是一個倔強的孩子,根本無法適應時代與地域文化呢?天主教在歷史上曾經有過相當長的時間不被認同,飽受打擊;也難怪,天主教如何來證明自己?如何證明自己不是為了爭奪世上的權力?如何證明自己不是為了抗衡世界政權?如何證明自己宣傳的是真理?如何證明自己的信仰為人生是真實而寶貴的?如何證明自己的愛是純碎的、不含任何不良企圖與私心?如何證明自己的行為是正義的?如何證明自己不但遵循天主誡命,同時也尊重並遵守國家與社會的法律?如何證明自己的信仰表達是契合當時當地倫理道德與文化傳統中的優秀因素的?

歷史上,執政者需要的是穩固的執政權力,和江山社稷的安定。新生事物,總是不令人放心的。在天主教會創立初期的三、四百年中,出現了許多富有知識與智慧的教父,如猶思定、安博羅削、奧斯定等等,他們面對的是一個強大的帝國,而自己只是一個初生不久的教會。需要做的事有很多,教會自身需要不斷潔淨,教會也需要向社會證明自己擁有善良而積極的正能量。於是,很多教父在為教會內部撰寫聖經與教理解釋的同時,也給執政者(如皇帝、國王等)寫信著書,說明天主教的福音精神並不與執政者的治國理念相衝突,相反,許多理想是相輔相成的;教會中的某些所謂的職權,只是呈現在信仰與禮儀中,並無其它社會權力的索求;而且,天主教的精神核心是服務性的,如果教會僭越自己的信仰使命與服務身份而追求世界的權力,則不但是忘本,也是自毀。猶思定曾寫了《護教篇》,向當時的執政者安東尼.庇護皇帝(138-161)澄清,坊間謠傳的「基督徒生活淫穢,集會是在殺吃嬰兒」是毫無根據的錯誤言論。馬其亞努斯也寫過《護教書》,呈給當時的皇帝哈德良(117-138),向皇帝說明基督徒的生活並不違反倫理道德,相反,基督徒崇尚的是真理與純潔的倫理道德生活。而一位雅典的教父阿待納高拉斯寫過一篇《懇求書》給瑪爾穀.奧萊留皇帝(160-181),向皇帝解釋基督徒的生活。另一位來自非洲的教父猶利烏曾著書《薈萃》獻給當時的皇帝賽萬路斯.亞歷山大(222-235),介紹各種知識。聖安博羅削也曾撰寫《論聖神》等書籍獻給當時的皇帝尤利安(361-363)。(參《古代教會史》畢爾麥爾著38,39)

教父們的這些努力沒有白費。天主教在西歐逐漸走出了困境,被大眾所認識和接受。這便是適應之路。教會曾在困難中學會了被動適應,如今,應該學會主動適應。明末的意大利傳教士利瑪竇神父,在中國走的就是一條主動適應之路。起初,他努力以外表與外在的東西來適應:穿儒服,說漢語。但是,要真正進入中國文化,或說要融入中國,這些只是皮毛,必須進入中國文化的核心。那便是中國的儒家思想,以及其它已經潛移默化在中國人生命與血脈中的百家思想。要進入,先要尊重並認識,才能得門而入。為此,利瑪竇神父做了許多努力,他運用中國儒家文化的仁義禮智信的精神,結交文人,在中國的知識分子階層開啟了一線信仰之門。他的傳教方式,被中國的主流社會所認同,而稱之為「利瑪竇規矩」。他被接納到中國文化的最上層。

不過,好景不長。適應之路被質疑,取而代之的是不能絲毫改變的原則。「禮儀之爭」的後果,並非天主教願意看到的,可是大家看到的是,在中國剛剛有所起步的天主教,被明令禁止。誰得益呢?誰也沒得益;誰受損呢?中國天主教受損。

