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美國修女、中國酒精和宗教迫害

標籤連結: , , , , ,

11 June 2015

【評論】美國修女、中國酒精和宗教迫害

一群美國的安貧小姊妹修女在祈禱。

中國政府有個問題。政府在以伊斯蘭教徒為多數的新疆實行鎮壓政策,為面對因此而日益上升的不滿,當局想方設法削弱該地區的伊斯蘭教。然而,一個政府如何能夠削弱一個宗教呢?

政府從禁止公務員和他們的子女參加清真寺崇拜開始,將那些統治階層參加特定崇拜視為非法,肯定是削弱宗教的一個方式。那種情況在美國沒有發生,儘管聯邦政府曾派臥底去印第安人的宗教慶典,並刑事起訴他們使用鷹羽毛的傳統。

其次,中國政府禁止穿戴面紗的婦女和留有長鬍鬚的男人乘坐公共汽車。強迫人們隱藏宗教身分,是另一種有邏輯的方法去扼殺宗教。此種事也未曾在這裡(美國)發生,雖然在其它西方自由民主國家發生過。例如,法國一名十五歲女學生,最近因穿長裙子的違規行為而被送回家。校長判定這裙子是這女孩伊斯蘭教信仰的明顯標記,而法國法律禁止學生穿戴甚至最基本宗教信仰的標記,像猶太人的圓頂小帽和顯著的基督徒十字架。

中國削弱伊斯蘭教的第三步,打擊得更貼身。政府現在強迫伊斯蘭教徒店主做一些他們宗教禁止的事情:賣酒精和香煙,並在顯注地方展示。拒絕這樣做的店主將面臨巨額處罰,並被告知:他們將「看到他們的商店被封,生意暫停和以法律起訴來對付他們」。

為何要強迫?政府宣稱,有關命令是意在「為公眾提供更大的便利」。不過,此宣稱很難令人信服。政府的意趣與其說是為公眾購買香煙和酒精提供一般的渠道,不如說是務必使那些產品源自特殊的人員,也就是宗教的反對者。地方黨幹部至少夠坦白,承認說:「我們發起運動來削弱這裡的宗教,而且這是運動的一部分。」

令人悲哀的是,中國對香煙和酒的強令,與我們的聯邦政府對避孕的要求,有令人不安的相似之處,那就是強迫宗教牧職人員,像安貧小姊妹會提供的保健計劃,要包括獲得免費的避孕套和人工流產藥物的渠道。

就如新疆的官員,我們的政府宣稱,其命令是為了公眾的方便。不過,宣稱很難令人當回事兒。避孕用品廣泛地流通於藥店和網站,甚至自動售貨機,且很容易獲得。那就可以推定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前大臣西貝利厄斯(Sebelius)所承認的,在強制令發布前,避孕用品早已「在美國成為青年人和中年婦女最常用的藥物了」。顯然,大多數人在沒有修女的幫助下,就能夠很輕易地獲得避孕用品。現在,政府創建了保險交易計劃,其論證更是可笑:政府能夠容易找到包含避孕用品和墮胎服務的保險計劃,提供給任何有此等需要的人。

若避孕用品是廣泛流通,若政府能夠通過本已存在的計劃提供它們,那麼,為何政府「仍舊」蠻勁地強迫安貧小姊妹會的修女和其他的宗教人士呢?不幸的是,易於獲得並不足夠;政府拒絕讓步,直到他們能強迫宗教人士接受避孕用品,成為「宗教牧職健康計劃」中的一個強制部分。這就是為何對強制提供避孕用品的大量挑戰持續多年:宗教人士不能違反他們的宗教,而且他們明白——正如新疆的中國官員們顯然明白——公然強迫違反一個人的信仰,將削弱那信仰。

或許我們的政府只是不明白這要點,這也是為何堅決要求強迫安貧小姊妹會和其他宗教人士讓政府用他們的計劃來分配避孕用品。若是這樣,政府應看看中國,以得到做得更好的啟迪。如果其目標不是削弱宗教,而只是擴大獲取渠道,那麼政府可通過其現存項目來實現,而不用把修女們涉及其中。

當然,更令人恐慌的可能性,是我們的政府很清楚它正在做甚麼,就是想要迫使宗教團體改變他們關於避孕和墮胎的信仰。若是這樣,那麼政府堅持迫使宗教人士渉及避孕計劃,實際上比中國威逼伊斯蘭教徒賣酒精飲料──致力削弱一個讓政府討厭的宗教信仰──好不到哪兒去。

不管政府的動機是什麼,我們應該慶幸安貧小姊妹會和其他宗教人士的公民權利在法庭上受到《宗教自由恢復法案》和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保護。但願中國的伊斯蘭教徒店主有同樣的保護。

__________

撰文:馬爾谷.里恩基(Mark L. Rienzi)。他是貝克特宗教自由基金會的資深律師,美國天主教大學憲法學教授。

【完】來源:《USA Today》,天亞社編譯。

American nuns, Chinese booze and religious persecution: Column

相關文章:

教宗九月訪美與奧巴馬會面,延續商討宗教自由等問題

蓋茨基金會不再資助墮胎項目,但維護生命的團體仍有擔憂

中國擔憂極端伊斯蘭組織徵募新兵,加強邊境安全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