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中国家庭问题复杂,牧职人员将关注世界主教会议成果

標籤連結: , , , ,

6 October 2015

中国家庭问题复杂,牧职人员将关注世界主教会议成果

内地一对新人在教堂内宣认婚姻盟誓。[资料图片]

【天亚社.香港讯】虽然昨天(十月四日)召开的世界主教会议没有大陆主教与会,但面对中国复杂的社会牧灵现况,全国各地神职人员对梵蒂冈讨论以家庭为主题的这个会议非常关注,并希望能汲取会议成果。

据民政部今年六月发布的「二零一四年统计公报」,国内离婚率已连续十二年逐年递增。离婚人数持续走高,从一零年的两百六十七万余对,增加至去年的三百六十三万余对。

这数据反映的社会现状,中国天主教徒也不能幸免。就像在天主教大省河北的献县教区,何井河神父曾为一个堂区做统计,近一成教友家庭有婚姻问题,「虽然总体来说信教的离婚率还是低于没有信仰的人,不过十分之一还算是严重」。

一位教会法专家对天亚社说:「在国内闪婚、闪离的现象常见,按民法离婚很容易,有的一刻钟就可以办下离婚证书。这种草率的离婚现象,冲击著教友的信仰,也挑战了牧者的工作能力,面对这种现象,很多牧者没有办法,不知道如何处理。」

在南方服务的伯多禄神父也认同离婚问题严重,不过指出更合乎现实的,是「压根就没结婚,只是住在一起,有了孩子后,男的离开,由女的带孩子,这样的事多了」,并且还有婚外情等问题。

 

问题根源和教会关顾工作

在江苏省服务的保禄神父对天亚社说,在他们那里,婚外情是更普遍的问题。他归咎于与社会道德丧失和家庭观念单薄有关。

他续说,教友在遇到婚姻问题时,多会请教会帮助,但当然也会有个别教友不听教会的劝导。一般老教友家庭会比较好些,「新教友家庭对此的重视程度不是很高,受到社会上的负面影响多一些」。

他认为,教区里有夫妇恳谈会等活动,能够切实帮助一些教友的婚姻。不过,范围还不是很大,因为能够参加的夫妇还是少数。

伯多禄神父曾修读心理学,这两年他主要利用这门知识从性教育、婚前及婚后辅导三方面帮助教友,但他坦言没有一个统一平台去处理,难以工作。

教会法专家表示:「很多人在还未了解婚姻的真正意义、目的、性质、义务与权利的情况下,或在不情愿、没有深思熟虑的情况下,就稀里糊涂地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之后也就随随便便的离婚了。像小孩子闹著玩一样,把婚姻当儿戏。」

这位大陆神父说,另一方面教会也要负上责任,像牧者没有做好婚前准备及调查工作,教区或堂区没有提供婚前学习课程,没有教导准夫妇有关教会对婚姻的训导。

何神父也说,现在的教会婚姻辅导中心在心理辅导层面,在课程设计上对教会法有关婚姻限制的东西很少,「所以教会的婚前辅导变得和社会上的没什么区别,我们反省了很多人性层面的东西却忘记了自己信神」。

面对教友的婚姻危机,他一般会尽可能劝说破镜重圆,「但如果根本没有明确的婚姻目的和婚姻合意,还是想办法能通过教会解除就解除,即使不能解除的、再婚的,也会鼓励其不要失望多进堂」。

 

传统婚姻观及婚姻无效程序

除了面对离婚的感情冲击,教会传统婚姻观及办理婚姻无效手续,也增加当事人甚至其家人的痛苦。

何神父对天亚社说,在河北当地,「老教友只知道结了婚就不能离婚,所以离了婚的一般就不进堂了,甚至连父母也不领圣事了」。

不过,他说:「七十前的基本还遵守这老规矩,八十、九十后都不管那事,很多只是父母强压着不离婚,但他们的婚姻其实已经是死的,只是为了教会规矩自己过自己的。」

至于办婚姻无效程序,由于历史上的政治原因,过往国内没有教会法庭,这些手续交由香港教区代理,直至近年由于数量太多,加上文件传递或联络当事人有困难,已不能再为有着近千万信徒的中国教会承担这工作,使得积压个案有增无减。

山西省新绛教区武俊维主教对天亚社说,目前最迫切的问题是教友与无信仰者在得到教会豁免限制后,在教会内合法结婚后,又因种种原因离异,这样的婚姻想得到解除,必须上报宗座,这个太不容易,可能三年或四年都下不来。

据悉,近年已有约五位大陆神父获得教会法博士学位,十多位获得硕士学位,可暂时缓解困难。

此外,教廷近期公布了教宗方济各的两道手谕:《主耶稣温和的审判者》和《温良与慈悲的耶稣》改革婚姻无效的诉讼程序,文件并非赞成解除婚姻,而是加快有关的审理程序。

何神父表示,简化程序是应该的,特别是中国有的很明显婚姻无效,但就是求不下来,有的要用上两、三年时间审理,教友没发等就违法再婚了。

保禄神父指出,国内教会与境外仍旧有一些沟通的不便,「如果能够放权给地方主教,或者在慈悲年中放权,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漫长的等待,对苛待解决的教友家庭来说,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他不担忧简化程序会导致更多教友离婚,「如同其它抉择和诱惑,对于不愿隐忍的人,即使教会规定了,他们仍旧会不在乎。对于那些在乎的人,即使程序简化了,他们还是会坚持他们的选择」。

前述的教会法专家指出,过往国内大多数教区缺乏人才去办理这事,所以很多本来可以解除或宣布无效的婚姻,却被耽搁,没有及时处理,造成负面影响。有的信友因着民法离婚之事,被停圣事,甚至丢掉信仰。

他说,如今简化了程序对中国教会确实带来很多方便,「无效婚姻个案不需要再经过二审法庭来判决。因为国内很少有二审法庭,有的教区连一审法庭都没有,绝大部分个案都要递交到罗马圣部审批,这样既花时间,又费钱财」。

【完】

相关文章:

主教会议召开在即,港婚姻辅导工作者盼突破对错之辩

教宗手谕只加快婚姻无效诉讼程序,而非为解除婚姻

汤汉枢机未获邀出席,最大华人教区缺席世界主教会议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