直到今天,一說到適應,便會讓一些人覺得天主教失去了自己的信仰原則。為什麼幾百年前的老題目,今天依然是新問題呢?恐怕這裡有對天主教信仰的誤解隱藏其間。教會是一件聖事,聖在何處?聖在她是耶穌基督親自建立的,她的靈魂是天主聖神,她的目標是走向天主聖父。可是,教會也是我們人組成的。看看我們自己是一群什麼樣的人?有罪,有限,有弱點,有私心……而無形的福音精神,正是通過我們這群有形的人表達出來。我們似乎忘記了,究竟是主耶穌基督的福音大,還是我們信徒的思想觀念大?究竟是耶穌基督說的話是真理,還是我們信徒說的話是真理?我們不是把耶穌基督的話作為指引我們道路的明燈,而是把耶穌基督的話斷章取義地抽出來,作為我們自己的喜好與見解的注腳。耶穌誕生在猶太,所以他做了一個真真正正的猶太人。作為一個真實的人,他甚至可能不會講拉丁語和希臘語。可這不是主題,祂要門徒們不可遺忘的,是愛、慈悲、正義、憐憫、寬恕,祂說,不這樣就不是祂的門徒。耶穌基督不怕適應,因為祂的精神實質不變;怕適應的是我們,因為我們緊抓的是外殼。

如果天主教只能適應君士坦丁大帝時代、德奧陶大帝時代的羅馬帝國,而不能面對戴克裡先時代、奧萊留時代,那麼她可能早已滅亡在一七零零年前。如果天主教只能適應其權勢蒸蒸日上的中世紀興盛時代,而不能面對被世俗世界排擠出世俗權力中心的中世紀後期,那麼她也可能早已日薄西山了。如果天主教只能適應歐洲、美洲,而在亞洲水土不服,那麼天主教就不應該自稱為「公教」了。

 

**********

 

所謂天主教與中國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按我理解,即是「天主教中國化」;所謂「天主教中國化」,即是天主教「中國文化化」。文化是一個大概念。從中國文化的角度,依我個人的觀點,至少可以分成四個層次,即四個「文」:文字、文學、道德文章、人文社會。

 

1,文字。

文字是文化最基本的單位。對中國文化而言,文字是記錄信息的圖像符號。世界上現在除了中國文字是象形文字,其他都是拼音文字。拼音文字是語言的記錄,但象形文字不是,它是事件的記錄。人類最早在地上或岩石上畫畫時,可能五個元音還發不全,只能咿咿呀呀叫喚。當能夠有意識地發出輔音加元音的單音時,人類可能早已結繩記事了。現在中國有幾十種語言,但都能對應同一種文字,這是西方觀點是怎麼也解釋不了的。可是,正是這統一的文字,使中國雖歷經滄桑,卻仍是一個統一的大國。

中國的文字,本就是一種圖像。除了音譯的少數外來詞匯,中國的文字,極具表像的意義。如果我們要神學中國化,首先要注意這一點重要的區別。同樣要表達宗教信仰的對像——「神」,在「神」這個中國字中,我們的祖先已經把對神的認識和信仰表達出來了:「神」從「示」從「申」,「示,天垂象,見吉凶,所以示人也。從二。三垂,日月星也。觀乎天文,以察時變。示,神事也。」「申,神也。七月,陰氣成,體自申束。從臼,自持也。」(《說文解字》)

但是。中國文化中的「神」字所表達的意義,是否和我們天主教所信奉的「天主」是完全重合的呢?當然,有重合的部分,但也有相當多不同之處。這相同處與不同處,就需要我們中國化的神學來詮釋。而這正是中國神學的美妙之處與特色所在。不是我們中國人另創一個「天主」,而是從我們中國的文化中,我們同樣可以發現天主的諸多標記,發現祂的啟示,發現祂的臨在。而從中國文化角度認識的天主,很有中國文化的底蘊與韻味,卻同樣也是真、善、美、聖的表達。

在中西文化交流中,首先就會遇到文字的碰撞。中國的每一個文字,都有其表像意義、引申的意義和獨特的語境。這些都是極珍貴的,因為文字中蘊藏著中國的意識與智慧。神學既然是信仰尋求理性的瞭解,那麼,以中國文字的意識與智慧來闡述信仰,理論上應該完全走得通的,而且應該是天主教文字中國化的第一步。

 

