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淺談官方對中國天主教會的研究

標籤連結: , , , ,

22 July 2015

【評論】淺談官方對中國天主教會的研究

近日閱讀了又稱宗教藍皮書的《中國宗教報告(2014)》中的天主教部分,內容是對二零一三年中國天主教的現狀作報告和分析。藍皮書由北京的智囊機構中國社會科學院出版,由該院的世界宗教研究所學者撰寫。

相對於二零一一及一二年,由於中國和羅馬天主教會當年均有新領導人出現,在相互需要摸底的情況之下,二零一三年中國教會整體上是經歷了一個安靜和可以喘息的一年。

二十二頁的報告分為六個部分,環繞當年中國天主教會的組織、制度建設;重大建設與活動;海外交流活動;福傳及神職人員隊伍建設;教會發展與神學建設:以信德年為例;以及中梵關係:權力交接下的克制、謹慎與期待,作了詳細的紀錄。

在報告最後一部分關於中梵關係裡,其中對上海教區金魯賢助理主教的論述,筆者覺得有值得商榷之處。

首先,作者指出金主教「曾在中梵之間起著必不可少的溝通作用,其態度及立場一貫為中梵兩方所激賞」,是「眾所周知」。如果真的是這樣,一位受激賞的主教,為何保不住與他關係情同父子的邢文之主教,使這位輔理主教黯然以辭職收場,而需要另覓馬達欽輔理主教代替?

所謂中方、當局或政府,相信在社科院工作的作者應該很清楚,這些都是籠統之詞,實質上可分為中央和地方,甚至單指某個部門。北京對金主教的態度,是否激賞,天亞社的主編在二零一三年的一篇文章就已經分析過:

「首先是官方網站上的表態。金主教四月廿七日去世後,國家宗教事務局於翌日發出唁電並刊登在該局網站上。當天恰巧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賈拉森活佛圓寂,網站也發布了唁電。然而,負責視事宗教事務的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統戰部)的官方網站,五月二日轉發了《新華社》對佛教副會長圓寂的報道,那天同是金主教的告別禮,但網站至今都沒有金主教這位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和中國天主教主教團(一會一團)名譽主席逝世的消息。作為中共『統戰』工作最高層級的部門,這樣的舉動實屬可圈可點。

在教區四月廿九日迅速和低調地為金主教舉行殯葬彌撒後,五月二日這場面向社會的告別儀式,場面同樣令人訝異。

根據當天的新聞報道,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在北京與其他六名政治局常務委員出席了一位黨員的告別式。全體常委都出席的這個場合,亡者在黨內顯然份量不輕,因此,俞正聲未有參加他擔任上海市委書記時認識的金主教的告別式尚可理解。然而,根據上海《解放日報》的報道,金主教的告別儀式雖說有中央統戰部、公安部、國家宗教局等有關方面的負責人參加,但從其羅列的官員名單中,排頭位的僅僅是中共上海市委統戰部部長沙海林,而中央統戰部正副部長甚至連國家宗教局的正副局長都沒有現身,卻顯得耐人尋味。」

踏入七月,是馬達欽主教晉牧三周年,不得不重提二零一二年的「七七事件」。如果說官方對金主教是激賞的,當時仍然健在的金主教,為何無法協助馬主教脫離困境,免去馬主教這三年被限制自由之苦,乃至甚麼時候能重獲自由仍是未知之數?說到底,馬主教的「錯」不是刑事方面的。實情是,北京當時對上海官方的說詞,並不全然相信,故此要求有份參與的其他教區的主教及相關省市的宗教官員也上京提交報告。

此外,若然真的受激賞,金主教的回憶錄也毋須千里迢迢,拿到香港出版,而不在本教區的印刷廠出版發行,甚至迄今都還沒見到下集發行。

至於教會方面的反應,作者指「羅馬教廷並未以官方的名義發表蓋棺論定式的評價和吊唁聲明」,僅由萬民福音部秘書長韓大輝總主教以私人名義致電上海教區哀悼金主教。這似乎也值得商榷。

事實上,在四月廿九日,官方《梵蒂岡電台》第一次報道金主教死訊之時,標題是〈上海教區金魯賢主教病逝,中國天主教會的一位重要人物〉,並明知他在中國教會內備受爭議,仍不忘提醒「他一生都得應對宗教自由的問題」,希望以往對他有意見的教友,以死者為大的態度少作批評。

翌日,《梵蒂岡電台》報道教廷國務院的公告,標題進一步稱金主教「是中國教會的傑出人物」,是中國教會近五十年來的「關鍵人物」,由「重要」變成「傑出」和「關鍵」,層次顯然提升了。從這份公告中,教廷對他的激賞,已表露無遺,怎能說沒有蓋棺論定式的評價呢?

人難免有出錯之時,如果是一時失誤,希望這位年輕學者不要介懷,因為即使強如美國,有著那麼多資源,也誤將零九年初獲釋、同年底已逝世的姚良主教,在二零一零年的《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中仍列他為被拘留中的神長。

可能是基於當代中國天主教問題的複雜性,官方專注研究這方面問題的專家一直寥寥可數,比較多是對中古或近代教會史以及小範圍專題的研究。觀乎國家宗教事務局今年的科研課題項目立案名單,沒有一人是研究天主教問題,偌大的國家在持續培養人才方面似乎著力有限。

中國天主教沒有問題嗎?相信不用筆者多說。長此以往,官方又如何能對中國天主教會有全面而準確的認識?難道仍然用五十年前的政策、眼光來看待之?

__________

撰文:王日光,香港一位天主教徒。

【完】

相關文章:

馬主教晉牧三周年,教會人士指政府深化掌控上海教區

【評論】平靜中暗潮洶湧的上海教區

中國社科院就天主教代表大會提出建議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