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東南亞修會人士所面對的未來

31 July 2015

【特稿】東南亞修會人士所面對的未來

修女在馬尼拉的亞洲獻身生活學院展現燦爛的笑容。

瑪加利大.貌(Margaret Maung)修女沒有穿著修女會衣,而是穿上稱為「籠基」的緬甸傳統筒裙和一件樸素的上衣。

經驗教導她,就算表達其信仰時,也要欣然接受緬甸的文化服飾。

貌修女表示:「在接觸人的時候,這提供了很大的幫助。」她屬於緬甸的欽族,有三十多年的傳教經驗。

貌修女為貧窮婦女服務,尤其是在緬甸南部的伊斯蘭教徒及佛教徒。她的修會嘗試教育婦女認識人口販運及(愛滋病)艾滋病。為她來說,教育婦女謀生技能是「新福傳」的一部分。

這位緬甸聖母傳教女修會省會長指出:「我們從來不會跟人談論宗教,而是透過我們的善行,向非基督徒見證我們的信仰。」

亞洲主教團協會的成員這星期齊聚泰國,以「從事新福傳的獻身生活」作為研討會的主題。

這個會議對東南亞男女修會的成員是個重要時刻。在這個地區很多的地方,修會人士經常站在教會傳教工作的前沿。然而,男女修會的成員卻發現自己的生活及使命正面臨一些新挑戰。

除了菲律賓及東帝汶外,東南亞的天主教徒在他們國家只占少數,大多數人信奉其他宗教。

擔任亞洲獻身生活學院主任的聖母聖心愛子會撒慕爾.卡尼朗(Samuel Canilang)神父指出,正如制度化的教會本身,在這個地區的修道生活仍然被視為是外國的或西方的。

他說:「它仍然需要證明它具有『亞洲特質』。」

耶穌會若瑟.基隆格(Jose Quilongquilong)神父表示,二零一五年被宣布為「獻身生活年」,是一個可以讓修會人士反省他們的「角色、生活方式及使命」的機會。

這名馬尼拉羅耀拉神學院院長問道:「我們現時在這個全球化的世界有甚麽角色?我們在亞洲作為修會人士有甚麽角色?」

為他來說,在一個「世俗化、個人主義及自主」的世界,修會人士是具備「先知」的角色。他說:「我們在如此眾多挑戰的環境中宣講基督。」

從歷史教訓中學習

最先抵達菲律賓的修會是奧斯定會(一五六五年);跟著是方濟會(一五七八年)、耶穌會(一五八一年)、道明會(一五八七年),以及重整奧斯定會(一六零六年)。

這是一段豐富的歷史。有四百年歷史的聖多瑪斯大學的前校長、道明會士羅蘭多.德拉羅撒(Rolando de la Rosa)神父指出,為了計劃未來,菲律賓修會人士必須首先認識過去。

他質疑:「菲律賓修會人士幾乎不存在,我們怎能因過去而驕傲呢?」

他說今天這個國家僅僅有超過七千三百名神父。在大約二千三百名修會神父中,約有一千三百名是菲律賓人。

菲律賓直至最近才能宣稱是亞洲唯一的天主教國家。不過,德拉羅撒神父爭論說,數目眾多的外國修會會士,意味著這個國家仍是一個傳教區。

他表示,「這是非常諷刺的」,「我們被要求到外國傳揚福音,到其他國家福傳,但我們國家本身卻是一個傳教區。」

他指出,當菲律賓修會人士展望未來時,現在的工作是從過去中學習。

德拉羅薩神父表示:「對,我們以感恩的態度回顧過去,但我們從歷史中汲取教訓,因此我們不會再次犯錯。」

更新

印度尼西亞自一九六二年成立主教團以來,就開始有人加入鐸職,而且投身獻身生活的男女不斷增加。

不過,擔任印度尼西亞修會會長聯會主席的方濟會士阿德裏安.蘇納爾科(Adrianus Sunarko)神父指出,大部分修道人都年近五十歲,而年輕人追求修道生活的數字正在下降。