2,文學。

文學首先是用語言文字形象化地反映客觀現實的藝術,包括小說、散文、戲劇、詩歌等。同時,文學也泛指文章經籍。《呂氏春秋.蕩兵》:「今世之以偃兵疾說者,終身用兵而不自知悖,故說雖彊,談雖辨,文學雖博,猶不見聽。」

在中國文化的語境裡,文學還指有學問的人:「自獻帝播遷,文學蓬轉。」(劉勰《文心雕龍.時序》)或指學校,習儒之所:「南岸道東,有文學。始文翁為蜀守,立講堂作石室於南城……後州奪郡,學移夷星橋南岸道東。」(酈道元《水經注.江水一》)也有指文才、才學的意思:「收從叔季景有文學,曆官著名,並在收前。」(《北史.魏收傳》)等等,不一而足。

以中國文化中的「文學」角度,來研究和表達天主教信仰的道理,是一個廣闊的天地。明清間來華的傳教士們,早已經開始探索這條文化適應之路。在我們上海教區原有的藏書樓裡,就曾有先輩們陸續珍藏的明清中文教會書籍。而素以文化交通見長的耶穌會圖書館中,應保存有更多。中國臺北利氏學社出版的《法國國家圖書館明清天主教文獻》和《耶穌會羅馬檔案館明清天主教文獻》,都是極珍貴的資料。最近佘山修院圖書館新購一套《梵蒂岡圖書館藏明清中西文化交流史文獻叢書》,我愛不釋手。

是否所有的神學研究都應該是同一種類的文學?比如都是「論文」範式?如果我們看到初期教會的拉丁語與希臘語教父們的著述,就會覺得今天我們的神學語言是多麼貧乏!即使是那些近、現代的偉大神學家,所用的神學語言(或說是文學類型)也是單一而枯燥。一些學者還美其名曰「統一的學術語境」,恰不知,這正扼殺了學術的多元化。而這也絕不是我們中國文化所應呈現的面貌。我們有諸多的、豐富而絢爛的文學史與文學範式。從諸子百家的作品,到既有陽春白雪又有下里巴人的詩詞歌賦;從春秋筆法,到直白議事;從韻文到散文;從神話、史詩、小說、敘事詩,到經典、報告文學、傳記、原論等等。這些多樣化的文學表達,都在展示同一個精神:我們中國人的思想與文化傳承。我個人覺得,中國的文學總和,可以媲美希臘和拉丁,甚至再加上斯拉夫、印度文學的總和。這是我們中國人研究神學的一大幸事。

 

3,道德文章。

視「道德文章」為一體,是中國傳統文論一大特色。必欲擯「道德」于「文章」之外,無異乎抽中國古典文學之脊樑。別裁「道德文章」與「道德說教」,是繼承與揚棄的關鍵。中國傳統士大夫人生目標和成就往往被以「道德文章」來加以概括。「道德文章」也是中國社會和歷史對個人進行評判的基本坐標。道德文章的要旨,在於「德」與「學」的統一,即如《中庸》所說:「君子尊德性而道問學」。「德」與「學」不是矛盾的,而是相互促進的。

在中國文化中,「道德文章」精神源遠流長。孔子的「文行忠信」(《論證.述而》)四教之法可謂「道德文章」建構的精神發端。孟子將道德文章內在精神一致性概括成「知言養氣」說,即「吾知言,吾善養吾浩然之氣」。(《孟子.公孫醜上》)荀子根據一個人所具備的道德(即道德之「行」)和文章(即道德之「言」)不同,將人依次分為寶、器、用、妖四個層次,這即是:「口能言之,身能行之,國寶也;口不能言,身能行之,國器也;口能言之,身不能行,國用也;口言善,身行惡,國妖也。」(《荀子.大略》)顯然,所謂國之寶者即是做到能言與能行的統一。蘇軾曾用許多說法表達「道德文章」的概念。如稱讚韓愈是「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濟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奪三軍之帥。」(《潮州韓文公廟碑》)此處的文、道、忠、勇四個概念顯然有著「文行忠信」的痕跡。

