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蔚和平神父追思彌撒,生前籲梵蒂岡勿急於求成

標籤連結: , , , ,

7 January 2016

蔚和平神父追思彌撒,生前籲梵蒂岡勿急於求成

陳日君樞機向蔚和平神父遺像奉香。

【天亞社.香港訊】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為早前在河邊被發現死亡的蔚和平神父舉行追思彌撒,逾二百位天主教徒參禮,包括幾位國內專程而來的教友。

由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在聖安德肋堂舉行的彌撒,有夏志誠輔理主教及十位神父共祭。

陳樞機在講道中透露,這一年來公安多次叫蔚神父不要跟他接觸,「其實我從來沒有主動接觸他,他也很少來港和我見過面。緊緊把我們連繫在一起的是對慈母教會的敬愛」。

樞機質疑國內到處裝了監視器,為何還未能為他的死因定案;同時指出,大陸除了有自殺也有「被自殺」的情況,即使定了案也不一定能安心。

蔚神父原應於十一月七日抵達東北遼寧省,但警方於十一日通知其家人,指有人八日在流經山西省的汾河發現其遺體。

據蔚神父有份創辦的網站《天主教在線》公告,警方仍在調查蔚神父的死因。負責調查的萬柏林公安局在加班加點的努力尋找線索,並呼籲曾於六日與其接觸者主動聯繫,提供更多線索,便於早日案情大白。

公告又說:「屍檢報告至今未有結果。不過,警方澄清說,自始至終警方都未認定過蔚和平神父屬於自殺。」

時間屬於祂,默默耕耘做光做鹽

在講道中,陳樞機又部分讀出蔚神父一篇題為《時間屬於祂》的文章。他說:「在復活夜聖燭禮儀中主禮高聲宣講這真理『時間屬於祂』。既然『時間屬於祂』我們就不要心急。」

「在目下的情形中,中梵交談能有結果嗎?政府已穩固控制地上教會的『主教團』,他有理由把宗教自由還給教會嗎?就算達成協議,如果中國政制不徹底改變,有可能執行協議嗎?」

「現在得不到宗教自由,不要緊,我們能等,初期教會不是等了三百年嗎?但在等待中我們還是能默默耕耘,誰也阻不了我們傳耶穌的福音,做光做鹽。」

陳樞機說,「蔚神父也有充滿智慧的話送給我們教廷的高官。他說:『在這等待的期間,不要為了討好中共政府放棄自己該做的事,要鞏固忠於教宗的主教、神父、教友,給他們精神力量的支持』。」

據悉,蔚神父這篇文章早於中梵兩方去年十月中旬談判之前完成的。而最近來自四川的消息指,中梵談判後不久,成都教區通過民主選舉產生的主教候選人唐遠閣神父獲教廷批准。

《亞洲新聞》主編貝納德(Bernardo Cervellera)神父早前表示:「據從中國獲悉的消息,似乎北京仍然堅持聖座承認全體官方教會主教(包括非法的和被絕罰的)」。

就此,陳樞機十二月卅一日在自己的博客撰文說:「如果這項消息準確的話,中方這樣的要求能被梵方接受嗎?這樣的方案還尊重教宗對主教們的任命權嗎?」

然而,疑似有官方消息渠道的大陸網民「義峰」在《天主教在線》透露:「梵蒂岡已秘密承認大概二十位主教候選人。〔成都個案〕這不過是給中方一點面子,以便這邊投桃報李,把它已經委任的人一個個『選』出來。」

對於候任唐主教的祝聖禮,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國研究員對天亞社說:「誰去祝聖他,將會是另一個中梵關係的風向標。也許他會跟別的雙認可主教候選人一起在其他地方祝聖,以避免由雷世銀主禮。」

雷世銀神父因接受非法祝聖為樂山教區主教而被教廷公開絕罰。然而,在中國當局眼中,他在四川省教會的地位最高,既是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也是省愛國會主席。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Doubts cast over probe into Chinese priest’s mysterious death

相關文章:

【博文】陳日君樞機:蔚和平神父追思彌撒講道

活躍「地下」神父溺死河裡,暫時死因不明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