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陳日君樞機:蔚和平神父追思彌撒講道

標籤連結: , , , ,

31 December 2015

【博文】陳日君樞機:蔚和平神父追思彌撒講道

陳樞機向蔚和平神父遺像奉香

教會禮儀在聖誕節翌日安排了首位殉道聖斯德望瞻禮,隔了一日又紀念被黑落德殺害的諸聖嬰孩,在小耶穌的馬糟前已流了不少鮮血。在這普天同慶的日子裡紀念亡者絕沒有什麼不適宜。

天主聖子降生成人,取了我們罪人的肉軀,為能參與我們的死亡,使我們能參與祂的復活、永生。我們為喪失朋友蔚神父而悲傷,但在信德中我們是充滿希望的。

彌撒是感恩祭,我們今晚為蔚神父豐盛的一生感謝天主,領洗的恩寵,聖召的恩寵,多姿多采為天主子民服務的恩寵。他的年齡祇是我的一半,但我多麼羡慕他:教育青年,傳教,栽培聖召,服務在社會邊緣、在貧困中生活的人們。恩寵越多責任越 大。蔚神父一定感到自己欠天主很多,我們為他祈求慈悲的天主,彌補他的一切缺失。

回歸後,我們和大陸的教會雖屬一個家庭,但看來像是兩個世界,我們享受信仰自由,他們還在水深火熱的教難中。我們那些兄弟姊妹為保持信仰要有極大的勇氣,付出極大的犧牲。

我們當然要盡力打破這兩個世界之間的隔膜,我們能獻出棉力幫助他們是我們的福份;他們的榜樣使我們慚愧,勉勵我們珍惜我們的信仰自由。但有人對我們兄弟之間的交流不太放心。這一年來公安多次叫蔚神父不要接觸陳樞機。其實我從來沒有主動接觸他,他也很少來港和我見過面。緊緊把我們連繫在一起的是我們對慈母教會的敬愛。

蔚神父離世已過了七七。國家公安到處裝了眼睛監視人民的行動,竟還未能為他的死因定案(一早就說他自殺了,後來改口說他們從沒有肯定他自殺),這叫我們怎能放心?既未定案我們不便猜測。但定了案我們能安心相信嗎?我們已學到在大陸除了有自殺也有「被自殺」的。無論如何這粒麥子已落在地裡,願它早日結出百倍的果實。

有人傳給我蔚神父的一篇文章(不知有否刊出過),這篇文章充滿智慧。今晚如其聽我講道不如讓蔚神父講道。讓我把他的這粒智慧的種子種在你們心中。

這文章的題目是「時間屬於祂」。在復活夜聖燭禮儀中主禮高聲宣講這真理「時間屬於祂」。既然「時間屬於祂」我們就不要心急。

在目下的情形中,中梵交談能有結果嗎?政府已穩固控制地上教會的「主教團」,他有理由把宗教自由還給教會嗎?就算達成協議,如果中國政制不徹底改變,有可能執行協議嗎?(別的宗教有愛國會,天主教可沒有嗎?人民沒有言論自由,天主教徒 可以有言論自由嗎?)那麼怎麼辦?我們不能為了達成協議而放棄真正的宗教自由(教宗方濟各在韓國對亞洲主教們說:「在對話時,我們不能否定我們的本質(放棄我們的原則,負賣我們的信仰)」)。

現在得不到宗教自由,不要緊,我們能等,初期教會不是等了三百年嗎?但在等待中我們還是能默默耕耘,誰也阻不了我們傳耶穌的福音,做光做鹽。這正是教宗本篤在九年前的斯德望瞻禮日,向我國教友說的:「我特別記得教難中的兄弟姊妹,求主幫助他們恆心到底,就算面對眼前全面的失敗也不要灰心」。

教宗方濟各曾在問候新祝聖的主教們時說過:「我們記得那些不能來參加這聚會的兄弟們,我們大家鼓勵他們:他們的苦難一定會帶來偌大的收獲。」

蔚神父也有充滿智慧的話送給我們教廷的高官。我希望有機會傳給他們。他說:「在這等待的期間,不要為了討好中共政府放棄自己該做的事,要鞏固忠於教宗的主教、神父、教友,給他們精神力量的支持。」

各位教友,我記起出名的希臘寓言。一隻在上流飲水的狐狸,見到在下流飲水的羔羊,竟對他說:「你污濁了我飲的水,我要懲罰你。」我們希望牧羊者及時來救這隻羔羊。這不能說是「搞對立」吧!

各位教友,我們為蔚神父豐盛的一生感謝了天主。蔚神父的死因至今未有定案使我們不安,我們要用祈禱來支持大陸的兄弟姊妹。

蔚神父提醒我們「時間屬於天主」,讓我們感恩接受他富有智慧的反省:不為了眼前的成功負賣良心,在耐心等待美好的將來時,勇敢地、謙虛地做我們信徒該做的事。
__________
撰文:陳日君樞機
【完】來源:陳日君樞機博客《平安抵岸全靠祂》
蔚和平神父追思彌撒

相關文章:
活躍「地下」神父溺死河裡,暫時死因不明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