中國文化所推崇的「道德文章」,首先是指文章出於道德,文章傳承道德。王充《論衡》強調:「文人宜遵《五經》六藝為文,諸子傳書為文」,要「發胸中之思,論世俗之事,非徒諷古經、續故文也。」如此則能「論發胸意,文成手中。」其次是指道德為文章之骨,文章憑道德而立。傳統上對道德的理解可以有多種內涵,但大致可從三個層次判斷一個人:第一,他在大是大非面前是捍衛民族大義還是出賣國家利益;第二,他在現實生活中是邪惡奸佞之徒還是溫仁敦厚之士;第三,他在為人細節上是嚴於律己還是存在道德瑕疵。雖然在具體歷史時空中,對道德的內涵有著不同的理解,但是,家國目標和民族大義卻一直是中國社會及士大夫對道德文章進行評價的主要標準。如包拯、岳飛、文天祥等人,即使他們都不是以文章名於當世,但是以其高潔的道德、崇高的人格和偉大的事業而受到世人的景仰,其所作之文都得到後人的珍藏與傳播,並以其立德之業為後世留下重要的「文章」。對中國士大夫或君子而言,道德文章是其內在的精神世界的外化。有道德即有文章,但狹義的文章不一定即是道德。孔子說的「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論語.憲問》)即是此意。宏大的人生目標也許會達不到,但是必須樂觀奮進,積極有為,死而後已。若如此,則個體人生就是有意義的,即能做到青史留名,光耀家譜故里。在此意義上,「道德」不僅已經轉化為「文章」,而且道德和文章也已達到完美的統一。

這種中國文化精神,其實正是一種信仰精神。天主教信仰尤其注重信仰與生活的結合。《聖經.雅各伯書》說:「正如身體沒有靈魂是死的,同樣信德沒有行為也是死的。」(2:26)耶穌說:「凡聽了我這些話而實行的,就好像一個聰明人,把自己的房屋建在磐石上:雨淋,水沖,風吹,襲擊那座房屋,它並不坍塌,因為基礎是建在磐石上。凡聽了我這些話而不實行的,就好像一個愚昧人,把自己的房屋建在沙土上:雨淋,水沖,風吹,襲擊那座房屋,它就坍塌了,且坍塌的很慘。」(瑪7:24-27)

 

4,人文。

《辭海》解釋說:「人文指人類社會的各種文化現象」。可見,人文就是人類文化中的先進部分和核心部分,即先進的價值觀及其規範。人文集中體現是:重視人,尊重人,關心人,愛護人。簡而言之,人文,即重視人的文化。人文,是一個動態的概念。文化是人類或者一個民族、一個人群共同具有的符號、價值觀及其規範。符號是文化的基礎,價值觀是文化的核心,而規範,包括習慣規範、道德規範和法律規範則是文化的主要內容。人文是指人類文化中的先進的、科學的、優秀的、健康的部分。人文是一個寬泛的表達,它包括了文化、藝術、美學、教育、哲學、國學、歷史、法律、政治。

當我們探索天主教與中國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命題時,其最終的落腳點,就在這個「人文」上。我們天主教適應中國的什麼呢?我認為就是適應中國的文化、藝術、美學、教育、哲學、國學、歷史、法律和政治。這些中國的人文傳統,是不可分割的。我們不能只適應藝術或哲學,而不願意適應美學或歷史;我們也不能只適應傳統國學和傳統文化,卻不願適應現行的法律和政治。如果我們這樣做,無疑是割裂了中國,分解了中國。

中國的優秀藝術、美學、教育、哲學、國學,常被我們拿來作為自豪的文化內容。然而,法律與政治卻是保證這些優秀文化得以傳承的必要條件。所以,我們國家的政治制度,和國家的執政黨,都是我們應該支持與擁護的。當年,鄧小平同志曾回應一些人說的「愛國不等於愛這個國家的制度和執政黨」,他說:這是很奇怪的邏輯,「難道國家只是空虛的概念嗎?愛中國,不愛自己的社會主義制度和中國共產黨,那愛什麼呢?」是的,愛國就是愛她的人文,她的國學、歷史、地理、法律、政治。愛國而不愛自己國家的人文,這就像我們說愛自己的家,但卻不愛自己的父母或家人一樣。

