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馬主教晉牧三周年,教會人士指政府深化掌控上海教區

標籤連結: , , , ,

8 July 2015

馬主教晉牧三周年,教會人士指政府深化掌控上海教區

上海徐家匯聖依納爵主教座堂。

【天亞社.香港訊】天主教上海教區馬達欽輔理主教昨天(七月七日)晉牧三周年,仍被限制自由,全教區修道人連續第三年被迫參加學習班,而一些天主教徒則在網上遙送祝福和祈禱。

據《上海民族和宗教網》早前報道,上海教區、上海市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與上海市社會主義學院於六月九至十一日,在市社會主義學院舉行了二零一五年第一期天主教上海教區教職人員培訓班。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教會消息人士對天亞社說,有關培訓班分兩次進行,第二期還沒確定日子,大概是九月份。而上月的培訓班有卅四位神父和十六位修女參加,在會上,有關人員隻字未有提及馬主教和「七七事件」的相關事宜。

馬主教於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的祝聖禮上,公開表示將辭去中國天主教愛國會職務,專務牧靈工作。其表態導致官方認可的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將其「助理主教」職撤銷,當局又將他限制於佘山修院內,三年來無法履行牧職,全體修道人也連續三年被強迫參加由政府安排的學習班。

消息人士指出,在去年的學習班上,有官員表示,要馬主教能再領導上海教區,除非中梵建交,又說如果因為教區沒有領導而感到焦急,他們可從兩個方案中選擇,一是空降一位主教;二是從教區中選出一位神父擔任主教。消息人士認為:「當然兩個方案都不可行。」

另一消息人士告訴天亞社,他從教友口中聽說,官方去年底曾表示,馬主教若願意擔任愛國會主席就能獲得自由,但主教斷言拒絕。

今年的培訓班圍繞黨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的依法治國理念,由來自上海市人大、華東師範大學、市社科院,以及上海教區光啟社的專家學者擔任講者,共有五場輔導報告和一次分組討論。

為了激發學員的學習動力和興趣,報道指這次在培訓內容和形式方面都有新突破,一是首次舉辦知識競賽,主題為「依法治國與中國天主教會的發展」;二是首次邀請了一會一團(愛國會和主教團)的領導來授課,由愛國會副主席劉元龍就「中國天主教當前的形勢和任務」作報告。

教會消息人士對天亞社說,以前的培訓班需要考試,今年改以問答比賽形式進行,但不代表放寬了管理,「用筆考試和問答都是形式而已,只是大家更不願意前者而已」。他又說:「我們都是在求天主救助上海教區出離困境,僅從人的方面,無論哪方面,都看不到突破口。」

上海教友「伯多祿」也對天亞社說:「幾十位神父修女被集中學習三天,學習總意是依法治國。我想你肯定會想到馬主教的被限制自由屬於什麼法?天大的笑話!」

他說:「三年來,主教和我們一直享受著『宗教信仰自由』,今天也不例外。但我們自有辦法:用參與彌撒和祈禱來紀念『三周年』的。當然網絡、微博、微信等也有紀念的!」

伯多祿轉發的一篇網絡文章《寫在七七見證三周年》,文章指出馬主教這三年來通過網絡牧養教友,而教友也時常通過網絡搜索了解他的狀況,期盼他早日出來,「但是遲遲等不到那一天」。

作者寫道:「這三年他們面對種種無奈,從希望到絕望進而學會堅強。主教大人,正因為您的堅毅和信德,使我們這些年輕教友在這三年中人生觀獲得質的飛躍,從幼稚孱弱走向沉穩堅強。」

他又憶述在范主教的大殮彌撒上,「所有地上地下的神父手挽著手,主祭朱神父說『我們為我們的主教達陡祈禱』的那一刻。我們都感動得痛哭起來!我們終於理解了主教失去的自由換來的是正真的『共融』」。

雖然信眾都懷著信德,但在金魯賢助理主教和范忠良正權主教先後於前年和去年離世後,在教區群龍無首的情況下,大家對前景難免憂慮。

教會消息人士說:「現在教區的運作已將近停頓,包括出版業及一些教區事務,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打破這局面。大家對前景一點都不樂觀。」

目前,公開教會團體的事務由一個「五人管理小組」負責。另一位有不願具名的教會人士「若瑟」向天亞社透露,因為這緣故,上海民宗委得以「對教區的掌控逐漸深化」。

他指出,在民宗委領導部門召開的修院教學會議上,所作的決定正逐步實行,包括「復課卻未復學的修院,自去年後半年開始,便進駐愛國會領導,參與院務會議」。

據悉,上海官員去年允許教區的大小修院復課,但只能稱為補課,不得招生,只能繼續培育原已收錄的本教區修生。

若瑟又說,五人管理小組的會議必有民宗委領導參與,「會議的種種決定可想而知,以後教區重要部門,還要被安排人員進入工作」。

他更披露:「按照民宗委領導的旨意,教區巨額的資金,源源不斷地從一個銀行轉移到另一個銀行」。「今年,北京又放話要繼續『自選自聖』工作計劃,真不知上海教區的未來是怎樣了!」

上海教友伯多祿也說,五人小組是金主教在病榻中委任,既然他已經不在,小組理應解散。他指出,過去傳教士在上海置了很多產業。金主教還在世時,曾答應過愛國會可動用教區的資金,雖然他已去逝,但當時的承諾仍繼續兌現,沒有人敢阻止。

【完】

相關文章:

上海范忠良主教去世後,青海主教再度「無家可歸」

馬達欽主教晉牧兩年,教友對其未能行使牧職感失望

上海修道人再被強制學習,並被告知馬主教需繼續反省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