對於年輕人參加修會的數字下降,蘇尼爾科神父把這個情况歸咎於修會人士對聖召「缺乏見證及宣傳」。

蘇納爾科神父表示:「年輕人不認識他們的工作。」「人們不被他們所做的工作吸引。」

不過,年輕人參加教區修院的數量已經有所增加。

印度尼西亞有約二千名教區神父,當中有很多是年屆三十歲以上。在最近幾年,地方教會每年有約三百人獲祝聖為神父,與此同時,有至少二千五百名修生在十四間總修院接受培訓。

然而,印度尼西亞修院委員會執行秘書西普裡昂斯.霍馬(Siprianus Hormat)承認,地方教會需要專注於培育年輕神父的工作,因為他們「傾向於享樂主義的生活方式」。

政治改革、修會成員下降?

在緬甸,政府現時展開的半民主改革可能影響到年輕人投身修道生活的興趣。

緬甸天主教修會聯會執行秘書麗塔.漂(Rita Phyo)修女指出,當地政治情况的改善,為該國年輕一代提供了更多選擇。

她表示:「由於出現政治開放和年輕人已有見識,他們離開國家到外地尋找工作。」

最近的數字顯示,緬甸女修會有約二千七百名成員,而男修會則有三百二十一位,他們的平均年齡為四十歲。

然而,越南的情况就完全不同。耶穌聖心會的阮友文(Nguyen Huu Van)神父表示,越南的聖召正蓬勃發展,尤其在越南的北部。

阮神父指出:「我們有很多神父。單在一個教區,就有二百名神父,而每年約有二百名修生。」

不過,儘管修會人士在越南歷來都具有聲望,但在今日的環境卻受到嚴格的控制。

阮神父表示,大部分修會人士都只限於從事慈善工作,例如在孤兒院、安老院工作及向兒童教授教理。

他說:「我們希望日後,政府會容許修會人士辦學。」他又期望,越南在將來可以在一些如中國、老撾及柬埔寨等地方參與傳教工作。

在泰國,天主教徒在總人口中只占少數,教會人員認為,修會人士扮演著一個特別重要的角色。

尖竹汶教區西爾維奧.色拉斯裏(Silvio Charatsri)主教表示:「整體來說,聖召的數目正在下降,但是要扭轉這個形勢,就只得靠修會人士自己再次作出承諾,幷改善他們奉行這種承諾的方式。」

「獻身生活人士單靠作出指示幷不足够,而是實在地證明他們是其所相信的見證者。」

教育

再進一步,教育仍然是一個主要的挑戰,它將决定東南亞男女修會成員的未來。

卡尼朗神父也在馬尼拉一間修院的研究所擔任主管,他認為現時欠缺有資格及經驗的「培育人員、靈修指導及教授」,尤其在一些如越南、緬甸、老撾及柬埔寨等「冒起的教會」。

他說:「我們現時所面對的年輕人與過去那些相比,在很多方面都有非常不同之處。」

他指出,今天修道生活的追求者,必須作好準備,在「比以往日益複雜的環境」中應付他們的使命。

同樣地,為東南亞國家整體社會提供優質教育,仍然是「新福傳」的重要部分。

擔任菲律寶主教團主席的拉加延暨達古潘總教區教蘇格辣.比列加斯(Socrates Villegas)總主教認為,「我們要把天主教的高等學府視為天主給予教會及社會的一份珍貴禮物」。

基隆格神父表示:「教育是重要的,幷且需要花費,但它是一個協助窮人的方式,為國家提供所需要的最佳教育。」「為了確實服務貧苦大眾,我們需要加强教育工作。」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Facing the future for religious in Southeast Asia

相關文章:

【評論】淺談中國的教區與修會

溫州教區小德蘭女修會舉行二十周年慶

香港教區獻身生活年開幕,無分彼此團結各修會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