竊以為,今天我們要探索天主教適應中國文化,具體可能需要從以上這四方面入手。

__________

撰文:上海教區馬達欽輔理主教。

【完】來源:馬達欽主教微博。

他堅信天主教能夠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寫於金魯賢主教誕辰一百周年之際(四)

相關文章:

【博文】馬達欽輔理主教記金魯賢主教誕辰百周年(三)

【博文】馬達欽輔理主教記金魯賢主教誕辰百周年(二)

【博文】馬達欽輔理主教記金魯賢主教誕辰百周年(一)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1. 關於我們 - 13 emails
  2. 中國:信眾在嚴寒與監控下送別姚良主教 - 6 emails
  3. 中梵關係影響利瑪竇神父的列品進程 - 6 emails
  4. 中國家庭問題複雜,牧職人員將關注世界主教會議成果 - 6 emails
  5. 中國遼寧教區主教被當局暫停職務 - 5 emails
  6. 【特稿】單國璽樞機葬禮的錄音講道全文 - 5 emails
  7. 【博文】福建寧德白主教朝聖地的感悟 - 5 emails
  8. 【特稿】南亞修會會士隨人口轉變而調整 - 5 emails
  9. 政府動員主教開會,河北教會氣氛緊張 - 4 emails
  10. 【文件】致在中國天主教徒文告 - 4 emails
  1. 越南病人在天主教醫院內,尋求聖母的慰藉
  2. 爭議福傳團體始創人費濟生神父,被拘留半年後受審
  3. 澳門聖若瑟中學明年重新啟用,校長受訪談新計劃
  4. 【視頻講道】四旬期第四主日(甲年)2017.03.26
  5. 教宗方濟各公布世青節文告,效法聖母認識聖召
  6. 【鹽與光:教會透視】:2017.03.23
  7. 【博文】看《沉默》
  8. 曾俊華首次公開談及其信仰,引教宗勸諭道從政信念
  9. 德國天主教會收入豐裕,卻削減預算引起爭論
  10. 菲律賓主教警告提防聖比約十世會
  1. 社會議題很多.神父不見得都能處裡面對. 時時進修確有必要. 但是個人覺得神父們更須要明確把持的,就是面對個別教友時的態度.不要因為對一般教友的認識,而有預設立場...
    Said Theresa Huang on 2014-08-12 23:32:00
  2. 同意,美洲才正確。謝謝指正。...
    Said cathnewschina on 2014-06-06 13:39:00
  3. >相比之下,美國天主教人口佔多數,達百分之四十九 美國? 美洲?...
    Said forst on 2014-05-31 06:07:00
  4. 停擺逾十年的「天主教藝術工作者聯誼會」! 失聯的教友多著呢,天主教就是動不起來!...
    Said yy Wong on 2014-05-23 16:08:00
  5. http://www.txlyd.net/2014-02-04-02-55-52 同性戀與廣義基督教 金賽、達爾文與性革命 新一代福音派如何處應同性戀? 基督...
    Said Ming XING on 2014-05-19 08:19:00
  6. 恭喜中华大地早于1927年,即圣女小德兰回归天父家中30周年之际,迎获圣女胞姊亲赠之圣女圣髑!且是由第一批国籍主教中之朱主教带回。历史在此连接,时空在此汇聚——...
    Said nanjiqie on 2014-05-17 03:33:00
  7. 蓝皮书尽胡说八道,满口胡言乱语,不可信。西方是自由民主,那共产党也可以明目张胆地搞宣传,搞渗透呀!看它有没有市场,有没有人信?这么多年来中共一直不遗余力地搞小动...
    Said Adrew on 2014-05-08 22:14:00
  8. 教宗若望廿三世任內曾祝聖羅光、鄭天祥及杜寶晉等三位在台灣的主教...
    Said Pius Wei on 2014-05-05 00:19:00
  9. 強烈呼籲地方官不要以所謂違建為幌子迫害基督宗教,為所欲為,不要呼天降罰...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 ...
    Said nanjiqie on 2014-05-02 03:39:00
  10. 個人認為單樞機有很美麗的德行,但我們不可疏忽宣聖是天主的恩寵,而不是人的作為。讓我們繼續祈求這恩寵。...
    Said Andrew Chan on 2014-05-01 17:42:00
UCAN India Book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