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南亞修會會士隨人口轉變而調整

4 August 2015

【特稿】南亞修會會士隨人口轉變而調整

印度天主教徒在孟買的一次示威中手持十字架。

在橫跨印度北部大部分地方的嘉布遣會會省裡,六十七歲的彌額爾.蒙達納特(Michael Mundanatt)是五名最年輕的會士之一。他也很可能是最後一位。

蒙達納特修士與十多名嘉布遣會士一起住在新德里外圍的克里斯特喬蒂省總會院。他說,他「不擔心」自己是最年輕的修士。

然而,他的省會長曾普.艾.若瑟(P.A. Joseph)神父注意到區內好幾個修會可能再沒有修士。他說:「在我們的會省,沒有人加入成為修士。」

亞洲主教團協會七月二十日在泰國主辦專題研討會,亞洲區的男女會士聚首一堂,探討傳教使命中所面對的新挑戰。

整個南亞的修道人士也像嘉布遣會士一樣,看到一些影響他們未來修道生活的重大轉變。在孟加拉、印度、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等國家,修會的特質顯然正在發生變化。

若瑟神父論及印度的情況說:「現在少了來自傳統天主教地區的人,更多是來自部落和貧困社群。」

他說,現時新加入印度十二萬五千名修道男女行列的,大多數來自二十世紀下半葉傳教士活躍的地區。

僅三十年前,印度修會人士主要來自喀拉拉、果阿、卡納塔克邦,以及加爾各答和孟買等城市,這些都是有數百年歷史的天主教社區。

這一人口變化在其他南亞地方也是一樣。

孟加拉數十年前,絕大多數的修會人士來自傳統孟加拉天主教家庭。今天,大多數來自原住民家庭。

孟加拉修會會議主席雅各伯.格萊曼(James Clement)神父說:「越來越多的新修道人是來自部落社區,那些來自孟加拉的正在減少。」

他估計,在這個以伊斯蘭教為主的國家裡,現在來自原住民社區的男女佔一千二百廿五名修會會士中的六成。來自傳統孟加拉天主教家庭的會士約四成。這與過去的情況恰好相反。

據巴基斯坦全國正義和平委員會協調員卡席夫.安多尼(Kashif Anthony)表示,修會會士傳統來自果阿天主教社群,但今天更多的人是來自旁遮普的社群,這是本國的最大族群。

安多尼說,大量的果阿天主教徒是從巴基斯坦遷移離開,因此導致了人口結構的變化。

據巴基斯坦修會會長領袖會議的主席巴斯卡爾.保祿(Pascal Paulus)神父說,巴基斯坦教會起源於外國傳教士。然而,在過去十年,外國傳教士的數量已大幅下降。

他說:「那些目前仍在服務的正慢慢地減少。政府政策、恐怖主義和歐洲聖召的減少都是原因。」

他說,招募本地男女會士是另一項挑戰。這位道明會省會長歸咎於唯物主義、媒體和智能手機。他說:「我們也許也忘記了我們的根。人們很難在我們身上找到一種理想的宗教生活。我們需要成為那些真正致力和平與對話的人。」

然而,教會其他成員說,年輕人仍然吸引到獻身生活來。

拉合爾聖方濟各沙勿略修院院長阿西夫.若望(Asif John)神父告訴天亞社,巴基斯坦過去十年擁抱宗教生活的男女,特別是加入宗教生活的年輕人,數目呈漸進增長的趨勢。

據《巴基斯坦天主教手冊》顯示,神父有三百零八名,包括一百廿二名屬修會團體。此外,還有四十六名修士及超過八百名修女。

基督學校修士會羅耀拉.費爾南多(Loyola Fernando)修士說,以佛教徒居多的斯里蘭卡,目前約有三千四百名修會會士,大部分是女性。

教育

印度修道議會全國秘書長若瑟.曼納特(Joe Mannath)神父說,生活水準提高和家庭規模縮小可能是導致來自傳統基督徒地區新成員數量不斷減少的原因。

這位慈幼會士說:「全球都是這樣的。當家庭變得更小和經濟水平提升,新成員的數目便下降。」他同意印度更多的新成員是來自北部的部落和南部達利特(前賤民) 群體。

這些人口的變化對未來宗教形成產生影響。

嘉布遣會克里斯特喬蒂省會長若瑟神父說,很多修道的新成員「需要發展他們智力和情感的能力。他們有著語言和文化的問題。總體來說,素質較差是主要的關注。」

耶穌會南亞省會長喬治.帕泰里(George Pattery)神父承認較少的新修道是來自傳統的天主教地區,更多的是來自原住民社群。約有四千名耶穌會士在南亞服務。

修道培育多以英語為教學語言,但為許多新人來說,英語至少是第二語言。這可能是一個挑戰,但並不意味著有不良的影響。

他說,有更多的新修道來自非傳統背景會給予教會在南亞地區新的身分。然而,人口的變化意味著教會必須適應新修道對教育和培訓的需求變化。

基督宗教的象徵

雖然修會團體的人口正在改變,吸引新修道過獻身生活的原因恆久不變。

曼納特神父說,大部分人加入修會,是因為渴望服務窮人和病人,並為弱勢群體爭取權益。

在南亞,宗教繼續是教會的外貌,因為學校、醫療設施、職業培訓和社會服務中心仍引人注目的存在著。

區內許多地方在貧窮、文盲、腐敗和營養不良之中奮力爭扎。約二千萬天主教徒在人口中是少數社群,宗教機構和服務成為基督宗教的重要標誌。

曼納特神父說:「在社會層面,我們正在為沈痾的公民社會的提供繃帶。」

然而,在印度的嘉布遣修士意識到未來的變化。

嘉布遣會靈修神學家和培育專家吉斯.曼尼馬拿(Varghese Manimala)神父說,南亞地區同時有神父和修士的修會團體,越來越少新修道加入取代年長的修士。

他說:「神職附加的權力和影響力和缺乏手足之情,正是修會被拋棄的原因。」

六十七歲的蒙達納特修士說,他不擔心誰人將會在修會取代他。他說,修道是他「選擇的道路」,他「不擔心未來有沒有人跟隨我」。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Religious in South Asia adjust to demographic changes

相關文章:

【特稿】東南亞修會人士所面對的未來

特稿】世俗社會與修道人口老化影響東亞天主教會

【特稿】聖伯多祿司鐸兄弟會:傳統禮儀與蓬勃發展的聖召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