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追憶宋宏斌神父的福傳剪紙藝術

標籤連結: , , ,

12 February 2016

【特稿】追憶宋宏斌神父的福傳剪紙藝術

宋宏斌神父的中式天主教剪紙藝術作品:《十字架上的耶穌》。(圖片來源:中國天主教)

說起中國民間剪紙藝術,大部分人都不陌生。它有著悠久的歷史文化背景,由民間淳樸的農民們創造,用於裝點生活或配合民俗活動,是交融於百姓生活的重要藝術形式。它常常被用在慶祝中國的傳統節日中。過節的時候,老師和孩子們喜歡在窗戶上貼上各種剪紙——窗花,不僅能夠烘托喜慶的節日氣氛,也帶來了趣味性、藝術性、美的感受,美化了人們的物質生活和精神世界。隨著時代潮流的發展,如今這種民間傳統手藝已經被逐漸淡化,但在大部分人的心中,這種美麗的民間藝術之花,仍像飄落在鄉野的花朵一樣,為世人所知,所念。

宋宏斌神父,聖名若瑟,是一位熱愛剪紙,通過剪紙藝術傳遞信仰的可愛牧羊人,也是開創中國福傳剪紙藝術的優秀藝術家。一九七一年七月七日,他生於陝西省周至縣樓觀鎮東會村的教友家庭。一九八九年入渭南教區小修院學習,一九九零年轉入上海佘山修道院就讀。一九九七年十月,祝聖為天主教司鐸,後在陝北定邊縣、佳縣、靖邊縣等地傳教。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七日,因心臟病突發,病逝於靖邊縣柳桂灣天主堂,結束了僅僅卅六歲的短暫生命。

宋神父知識淵博,才華橫溢,不僅文筆好,常在中國天主教的各大期刊上發表文章,還擅長中國傳統的剪紙藝術,著有《追尋剪紙藝術的足跡》、《剪紙與字畫福傳》(合著)、《看,這個人》、《七件聖事》、《分享集》等書籍。他的剪紙藝術在國內具有重要的影響力和特殊地位,生前創作了剪紙作品一千七百餘幅,深受教內外人士喜愛,部分作品被國內外愛好者收藏,許多作品被教會報刊採用。一九九七年五月,在上海佘山修院舉辦了個人剪紙藝術展。二零零七年元月,《憂傷的面容》等作品入選「愛德第四屆中國基督教藝術展」。

閱讀宋神父的書籍,從中可以瞭解到關於他創作福傳剪紙的淵源。他的母親非常心靈手巧,十分擅長剪紙藝術,從他記事起,逢年過節前夕,母親都會應街坊四鄰的央求剪一些飛禽走獸、花草樹木、幸福安樂和吉祥如意的圖案,裝飾自家的房舍。那時候的宋神父,雖然年紀尚小,卻唯獨對母親的剪紙藝術饒有興致,常常擺弄著剪刀和五顏六色的紙頭,像模像樣地學著剪一些花樣和圖案。他的文章中字句之間常流露著對母親的思念和孝愛:「母親教導我學剪紙和學別的東西一樣,不能心急,要有耐心,一步一步地學,一直堅持下去,就會掌握剪紙的技巧。」多年來,他始終遵循著母親的教導,在原有的基礎上繼續拜師做學徒,辛苦鍛煉技法,憑藉著自己對剪紙的深厚熱情和對天主的堅定信仰的創作靈感,創作了多幅精細秀麗的福傳剪紙作品,在教會生活中廣為流傳。

將中國民間剪紙工藝與教會福傳結合在一起,進行突破性的大膽創作,在天主教的藝術作品中並不多見。處於多元化社會的今天,需要多元化的福傳方式,才能夠被更多的人接受。無論是宣講、寫作、繪畫,還是像宋神父這樣的手工藝品,都是為展現主賜神恩,傳遞主愛,都是在做救恩的事情。

通過宋神父的作品,可以感受他的慧心巧思與深厚的靈修精神。他的作品多以耶穌、聖母、聖徒、聖女等聖像為主,也常以聖經故事為主題進行創作,比如佳作《馬槽裡的耶穌》、《逃亡埃及》、《最後的晚餐》等,風格獨特,新穎別致,可以說是「剪中有畫,其味無窮」。

《善導之母》是一幅融合了中國傳統文化與基督信仰的聖母圖。既與眾不同,又生動美觀。聖母頭戴薄紗,上身飄幡為衣,下身重裙內外長短,面容慈祥、平和,雙手合十,腳踩蓮花。蓮花在中國意為出淤泥而不染,是聖潔的象徵。聖母身處水波之中,緩緩而來,姿態嫻雅、端莊,形態與中國古代觀世音菩薩的形象非常相像。巧妙地融入了濃厚的中國佛教和民間藝術元素,創作的是一幅中國式聖母瑪利亞的形象。

