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天主教堂建築存些許「違章」,誰之過?

標籤連結: , , , ,

21 March 2016

【評論】天主教堂建築存些許「違章」,誰之過?

溫州平陽溪眉基督教堂十字架近日被拆

近期十字架被強拆的新聞不斷,讓信主的人真是揪心到了極點。天主教堂的十字架目前波及雖小,但是被思想工作,被軟硬兼施、被恐嚇利誘等層出不窮啊。唉!這些與習近平書記一再強調的法治社會,依法治國論調顯得是如此格格不入,甚至背道而馳。

天主教會為什麼也會存在些許「違章」的狀況,難道是我們所願意的嗎?不!我們的教會自始自終教導我們:遵紀守法,愛國愛教。說得直白點,也是被逼出來的「違章」,因為:

1,對於天主教,任何部門或官員都會犯上「過敏症」,除了宗教主管部門之外,都願意與天主教「劃清界線」。也不願在拆擴建教堂的各項手續中與教會扯上關係,不願與教堂「沾親帶故」。有關部門不敢受理或辦理教會遞交的報告或申請,以無政策規章可循予以推託(其實也難怪,他們基本上都是宗教方面的文盲)。所以,一些拆擴建教堂的手續往往只停留在宗教主管部門的審核同意這一關,因為他們對教會有較為深入的瞭解,知道該怎麼做。

2,害怕教會清算歷史的舊賬,誰也不願攤上這事,故以各種理由「研究」。教會為要求完全落實宗教政策走投無路之時,最終只能不甘心地「放棄」追究。教會的祖業被蠶食了,教友們只能奮發圖強,自力更生,自購新地。但重啟拆擴建教堂的各項手續,被許多部門推託著,想按照程式如期辦理相關手續是談何容易啊!

3,教會自覺被人誤視為「二等團體」,所以對於土地證、房產證件的辦理更加執著,因為這是身份的確認。但是,當教會一而再,再而三地遊走於相關部門時,會得到很多諸如此類似的話語:「你們只管建,快點建起來,反正我們不會阻止的」、「你們是教會,是慈善機構,勸人為善,你們也都是義務做好事,大家都會理解的;你們的資金又是大家辛苦籌集的,只管建造吧,只是快點完工」。試問:若是建造如此龐大的教堂,它是違章建築,怎麼會沒有相關部門出來制止?難道這不是行政不作為嗎?現在卻讓教會買單,情理何在?!讓打老虎拍蒼蠅部門將行政不作為的部門或官員,甚至瀆職者法辦,以正視聽才是一個理。

4,據說權力機構有內參檔,強制要求將天主教堂的財產「張冠李戴」,一定要置於「愛國會的名下」。可想而知,教會願意嗎?誰也不願意。教會出錢買地基,建教堂,最後卻掛在不相關組織的名下。傻啊!市區或繁華城鎮教堂迫於無奈,只能接受,農村教堂就不同了。同時,那些年沒有任何審批手續的農村建築比比皆是,教堂建設也在此大背景下建造起來了。

5,新教堂的建造均是自籌資金,都是信徒們省吃儉用,甚至是捐獻了棺材錢。既是如此,每個教堂還是存在資金上的嚴重不足,而辦理相關手續又是費、費、費,哪來的資金交費啊!教會報告相關部門結合歷史給予規費減免,但總是石沉大海,沒有回復,辦理各項手續總是加戛然而止。

然而,事實上,現在的強拆十字架還是「掛羊頭賣狗肉」,以拆違之名,拿下十架為實。二零一四與二零一五年的毫無掩飾,赤裸裸的強拆十字架被人唾駡,遭致國際的譴責。今年,強拆十字架的尾巴又露出來了,上層人士口口聲聲說不拆十字架,基層人士則毫無收手之實,上層人士處處為基層人士辯解,總是說基層可能還沒有收到上級的精神。明理之人清楚知道這是離間計,這個時候上級的決策傳達到下級怎麼又回到「快馬加鞭」的時代了嗎?怎麼會如此之慢!能不能做到像上午中央的會議精神,下午就已經傳達到了省市,甚至有鄉鎮晚上就唱起了回應的嘹亮「紅歌」?

怎麼辦?我們強烈要求:儘快拿出補救辦法,讓教堂建築佩戴上合法之身,讓最強調守法(甚至是守良心之法)的教會與信徒們成為真正的「社會良心」。

__________

撰文:溫州老教友,中國大陸一位天主教徒。

【完】

相關文章:

愛國會主席稱浙江強拆僅屬個案,政府鼓勵宗教發展

溫州再有天主教堂十字架被拆,為今年首宗

溫州強拆十字架再現,基督教牧職人員被羈押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