一組描繪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作品,名為《十字架上的耶穌》,共由五幅畫面組成,每幅圖案各選取一個不同視角和不同表現風格創作,獨出心裁,別具特色,深入表達了耶穌受難時的痛苦。《十字架上的耶穌(三)》是其中一幅最耐人尋味的作品。畫面選擇以遠視角進行刻畫,耶穌正被釘在荒蕪之地的十字架上,頭低垂著,身體蜷縮,顯然已經體力耗盡,他經受了極殘酷恐怖的刑罰,肉身的痛苦折磨著他,黑暗開始籠罩大地,氣氛悲涼,死亡的痛苦正在一步步靠近他。作品巧妙運用剪紙陰陽、明暗的藝術佈局效果,耶穌主體和周圍黑暗的環境是暗色,中間空隙部分是亮色,像是正在處於死亡邊緣遠處黃昏投來的最後一抹光亮,淒涼、孤獨無助,生動顯現耶穌受難時的情景,看後仿佛深陷其中,不禁令人黯然神傷。

與《十字架的耶穌(三)》不同的是,作品《十字架上的耶穌(四)》則將觀眾的視角拉近,重要刻畫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時苦難的形態與神態。耶穌背起十字架獨走苦路到達了髑髏之地後,已遍體鱗傷,他頭戴茨冠,衣服被撕得粉碎,身體與臉部滿是傷口與血水。令人觸動最深的是這裡特別刻畫的耶穌的眼神,那是一雙流露著顧念、孤獨、痛苦,又充滿堅定情感的眼睛。他被釘在十字架上,「路過的人都侮辱他,搖著頭說:『哇!你這拆毀聖殿,三天內重建起來的,你從十字架上下來,救你自己罷!』同樣,司祭長與經師也譏笑他,彼此說:『他救了別人,卻救不了自己!默西亞,以色列的君王!現在從十字架上下來罷,叫我們看了好相信!』」(谷15:29-32)耶穌左邊垂死的犯人臨死前說:「你不是默西亞嗎?救救你自己和我們罷!」(路23:39)與耶穌被捕時撇下他,自己逃跑的門徒們相比,右邊的兇犯或許更多了些信心與希望,面對死亡的來臨,他祈求救贖。這是耶穌的極大痛苦,他知道如果他被釘死,那些因他而相信天主的百姓將因此喪失信德,他們的希望將破滅。即使在這種難以想像的痛苦中,耶穌依然說:「父啊,寬赦他們罷!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做的是什麼。」(路23:34)耶穌慈愛的心腸始終在為著救贖人類,以自我的犧牲給予愛和寬恕。

「一剪之巧奪神功,美在人間永不朽。」著名文學家郭沫若生動地評價過剪紙藝術的美。憑藉一把剪刀,一張紙,和自己的巧手靈思,宋神父就將人們帶進了妙趣橫生的剪紙藝術世界。他的作品,結構上千刻不落,萬剪不斷,線條上優美,富有節奏感又連接自然,形象上抓住了物象特徵,大膽捨去次要部分,使主體一目了然,形成氣勢流動,大氣磅礴的優美感。

剪紙藝術也是創作者內心情感的一種表達,正如一個人的心靈豐富程度決定著世界豐富的美。宋宏斌神父善良、淳樸的內心世界同樣影響著他的藝術作品。他的聖母圖、耶穌圖單純質樸、清新自然,不矯揉造作,不裝腔作勢,真正證實了那句:「樸素與自然,這似乎應該是美的極致。」他的作品還顯示這樣一個特色:形式從不以負載過重的內容,這包括不讓它再現逼肖的現實圖畫,以及不讓它表現超出其形式所能容納的觀念內容。作品以簡而明,展示一種情緒,一刹間的心境,是美的愉快,使觀者於不覺之間得到一種內在的滿足。

質樸從來是許多藝術家所努力追求的,宋神父的朴與真是他的真本色,源於他美好的心靈和對基督信仰、精神境界的無限追求,促使他鍥而不捨地專研剪紙藝術,並為教會福傳與發展貢獻了自己的畢生力量。時值宋宏斌神父逝世八周年之際,希望更多的人能夠看到並喜歡他的剪紙作品,更深刻領悟天主的大愛,堅定信仰的根基,將福傳事業延續下去。

_________

撰文:張卉。

【完】來源:《中國天主教》。

相關文章:

主管文化的樞機推動教會重投當代藝術

【評論】牧靈工作者的形象──讀《牧靈的藝術》有感

中國冰雕藝術家於耶路撒冷冰雪節獻藝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